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57章 给女皇帝下套

第757章 给女皇帝下套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就在叶凌月准备退下之时,她停下脚来。

    “圣上,奴婢斗胆问句,圣上可觉得最近四肢冰冷,气色不大好,唇白脸青?”叶凌月忽的问道。

    女帝听,不由愣。

    她这阵子,的确身子不大舒畅,她本就是武者,身子比般人强健,对此也不是太在意,面上又施了脂粉,照理应该看不出来才对,怎么反倒被名丹宫的侍女给看破了。

    “是有些症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女帝有些吃惊。

    “奴婢的祖上懂得些望气术,早几个月,奴婢进宫时,圣上周身,紫气氤氲,可是今日看圣上,紫气之中,带着丝蓝光,向来是体虚偏寒。奴婢有套独门的按穴手法,只需要替圣上推拿几次,即可有所缓解。”叶凌月答的似模似样。

    女帝狐疑着。

    其实自从当年,她谋害了青枫之后,经常会梦靥,睡眠向不大好。

    尽管陈鸿儒多年来,也用了丹药来帮她调理,梦靥是治好了,可四肢冰冷的毛病,直没根治。

    想到了晚上要见凤澜,气色好些,也是好的。

    “那你就上前替朕推拿番,若是有效,朕重重有赏。”女帝说罢,允了叶凌月上前。

    叶凌月就装模作样,替女帝推拿了番。

    推拿这事,早前叶凌月在大夏时就替太后做过,手法也很是纯熟,加上结合了些鼎息,刺激女帝的穴道,女帝很快就昏昏欲睡了起来。

    趁着女帝不留神时,叶凌月将指尖落到了女帝的腹下子宫处,轻轻按……

    过了盏茶的时间,女帝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竟是出了身的薄汗。

    虽出了汗,可女帝却觉得浑身舒畅,暖洋洋的,就如喝了壶酒般,再取来铜镜,发现自己脸颊上浮着红润,气色的确好了不少。

    “手法不错,倒是个伶俐的,不愧是陈鸿儒挑选来的人。你回去告诉陈鸿儒,以后你就隔三岔五,进宫给朕推拿。”女帝边说着,边命人取来了杯温水,吃了颗美容丹。

    “奴婢遵命。”叶凌月见了,嘴角扬,微微欠了欠身,退了下去。

    走出了北青皇宫时,叶凌月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虽说在女帝身上动了些手脚,但那威猛丹只怕还是会……

    正胡思乱想着,叶凌月的身后,忽然阵冷风掠来。

    叶凌月警觉,扬起手来,嘭的身,和身后的人对了掌。

    那人显然没想到,个丹宫的侍女,会有如此浑厚的元力。

    “你是何人,为何身上会有凰令!”

    叶凌月这才看清了来人,竟然就是地尊。

    原来地尊那日,追丢了叶凌月后,她心知叶凌月身上有凰令。

    就用自己的血,注入了凤令中,引出血凤灵,借此想要找到叶凌月。

    哪知血凤停在了丹宫前,就徘徊不肯离去,地尊心知,叶凌月必定藏身在丹宫内。

    她今日,就和天尊道,打算进入丹宫,打探叶凌月的下落。

    哪知这时,凤令忽有异动。

    地尊就借故丢下了天尊去应付陈鸿儒,走到了外头,就见名侍女。

    而凤令正是对这名侍女,做出的反应。

    地尊心生疑惑,以为是那侍女,偷了凰令,想必对方也是知道了叶凌月的下落的。

    就跟着上来,直到见叶凌月从皇宫里出来了,趁人不备,想将她掠了过去。

    哪知个小小的丹宫宫女,实力竟也不弱。

    “地尊,是我。”叶凌月见了地尊,惊喜不已。

    “你?”地尊听着叶凌月的口吻,狐疑着。

    “青枫公主,我是凌月。”叶凌月无奈之下,取出了凰令。

    “你真的是凌月?”地尊还有几分不信。

    叶凌月只得将自己被雪翩然母女离魂换魄的事,言简意赅描述了番。

    “岂有此理,雪翩然母女俩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样的邪术,加害你。”地尊听得心惊胆战,她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可从不知,世上还有这么荒谬的事。

    “地尊,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有凤莘的消息了?”叶凌月见了地尊,就想起了凤莘来。

    “他已经回来了,只不过情况不大好,他的寒症,这次来势汹汹,急需你的医治。”地尊见了叶凌月,就立刻想起了凤莘的病情来。

    可眼下叶凌月的肉身受威胁,也不可能立刻离开北青。

    叶凌月迟疑了下,立刻有了对策,她决定回到丹宫后,就先设法联系上天尊,她会让天尊,携带些福鹤回去。

    “福鹤?不就是纸叠的方鹤。那玩意,能救莘儿?”地尊皱了皱眉。

    凤莘为了叶凌月的太古龙血,险些丢了性命,叶凌月却只是送些福鹤回去?

    这让地尊很为凤莘不值。

    “我有是十成十的把握可以肯定,那些福鹤能稳定凤莘的病情。”叶凌月自然不会告诉地尊,那些福鹤里另有玄机,藏有鼎息。

    她很担心凤莘,可是若是不能夺回自己的肉身,情况只会更糟糕。

    地尊听罢,稍稍安心了些。

    “地尊,眼下还有件事,更紧要。你今晚定要想法子进入皇宫,北青女帝不怀好意,今晚邀了凤澜进宫。”叶凌月本想将丹药和女帝的事,全都告诉地尊,可转念想,她悄悄瞒下了威猛丹的事。

    那日吃年夜饭时,叶凌月就留意到了,凤澜虽然没有恢复记忆,可是对于地尊这位“前妻”还是很有感觉的。

    偏地尊还记恨着凤澜将她彻底忘记的事,这两人,若是不推把,只怕这辈子都是这副德行,连她这个做晚辈的都看着着急。

    “他的事,与我何干。”地尊听,僵着脸,脸的不乐意。

    “话是没错,可你真愿意,让凤澜和你们的仇人在起?”叶凌月小心地查看着地尊的神情。

    地尊依旧不吭声。

    “地尊,你好好考虑下,步错,步步错。我先回丹宫复命去了。”叶凌月也知,地尊只是放不下脸面,她也不过分催促,就先回丹宫复命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