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59章 成其好事

第759章 成其好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女帝青霜站了起来,步步走向凤澜。

    可没走几步,她觉得腹部阵疼痛,身下股热热的感觉。

    女帝面色骤变,她咬了咬唇,很是狼狈地命人打开房门。

    “圣上,你怎么了?”近身女宫见女帝神情不对。

    “扶朕回宫,朕的月事来了。”女帝青霜气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她记得,自己的月事明明还有几日,怎么突然就来了。

    既然是来了,自然不能再做那事。

    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她好不容易才骗了凤澜前来,错过了今晚,她和凤澜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圣上,凤王他?”女宫迟疑着,看了眼出云殿内。

    圣上在凤王的酒水里下了虎狼之药,凤王若是今晚……只怕会……

    青霜女帝自然也是知道的,她让陈鸿儒炼制的丹药,威猛无比,若是没有阴阳调和,只怕凤澜会经受不住,筋脉逆流,损伤身体。

    “你进去!”

    女帝狠狠地瞪了眼女宫。

    这名女宫,是大小就服侍她的,身形样貌都是上上之选。

    凤澜乃是天人之姿,国中无数的女子都对他爱慕的很。

    自己的这名女宫,每次看到凤澜,都是羞羞怯怯,女帝又怎会没留意到。

    女宫吓了跳,连忙跪下。

    “圣上,奴婢不敢。”

    她虽然心中爱慕凤王,可他是圣上看中的人,圣上气量极小,若是自己真的和凤王发生了关系,圣上必不容她。

    “朕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就当做是朕赏你的,但是今晚之后,你什么都不能说出去,否则,小心你家九族性命。”女帝心如刀绞,看着那名年轻貌美的女官红着眼,走进了出云殿,她心中的嫉恨,就如怒浪般浪猛过浪。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

    凤澜,她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下的。

    出云殿里的灯火熄灭了,女帝咬了咬唇,尝到了血的滋味,艰难地迈动着步伐,离开了出云殿。

    出云殿内,凤澜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想要靠着那份冰冷,平息自己心底的那阵火热。

    威猛丹的药效,已经开始侵蚀他的神识,为了躲避女帝,他索性连宫灯都熄灭了。

    凤澜不禁回想起了,离开雇佣兵城时,凤莘的那句“小心女帝。”

    可恨他没有把话听进去,谁又能想到,与自己情同手足的青霜女帝回做出这种事来。

    凤澜不禁苦笑,他昏迷了十余年,在这十余年里,切都已经变了。

    唯不变的,恐怕就只有躺在了陵墓里的青枫了。

    青枫……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他的妻,他醒来后,甚至还没有好好地祭拜她。

    这刻,在这黑暗的出云殿里,凤澜开始想念青枫。

    那个被他遗忘了多年的妻,他唯的女人。

    他沉浸在悲思中,就连女帝离开,他都没有察觉。

    “凤王?”那名女宫轻声唤着。

    她虽是被女帝逼进来的,可心中对凤澜,却是爱慕的很。

    想到了待会就能和凤王在起,女官不由心中甜蜜。

    她循着凤澜的呼吸声,走了过去。

    “你不要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凤澜隐约看到前方有个人影走过来。

    “凤王,你定很痛苦……我来帮你。”女宫娇羞着,就要上前,哪知脖颈上剧烈疼,人就倒在了地上。

    黑暗之中,地尊眯起了眼,看了看出云殿内的情形。

    看到了僵硬地杵在了角落里的凤澜,地尊狠狠地瞪了他眼。

    该死的凤澜,他居然贸贸然喝下了青霜的酒,这个男人,到底要被青霜多少次,才能长教训。

    地尊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怨气,她真想丢下凤澜,由着他去后悔,去懊恼,沦为女帝无数的男人中的个。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法子彻底狠下心来。

    地尊取出了颗丹药,想要喂入凤澜的口中。

    哪知服用了威猛丹后,五感六识反倒变得更加敏感的凤澜,在发觉了女人伸来的手时,口咬了下去。

    地尊吃疼,忍不住骂了出来。

    “凤澜,你个混账,快放开。”

    凤澜嘴下,尝到了血的味道,可是同时,他又嗅到了股熟悉的体香。

    那香气,自他从雇佣兵城回来后,就直魂牵梦萦,多少次,他从睡梦中醒来,仿佛都闻到了那股香气。

    那个嗔中带怒的声音,落到了凤澜的耳中。

    记忆的道枷锁,像是下子被打开了。

    张满面泪痕的少女的脸,出现在了脑海中。

    “凤澜,你个混账,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我要去通天阁,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十四岁的青枫,弥漫着泪的眼,通红的鼻子。

    那切,都仿佛就在眼前。

    “青枫,我的青枫。”

    凤澜梦呓般,猛地抱住了地尊。

    熟悉的气息,让凤澜的身心彻底松弛了下来,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寂寞空虚了许久的心像是下子被填满了,双手往地尊的衣下探去,摸到了滑腻的肌肤时,凤澜只觉得自己脑海中,最后抹意识也彻底崩溃了。

    地尊浑身震,难以置信地望着凤澜。

    黑暗中,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意识到不妙时,凤澜已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物,啃咬着她的美好。

    “凤澜,你……”

    地尊的惊呼声,被男人熟悉的气息淹没,她隐呜着,黑暗之中。

    地尊只觉得自己如同条陷入在湍流中的小舟,巨浪拍打着她,次次地将她击碎。

    积压了十几年的欲念,朝被点燃,就如燎原的火,将两个相爱却被迫分离的人焚烧殆尽。

    殿内,室的旖旎。

    直到了天亮前后,浑浊的天光照进了出云殿。

    两人躺在了厚实的毛毯上,风澜力尽,昏睡了过去。

    他的手,还占有性十足地箍住了地尊纤细的腰身。

    地尊艰难地挪了挪身子,腰酸背疼,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凤澜撕成了碎片,浑身都是欢爱后的痕迹。

    “该死的凤澜,每次都是这样。”

    地尊恨不得脚踹死凤澜。

    看清了地上凤澜光裸的身子,她面上发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