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47章 叫一声夫君

第747章 叫一声夫君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能否带家属前往?

    南方使愣,这还是第次有人问这种问题。

    般人得了天下第锻的终选赛邀请时,都会询问关于四方城,乃至终选赛的事。

    早前他还以为,凤莘是叶凌月的侍从。

    可事后想想,凤莘气质尊贵,又岂会是下人。

    原来是女城主的夫君,南方使追随四方城主多年,阅人无数,可也鲜少见过这般匹配的年轻男女。

    对于凤莘,南方使抱着种天然的敬畏,所以他忙回答。

    “枚四方令,最多能两人共用。”

    言下之意,叶凌月和龙包包这次前往,可各自多携带人。

    南方使还通告叶凌月和龙包包,终选赛会在个月后举办,届时叶凌月和龙包包只需要到四方渡口,自然会有四方城的人前来接应。

    将四方令和份前往四方渡口的地图交给叶凌月等人后,南方使就告辞了,他还需要赶往大陆的其他地方,通知余下的终选赛入围选手。

    叶凌月等人送了南方使到了城门口。

    “诸位,四方城恭候大驾。”南方使上了马,告辞之后,只听得龙鳞马马蹄得得作响,四肢蹬,竟是直入云霄,不过会儿,就化成了个青点,消失在了天际。

    龙包包目瞪口呆着,半天,才拉着叶凌月的手。

    “月姐姐,你掐我下,我是不是在做梦!我真的进入了终选赛!”

    见了龙包包的模样,叶凌月笑着敲了龙包包个爆栗。

    龙包包捂着被叶凌月敲得发红的额头,傻笑着。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已经得了消息,龙四海两天前,也得到了天下第锻的终选赛的邀请。”

    鬼门潜伏在龙家的密探,已经将消息送了过来。

    那时候南方使还没到,叶凌月为了不让龙包包失望,将消息暂时压了下来。

    想不到把琉璃玉扇,也能让龙望进入终选赛,看来龙家在四方城,也有自己的支持势力。

    龙包包听罢,喜色迅速褪去,他握紧小拳头。

    “我绝不会输给龙四海的,我要救回爷爷,在天下所有人的面前揭穿龙四海的真面目。姐姐,我可能需要你帮我寻找些材料。”

    龙包包那张粉团子似的小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找阎九要,记得机灵点,别被阎九给卖了。”叶凌月明白,龙包包是在准备终选赛时的灵器。

    她特意让龙宝宝找阎九,除了因为地下阎殿的兑换所里,拥有大量珍贵的材料外。

    还有个原因,是想让龙包包和地下阎殿建立合作关系,这对于龙包包和龙氏族而言,都很有好处。

    龙包包重重地点了点头,前去找阎九去了,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他必须费劲生平所学,争取在天下第锻上,有最出色的表现。

    龙包包走后,凤莘瞅了瞅正拿着四方令,翻来覆去看个不停的叶凌月。

    “我是不是得提醒你句,你也参加了终选赛,是不是也要表现出些赛前的紧张来。”

    “参赛的灵器我早就准备好了,至于材料,也陆陆续续都收集齐了。凤莘,话说到地下阎殿的兑换所买东西,有没有内部价?”叶凌月参加天下第锻的灵器,不用说,就是叶无名也太祖当年留下来的那把天阶灵器,九龙吟。

    九龙吟的锻造草图,她早就有了,只是早前,由于炼器技艺有限,加之材料极难收集,她才直没有动炼制九龙吟的心思。

    她如今拥有了神秘莫测的灰火,又吞噬了两种异火,也是时候,尝试着炼制次,天阶灵器。

    只是炼制九龙吟的材料,很难找。

    叶凌月用了年多的时间,还是没能找到全部的材料。

    “内部价是没有的,家属价倒是有的,五折的价格,不过嘛……”凤莘刻意卖起了关子来。

    叶凌月这才想起了,方才凤莘问南方使时的话,时之间,迟疑了起来。

    “不过什么?”

    “只要你往后喊我夫君,我可以让阎九以五折的价格出售兑换所的材料。”凤莘慢条斯理地说道。

    自打蓝彩儿和阎九成亲后,两人就腻味地跟蜜里调了油似的,整日腻腻歪歪的。

    “娘子”来“夫君”去的,每次阎九还不忘在凤莘面前酸把,说啥他和彩儿认识才多久,就成功把人追上了,连孩子都有了。

    哪里像是凤莘,认识人都多久了,这会儿还是待定状态。

    凤莘听多了,也冒起了酸水来。

    哄着叶凌月喊了几次,偏叶凌月脸薄,怎么哄都不管用。

    好不容易有了这次的机会,凤莘自然不愿意放弃。

    “臭凤莘,你敢要挟我,大不了,我自己找去。”叶凌月被凤莘说得满面通红,跺跺脚,不要理睬他。

    “你若是不喊,连小笼包的那份子材料,我也让人扣下来。”凤莘不急不慢着。

    量阎九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

    叶凌月算是发现了,凤莘是越来越难搞定了。

    可想想喊声,就能得到了个五折的价格,她心里又打起了如意算盘来。

    她倒是想骨气点啊,可某人就是算准了她是个见钱眼开的性子,她和小笼包要的,又全都是顶尖的材料,别说个月,只怕十年都未必能找的齐,否则当初大夏第方士叶无名也不会倾尽家产,才找齐了全部的材料。

    “夫……君。”

    等了半天,凤莘才听到了蚊子咬似的声。

    这声落在了凤莘的耳中,却是如羽毛撩拔般,把他的骨头都叫轻了几分。

    他努力压制着澎湃的心情,咳了声。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

    叶凌月急了,伸出了爪子,就往凤莘身上挠。

    “死凤莘,你故意的,我都喊了‘夫君’了,你不可以赖账。”

    “再喊次。”

    “夫君……夫君……美人夫君…嗯……”

    舌头如同被猫咬了般,下子被攫了去。

    软软湿湿的触觉,凤莘的舌寸寸扫过扫过她的唇,将那声甜蜜的呼唤,吞了下去。

    良久,凤莘才松开了微喘的叶凌月,宠溺无边地望着她。

    “再喊声听听……”

    “不喊了,丢脸死了。”

    “就喊声……”

    这声‘夫君’,却是辈子,也听不够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