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其他小说 > 宋缔 > 第四百一十八章殿中殿诫

第四百一十八章殿中殿诫

作者:我欲乘风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太阳略微有些西沉的时候,飘扬着旌旗高举节钺的使团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赵祯对三才微微点头,大宋煌煌之乐奏响,赵祯走下台阶迎接二人。

    这是国之君给予的最高荣耀,夏竦面露自得,而蔡伯俙面露恐惧,双腿更是抖似筛糠。

    他从帮老文臣的眼中看到的可不是以往的和蔼可亲,而是渗人的冷芒。

    当别人都用这种区别的眼光看你和旁人的时候,你就要检查自身的问题,蔡伯俙觉得自己在礼数上没有什么问题,可这帮老倌的眼神为何如此不善?

    嫉妒应该是不可能的,那便只有个原因,蔡伯俙自己外戚的身份……

    想到这里,蔡伯俙便自觉的向后与夏竦拉出更远的距离,把所有的荣耀拱手让人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蔡伯俙第次觉得自己外戚的身份这么尴尬,尤其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上,更是无法与朝臣相提并论,。

    赵祯看出了他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微微笑便不再把他架在火上烤。

    赵祯的御下之道项是给个甜枣加个大棒!

    他希望蔡伯俙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改革涉及到了文武,涉及到了宗教,甚至涉及到了宗族,唯独对外戚依然严加管束,无论古今外戚旦干政,后果的可怕不亚于灭国之战。

    当年的刘娥杨采薇,现在的辽朝法天皇后萧耨斤皆是如此。

    蔡伯俙身为驸马,赵祯能用他却不能给他加官进爵,最多赏赐点财物便是,朝中文武百官的眼睛都盯着呢!

    这还有谁比蔡伯俙用着更顺手?

    赵祯在朝中几乎找不出第二个人,用着顺手还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甚至连朝臣都会把眼睛紧紧的盯在他的身上,这让赵祯只需要在蔡伯俙面前展现宽仁的面而不需恐吓他。

    夏竦双手献上辽朝太后萧耨斤的国书道:“启奏陛下,辽朝国书献上!”

    赵祯接过轻轻翻开金黄色的绢纸,上面黑色的墨迹显得尤为刺目,满篇皆是宋辽两国和平相处的言论,可见此时的萧耨斤也知道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

    其实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辽朝的皇帝和正宫皇后相继去世,大宋要是在这个时候动手伐辽,在舆论上直接成为不义之师。

    赵祯点头接过对旁前来观礼的耶律宗政道:“朕会亲书封,使着代劳递回国内。”

    此时的耶律宗政仿佛年老了十几岁,三十多岁的人看着仿佛五十多岁的老叟,赵祯知道他是因为萧菩萨哥的死而夜白头的,这需要多大的忠心才能为国家如此操劳,悲伤。

    耶律宗真躬身行礼有气无力的说道:“外臣定照办……”

    此时也只有他显得强颜欢笑,而始作俑者的夏竦正在享受朝臣们的赞誉。

    赵祯看的明白,对于耶律宗政他是同情的,可心中却没有后悔,事实那就是这样残酷,只有成功者才能给予同情。

    欢迎仪式更多的是在等待,使团真的回来后便匆匆结束,毕竟谁也不想看着别人建功立业,而自己则要在旁鼓舞喝彩,蔡伯俙几乎是飞奔的离开使团向自己的府邸赶去,这么久的漂泊在外,把自己的妻儿冷落了。

    赵祯当然是放行的,朝臣们则是如送瘟神般他把送走,为此王曾不惜把自己的坐骑送给他,这是种便向的示好,谁都能看得出来,如今的王曾年岁越大便越圆滑,此时的他更多的是想安然卸任。

    众人散去之后,唯独鲁宗道进入皇宫请求对奏,三才立刻通报,因为他见了曾经的都都知,宦官的老头目陈琳……

    陈琳还是老样子,仿佛就差口气便入土了,样貌还是那么的行将朽木,只不过他的眼神变得更加透亮,三才引领着二人前往紫宸殿,陈琳看了看宫墙上的禁军笑道:“如今的皇宫和老夫所在时完全不同了啊,皇城司已经被合并进了黑手,你小子把剩下的人折腾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才赶紧答道:“除去并入黑手的人,剩下的我都把他们安置了松快的活计,有的去亲卫司养老,有的在密档行事,万万不敢亏待了他们。”

    陈琳拍了拍三才的肩膀笑道:“不错,你还是挺照顾宫中老人的,记住,咱们也有老了的天。”

    “小的记住了!”

    自始至终鲁宗道都是言不发,他把最近两年发生的大事统统梳理了遍才猛然发现背后几乎都有宋小乙的黑手身影,宋小乙之所以敢这么做肯定是得到官家授意的。

    大理灭国之事,辽朝内乱之事,几乎都与黑手有关!

    鲁宗道不是傻子,相反身为谏臣的他看得清楚,今天之所以带陈琳前来留身奏就是要规劝陛下舍弃小道,以大国之威堂堂而战。

    赵祯换上较为随意的燕居服,头发束起用件平常的紫金冠固定,这个样子最为舒适随意,毕竟是在朝会以外的时间会见朝臣。

    然而他身上的随意与鲁宗道和陈琳的丝不苟比起来就显得过于随意了。

    但鲁宗道这次并没有在衣着上纠结,而是直奔主题道:“起奏陛下,辽朝内乱,我大宋不溯本清源也就罢了,何必让使臣居中挑拨?此非大国之道!”

    赵祯笑了笑道:“看来鲁参政是知道了,也罢,此处没有外人,朕就和你说个清楚,这事与朕没甚的关系。”

    当然是让夏竦和蔡伯俙背锅,本来就是他们的计划,自己并没有参与,但总逃不了个放纵的错误,赵祯果断的认了……

    但鲁宗道微微摇头道:“臣此次前来不是指摘陛下的所作所为,而是劝诫陛下,皇者当以堂堂之资,行光明手段,陛下只是觉得黑手好用便过分依赖,岂知这是不择手段的作法啊!”

    鲁宗道说完便直直的望向陈琳,陈琳无奈的说道:“老奴也觉得陛下使用黑手过于频繁,本觉得没什么,可想起先帝的话还是觉得陛下应当稍减黑手的使用,以探听情报为主,非万急不可轻启阴私之事!”

    赵祯长叹声苦笑道:“你们是不知朕心中的急切啊!朕知道你们担心朕变成独夫。先帝如此,如今你们亦然,难道朕就真的让你们如此不放心?”

    鲁宗道面色严肃的摇头道:“不是对陛下不放心,而是陛下与我等不同!自陛下幼年时,臣便是陛下的老师,您心中对世间之物的认知便与般人不同,从看法到想法皆是臣从未见的,臣也说不出到底不同在哪里……但先帝知道却从未告诉我等,只是让我等务必劝诫官家,小道不可取,独夫不可为!”

    鲁宗道的义正言辞让旁的陈琳连连点头,而赵祯面无表情却在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