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825章 她和他心底的那个秘密

第825章 她和他心底的那个秘密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为了他的性命?

    小囚天是知道叶凌月的医术了的,那是因为主人身体内有股很特殊的力量。

    难道说,这个很厉害的妖也是身患隐疾,所以需要自家主人治疗?

    “我很爱她,她之余我,如同生命和灵魂那般重要。我也明白,这么说,你未必会懂,可这就是我留在她身旁的唯理由,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我会用我的切,来保护她。无论我将来,是什么身份,是否能和她长相厮守,至少接下来的每刻,我要陪在她身旁。”巫重说这话时,眼角和嘴角都焕发出了异样的神采来。

    小囚天确实不懂。

    它只是太古生灵,它从出生,就是孤零零的个,不懂得什么男女之情,也不懂得什么叫做生死相随。

    可有点,它确实能感觉到的。

    在说那番话时,眼前的男人身上的的那股暴戾之气,也下子全都消散开了,整个人都犹如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之下,那刻,他根本不像是个妖。

    小囚天甚至觉得,他看上去,更像是个神。

    他说的似乎不是假话。

    而且主人也很喜欢他,这些,从主人和他在起的细节都可以看得出。

    小囚天小小的脑袋瓜子,开始不够用了。

    它到底该不该告诉主人这件事?

    如果不告诉主人,不就等于是背叛主人?

    可是若是告诉了主人,主人定会伤心难过。

    它不想看到主人难过啊。

    “我回来了。”

    叶凌月欢快地声音,传了进来。

    在听到叶凌月的声音的那刻,小囚天只觉得自己的花藤又恢复了自如。

    它动了动花藤,再看看主人满脸的雀跃。

    那个早前还冷漠地讽刺自己的男人,长腿跨走上前去,去迎接他最爱的那个人。

    他的眼底,那抹让人畏惧的琥珀色正在散去,眸光醇厚的犹如壶美酒,他搂着主人,亲昵地捏着她的鼻子,拂过了她略有些凌乱的额发,在她耳边轻声询问着的她是怎么安顿三足鸟人的。

    主人习惯性地靠在男人的怀里,仰着头,笑着说着什么。

    小囚天的眼,忽然湿漉了。

    这幅画面真的好美,切都是那么和煦。

    见鬼的,什么人啊,什么妖啊,都不再重要了。

    它只知道,这刻的主人,看上去很幸福。

    “凤莘,你怎么不问我,把那些鸟人弄到哪里去了?”

    叶凌月用了夜个白天的时间,把鸟人们都安顿在了鸿蒙天里。

    这对于她而言,可算是大动干戈,消耗了不少精神力了。

    加上早前和陈鸿儒的对战,她这会儿,有些犯困,整个人就像是只无尾熊似的,困在了凤莘的怀里。

    叶凌月其实也直在彷徨,是不是该告诉凤莘,鸿蒙天的存在。

    这次,看着三足鸟人们进入鸿蒙天时,那么欢喜的样子,她甚至还动过心思,也许,她也可以让凤莘进入鸿蒙天。

    鸿蒙天里灵气充裕,对于凤莘的身体定也是极好的。

    可是她也怕,自己身怀鸿蒙天这种无法解释的东西,会吓到凤莘。

    “你若是想说,自然会说。凌月,你我之间,并不需要完全坦诚,我……允许你存在自己的秘密,等到你准备好了,想说了,再告诉我也不迟。”凤莘笑了笑,好脾气地说道。

    其实从小囚天能够劫而新生,再到小吱哟的存在,凤莘或者说是巫重,就不难猜测,叶凌月应该拥有个很大的秘密。

    否则,叶凌月绝没有可能,这么短时间里,在完全不惊动四方城主的前提下,将数千名鸟人,转移的无影无踪。

    这个秘密,若是真的说出来,很可能不下于他真正的身份乃是万妖之祖这件事,在大陆上,定会引起场腥风血雨。

    这个秘密,应该也和叶凌月遗忘的那段记忆有关。

    凤莘和巫重都有种感觉,若是叶凌月坦白了那个秘密,那很可能,距离她重新记起记忆的那天也不远了。

    方才,在嘲笑小囚天智商不够时,他其实也在暗叹着,自己又何尝不是矛盾的很。

    他方面,不愿意让叶凌月直被噩梦困扰。

    可另方面,他也不愿意,叶凌月回想起噩梦中的那切。

    那个男人,犹如夜华灼灼般的男人,叫做奚九夜的男人,他用最残酷的手段,残害了凌月,逼得她险些魂飞魄散。

    可凤莘和巫重也同样都看清了,在凌月陨落,如同蝶殇般消失的那刻,男人眼底兴起的铺天盖地的悲悸和执着。

    叶凌月忘记了切,可她心底是不是还记挂着过去的切,包括那个男人。

    她若是记起了切,她还能不能像这会儿这样,安然地蜷缩在他怀里,在他的眼底娇憨欢笑着。

    若是可以,他宁愿她辈子无忧无虑,做她的叶凌月,而非是那个,承载了太多的天之骄女。

    “凤莘,你真好,既是这样,我也允许你拥有个你自己的秘密。”叶凌月想了想,决定还是过阵子,再告诉凤莘鸿蒙天的事。

    “好,那就等到那天,你我都准备好了,我们再告诉对方,自己心底的那个秘密。”凤莘抛开了思绪,凝视着怀里的那个人儿,忍不住,轻轻落下了自己的吻,在她的额上、眉梢、眼角、唇边。

    “你还真有秘密?凤莘,你不会除了雪翩然外,还有其他什么青梅竹马,未婚妻吧?”叶凌月听,打了个激灵,狐疑着,盯着凤莘。

    越看越觉得可疑,凤莘这厮,看似好欺负,可实则上,却是只披着羊皮的腹黑狼,不留神,她还真要被忽悠进去了。

    这厮长了张人见人爱的脸,没准还真的瞒了自己其他秘密。

    见自家小女人从只柔顺的小猫咪,下子成了炸毛的母老虎,还外带吃醋能力超强,凤莘笑了起来。

    他不再解释,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腰,只是用唇压在了小女人还絮絮叨叨的嘴上,将她所有的疑惑,都吞了下去。

    他的唇间,吐出了几个字。

    “只有你,直只有你。”

    叶凌月的呜咽着,小巧的舌头被含在了口中,两人的吻从浅尝到了深烙,切都成了浓郁的化不开的甜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