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90章 打劫!把船留下

第790章 打劫!把船留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片火,足足烧红了大数百丈的沙河河面。

    叶凌月不禁咋舌,凤莘的精炼食油还真是厉害。

    她哪里知道,凤莘携带的食油是用了特殊的法子提炼出来,凤莘带上它们主要是为了做饭,但另方面,这些油也可以用来布置阵法,点燃后,威力堪比军用的火油。

    大量的沙蝼在火中痛苦挣扎着,最后化为了比沙粒还要渺小的尘芥。

    就在沙蝼死亡的同时,叶凌月瞅了瞅自己怀里的四方令,她兴奋地发现,四方令上面的那个数字,开始跳动了,从零路晚上涨,最终停在了“三十六”的位置。

    早前陈沐等人用了大气力,结果落了个人舟两空,也只清除了个位数的沙蝼巢穴,叶凌月和凤莘的这把火,却是斩草除根,下子剿灭了三十多个。

    叶凌月顿时乐不可支,她总算也有进账了,只是不知道,过去的那阵子里,其他选手有没有新的进展。

    龙包包他们又会怎么样?

    就在这样的担忧和念想中,夜也已经过去了大半。

    食用油已经彻底烧光,河面上,铺满了大量灰烬,风吹,洋洋洒洒的飘开。

    叶凌月开始计算起时间来。

    她的蚀元魂链只能支持整天,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天和个夜晚了,如果明日午时以后,还没有新的四方舟经过,她就只能是用星涎匕了御空飞行了,可星涎也支持不了她和凤莘两个人。

    余下的每刻都变成了焦急地等待。

    沙蝼的巢穴和残害很快就被流水般的流沙给冲走了,整个河面,看上去完好如初,就好像白天的那场血腥虐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黎明破晓时分,叶凌月和凤莘还眼巴巴地睁着眼,期盼有新的四方舟出现。

    但是次次的,他们失望了。

    太阳很快又升了起来。

    灼热的沙漠太阳,晒得人头晕眼花。

    终于,在临近晌午的时候,叶凌月和凤莘终于听到了阵轻轻的舟浆划动的声音。

    因为河面沙子的倒映,叶凌月的眼前微绚,只看到了个白花花的影子。

    反倒是搂着叶凌月的凤莘,凤眼微扬,眉宇间有异色划过。

    那是条四方舟,舟上只有个人,那人仰面躺在了舟上,长腿交叠,长发遮挡住了他的面容,看着身形是个男人。

    那满头长长的白发,如雪般,却不化开。

    来人那般的惬意闲情,仿佛是来这条裂谷沙河里泛舟游览的,沙河里的危机,和他半点干系都没有。

    叶凌月小脸发光,她冲着凤莘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动。

    缠在腰部的蚀元魂链迅速分为二,其中条固定住了凤莘,叶凌月的身子迅速下滑,在即将落到流沙河面上时,数把星涎匕化成了流光,犹如空中阶梯,她脚尖轻点而过,翩然落到了那条四方舟的船头上。

    在叶凌月破空而来时,舟上男子的眉头轻轻拧了拧,显然是察觉到了有人来骚扰。

    他性喜清静,选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到四方城,就是为了不引来比必要的瞩目。

    虽是知道,那人已经落到了舟上,舟上任也不睁开眼。

    叶凌月落到了四方舟,也没有立刻开口。

    她虽是做了不少恶事,可这样明目张胆,打劫个陌生人,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她想了半天,素来口齿聪敏的舌头居然有些不听使唤,思忖了片刻后,咳了几声。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打劫,把你的四方舟交出来。”

    许是没想到,来人会是名女子,男子终于有了反应,他缓缓地起了身。

    起身的刹那,那身霞光流水般的紫袍微微敞开,堆雪似的长发散落在旁,露出了脸来。

    叶凌月顿时哑然。

    她本以为,在见过了凤莘那样的绝色后,她足以对世上所有的男女容貌免疫了。

    可眼前此人,无疑是个例外。

    那是任何笔墨都难以描绘的张脸,目细长,鼻挺直,唇若樱桃般饱满,只是淡然瞥,那双眸里恍若承载着世上所有美好的风景。

    这是个淡若莲菊,三分清冽,七分冷然的年轻男子,岁数看上去,比凤莘还要大几岁。

    倘若硬要说有什么人可以和这名男子媲美,那就是只有凤莘了,没有之二。

    但他和凤莘让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凤莘温暖如春,那这男人就是冷彻如冬。

    他站了起来,对于叶凌月的话淡然自若,但眼底已经覆上了层寒霜,光是个眼神,就让叶凌月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冻伤了。

    饶是叶凌月再没有觉悟,此刻也已然明白,她好像选择了了个最不该打劫的人,来打劫了。

    好在,这样的个人,周身没有任何的元力和精神波动,叶凌月也用望气术暗中观察过了,看上去和凤莘样,是个普通人。

    不过瞬息之间,叶凌月小脸上的表情的精彩程度,让旁的凤莘叹为观止。

    他看叶凌月的反应,就已经知道,自家的小女人,这次只怕要踢到铁板了。

    凤莘头疼不已,他极其慎重地告诫自己,这次之后,他定要拐弯抹角告诉自家小女人,望气术看不出来的,除了普通人之外,还有种人,那就是修为远超乎自身修为的人啊。

    叶凌月顿时来了底气,她咳了咳,用自认为很凶狠地口吻,再强调了遍。

    “这位朋友,我再说次,你的舟,我看上了,你有两个选择,个是自愿,个是非自愿。第个选择,我可以给你些报酬,第二个的话,那在下就要失礼了。”

    叶凌月说完,对方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模样,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叶凌月有些恼了,这厮长得表人才,不会是个聋哑人吧,还是说对方根本就是刻意忽略她的话。

    叶凌月有种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打算。

    就在叶凌月摩拳擦掌,准备冲上前去时,对方终于说了今天也或许是这个月以来的第句话。

    “什么报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