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856章 小小偷酒贼

第856章 小小偷酒贼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花和尚大白天的,也喝得醉醺的,破烂的僧衣上满是油污。

    花和尚走进门,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小二,快过来招呼大爷,把你们酒楼里最好的给本大爷送上来。”

    脚下的步伐,也是凌乱不堪,磕碰到了桌子、酒客,那些人都纷纷躲避开。

    看到了和尚时,早前还笑容满面待客的掌柜和店小二,脸垮了下来。

    尤其是那掌柜,张脸都黑的跟锅底似的。

    “又是你这个疯和尚,上次不是说过了,我们这不招呼你,来人啊,把他给我轰出去。”

    说着几名身强力壮的店小二就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扯住了花和尚的腿脚,想要把他丢出去。

    只见那和尚脚下颠三倒四的,躲闪之间,那些小二连他的衣角都没摸到。

    不仅如此,和尚还趁机抢了几个大鸡腿,兜在了怀里,溜烟就逃走了,气得掌柜在原地叫骂不止。

    “这和尚有些意思。”凤莘摸了摸下巴,叶凌月耸耸肩,看上去,那和尚并不认得他们,多事不如少事,三人这才离开了四方酒斋。

    本以为四方酒斋的事会就此告个段落,哪知第二天,才过晌午,凤莘就收到了消息。

    “什么?彩虹五珍酿又被人掉包了?难道昨晚,掌柜的没按照我们的吩咐,命人看着酒窖?”

    叶凌月大惊失色。

    “酒斋的人说是已经看守了,而且看守的人中,还有名轮回境的强者,他们昨晚谁都没有合眼,他们敢保证,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更不用说大活人了。”凤莘也是啧啧称奇。

    四方酒斋的掌柜朝被蛇咬,昨日之后,就不惜花费了重金,请了几个守卫。

    哪知道,还是没用。

    今日开张没多久,他还兴致勃勃去酒窖看酒,看,差点没晕过去。

    几个酒坛子里,又都成了白开水。

    凤莘和叶凌月当即就赶到了酒楼。

    小酒窖的门外,那些守卫也是面面相觑着,个个大眼瞪小眼着。

    酒窖的锁还好好地挂在那里,点撬开过的痕迹都没有。

    酒窖里没有任何门窗,除非对方也拥有隐形丹那样的逆天丹药,否则是绝不可能把酒水掉包的。

    更糟糕的是,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说是四方酒斋闹鬼,酒客食客们都不敢上门,平日生意盈门的酒斋,今天门可罗雀,生意落千丈。

    “这样下去可不是法子,凤莘,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个偷酒贼。”叶凌月也被惹毛了。

    “我看这贼人怕是有些不寻常。你想,寻常偷酒,把酒偷走就是了,它偏偏就留下了坛子的白开水,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换成了你是偷酒贼,你会那么做?”凤莘分析着。

    “难不成,它另有目的,不过我们再怎么猜测也没用,首先还得选抓住真凶,否则再多的彩虹五珍酿,也经不起这么偷。”叶凌月也觉得古怪,她隐隐约约感觉捕捉到了什么线索,可时半会儿,又没法子分辨清楚。

    这贼人未免也太大胆了些,无论它是人是鬼,她都要把它揪出来。

    这夜,叶凌月又搬出了几坛子的彩虹五珍酿,守在了酒窖外,她和凤莘索性就埋伏在了外面,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她如今的精神力,十里内,有个风吹草动都能清二楚,只要是有贼人进入了酒窖,就算是服用了隐形丹,她也能有所察觉。

    个晚上,叶凌月精神高度集中,连酒斋里的伙计睡觉磨牙声,她都能听得清二楚。

    过了后半夜,切风平浪静。

    叶凌月却没敢放松。

    到了天明前后,那贼人依旧没见踪影。

    叶凌月揉了揉熬得通红的眼,推开了酒窖的门。

    “进去看看,我就不信,这么严密的监视,里面的酒还能不翼而飞。”叶凌月自信满满地打开了个酒坛子。

    她顿时就傻眼了。

    满满的坛子彩虹五珍酿,居然再次变成了白开水。

    叶凌月还不信邪,又连着打开了几坛,无例外,真的全都成了水。

    “真是撞邪了,难不成还真的有鬼不成。”叶凌月目瞪口呆着。

    若是说这样守着,都找不到偷酒贼,她也没法子了。

    “这次你倒是说对了,偷酒的还真不是人。”凤莘在酒窖里转悠了圈,忽的打开了最后坛酒。

    顿时酒窖里,香气扑鼻。

    这味道?

    叶凌月立刻闻了出来,那坛,并非是普通的彩虹五珍酿,而是酒头。

    叶凌月的鸿蒙天里酿造出来的都是上好的五珍酿酒头,她给掌柜的彩虹五珍酿,也都是用碗酒头,兑坛子的水得来的。

    昨日她取出了坛子的酒头,本想是给掌柜做不时之需。

    哪知道凤莘却瞒着她,让掌柜只兑了半坛子,余下来的半酒头,凤莘单独将它混在了这些酒力,起封存在了酒窖里。

    其他几坛的彩虹五珍酿,全都已经成了白开水,唯独这半坛酒头,还完好如初。

    确切的说,除了酒水里,多了样东西外,这半坛子酒都是完好的,没有丝变化。

    叶凌月和凤莘起瞅着酒坛里的半坛酒头,叶凌月伸出手来,将条浮在酒头上的胖乎乎的虫子,捏了起来。

    “这是什么玩意?”

    叶凌月盯着那条呼呼大睡,通体发红的虫子,这玩意,手感软乎乎的,比叶凌月的指甲盖还小半,如果不细看,真像是小块玉雕。

    可从小虫子头顶那根不时颤动的触角看,这是条活生生的虫子。

    “如果没猜错的话,它就是偷酒贼了,或者更确切的说,它就是偷酒贼的同伙。至于谁才是真正的偷酒贼,我们等到这条小家伙醒了后,自然就能问清楚了。”凤莘的嘴角,扯开了抹笑容,用手指了指几口酒坛子。

    叶凌月低头看,这才发现,凤莘不知何时,竟然让人在酒坛子的封口处,撒上了层石灰粉。

    封口处,留下了几个淡淡的痕迹,类似的痕迹,每个酒坛子的口上都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