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61章 第二个生辰八字

第761章 第二个生辰八字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自从地尊毁容之后,她就鲜少看着自己的脸。

    有时候,洗脸时,看到水中倒影出来的,犹如僵尸似的脸,她自己都会忍不住闭上眼。

    昨夜,她和凤澜交好时,她的手,划过了凤澜的脸。

    满是汗水的,英挺的脸,在黑夜中,他依旧是那般的俊美。

    地尊早上起来时,仓惶逃开,方面是担心凤澜发现昨夜的是她。

    另方面,她又怕凤澜真的认出自己。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青枫,她生怕自己还没治好的脸,吓到凤澜。

    青枫是凤莘的娘亲,能生出那般容貌的儿子的人,容貌必定不差,只是叶凌月没想到,毁容后重新活肌生肤的青枫,竟会是这副模样。

    铜镜里,映照成了个出水芙蓉般的美人儿来。

    鹅蛋般的脸,双颊粉嫩,双黑白分明的眼,菱形的唇,似少女又带了几分少妇的风韵。

    这哪里像是个三十多岁,生过了孩子的妇人,分明就只有二十出头,叶凌月和她站在起,倒像是对漂亮的姐妹花。

    青枫手中的铜镜,啪地声落在地上。

    这张脸,竟和她刚嫁给凤澜岁时模样。

    怎么会这样?

    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惆怅,地尊时之间,竟是痴了。

    过了半晌,地尊摸了摸自己的脸,摸了那吹弹可怕的脸颊时,忽然的热泪盈眶。

    她起身,冲着叶凌月就要跪下,却是要感谢她的再造之恩。

    “地尊,你千万不可,你这可是折煞我了。”叶凌月吓得急急后退。

    地尊见了叶凌月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也就不再勉强。

    “也罢,早晚你我也是家人。莘儿能遇到你,也算是我们家三口的福气。”地尊这番话,却是说的真心诚意。

    如果不是叶凌月,别说是她有恢复的天,只怕昨晚,凤澜已经铸成了大错。

    “地尊,你难道点都不介意,天尊所占的卦象?我和凤莘,八字相克。就连这次,太古龙血的事,也都是因我而起。”叶凌月想起了凤莘,很是愧疚。

    “关于你和莘儿的事,我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说。其实凤莘那孩子的生辰,并非师兄想象得那样……”地尊迟疑着,这件事,她也犹豫了很久,但想到了叶凌月对这件事,如此在意,她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叶凌月。

    “其实,当年生莘儿时,是难产……”地尊回忆起了当年的事,眼底多了分心悸。

    青枫的母后,当年生青枫时是早产。

    也是这个缘故,青枫的身子直比青霜要弱,北青的先帝和先后,也直更加疼爱青枫。

    到了后来,青枫怀有凤莘时,恰好遇上了凤澜出征。

    她人咬牙,支撑着凤府,经常连夜操劳。

    等到青枫临盆时,凤澜还未从边疆赶回来,青枫是半夜生产的。

    等到稳婆赶来时,孩子的脑袋就卡住了,当时大人和小孩都有性命危险。

    “足足个晚上,孩子还是直没生下来,那时候,我已经疼得没力气,恨不得立刻死了过去。浑噩之间,我就听到有个声音,在我耳边。那个声音问我,要‘保大还是保小’。我只当是稳婆,心里又想着的,凤府脉,人丁单薄,我无论如何也要替凤澜生下那个孩子。所以我当时,下意识就回答,要保大。然后那个声音,就消失了。再后来,我就昏死了过去。”

    青枫本以为,自己就这般死了。

    哪知道,等她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只听到屋子里,是侍女压低了的哭声。

    她的孩子,死了。

    青枫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抱着那个死婴,拽住稳婆,问为什么没能保住孩子。

    那稳婆吓得声不吭。

    “我抱着孩子的身子,哭个不停,将那些想要从我手中,夺走我和凤澜孩子的人全都赶了出去。”

    青枫说到了这里,不禁红了眼。

    她哭哭停停,嘴里直念叨着,为什么死的不是她。

    她哭累了,连嗓子都苦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又睡了过去。

    睡梦里,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出现了。

    她这才听清楚,那声音正是早前问自己要保大还是保小的声音。

    “你真的不后悔?”

    那声音幽幽的问道。

    “不后悔,只要你能把我孩子的性命还回来。”

    “哪怕他是个魔鬼,你也不后悔吗?”

    那声音,依旧阴魂不散地问道。

    “他是我的孩子。”

    再之后,那个声音消失了。

    睡梦之中,青枫只觉得,有颗黑色的太阳,从婴孩的身上亮起。

    “再之后,我又醒了过来,手中还抱着孩子。我醒来时,看到了凤澜,他守在了我的床榻边,面容憔悴,他求着我,放开孩子。我这才知道,我抱着孩子,竟昏睡了三天三夜。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可就当凤澜要从我怀中抱走孩子时,孩子却发出了阵微弱的哭声。我和凤澜当时都高兴坏了,凤澜理所当然,认定那天,是凤莘的生辰。可事实上,只有我知道,那晚,黑色的太阳出现的那晚,才是凤莘新生的日子。”青枫说到了这里时,颤抖着,从身上摸出了张纸。

    那张纸上,写着另外个生辰八字。

    “所以,你是说,凤莘有两个生辰八字?”叶凌月听罢,觉得有些稀里糊涂,只怕这件事,连青枫自己都说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尊替你和凤莘算的,是凤莘出生那天的生辰八字,可我却直认为,这个才是凤莘真正的生辰八字。”地尊安慰着叶凌月。

    “如此说来,凤莘也是知道这个生辰的?”叶凌月奇着,为何地尊不将这件事,早点说出来。

    “那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他出生时的事情,也就只有我和凤澜在内少数几人才知道。至于黑色太阳的事,连凤澜也不知道。我只是告诉你,让你宽心,切莫多想。”地尊说着将那张写有凤莘生辰八字的纸条收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