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43章 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第743章 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虽然恼恨凤澜的毒舌,可很快地尊就将不愉快抛在了脑后。

    她的声音,也不由高了几分。

    由于挨的很近,凤澜能清楚地嗅到地尊身上的气息。

    凤澜在北青,虽然是少年成名,得了无数人的爱慕,可他真正接触过的女子,却只有女帝青霜和青枫两个女人。

    他醒来之后,女帝多次传唤他入宫,女帝也有过几次较为亲密的动作。

    可是每次,她稍挨近些,凤澜就会闻到股浓郁的脂粉香气,那阵香气,熏得他头晕,下意识,让他避让开。

    可和地尊在起时,却不同。

    地尊身上,没有女人惯有的脂粉味,反倒有股暖融融的香气。

    那股香气,很熟悉,让凤澜的心,点点软了下来。

    他不觉,又靠近了几分,想要嗅清楚,这股香气到底是什么。

    他的视线也跟着上移,然后落在了地尊的唇上。

    他才留意到,这女人,虽然面容枯槁,如今又缠着纱布,可是她的唇,很漂亮。

    就如个小巧的元宝,没有涂抹脂粉,却红艳艳的,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口,味道定很可口。

    亲……凤澜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跳。

    他居然对这个又凶又丑的女人生出了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来。

    难道是,太久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他居然会饥*渴到,对这么个,没脸蛋没身材的女人生出想法来?

    知道自己已经娶了青枫后,凤澜在心理上,还是发生了些变化的。

    尽管青枫已经死了,朝廷上下,也有不少人让他重新娶妻,可凤澜直没有动那份心思,至于具体的原因,凤澜也说不上来。

    凤澜正在那里想东想西的,地尊点都没察觉到。

    她又讲了遍,也不知道凤澜根本没在听。

    这间书房,平日都是凤莘使用的。

    叶凌月生怕他冬日里冷,命人备足了暖炉,所以书房里,比城主府的其他地方,要干燥许多。

    地尊讲了半天,不免有些口干舌燥,随手就准备抓起旁的茶水想要喝口。

    哪知道手还没伸出去,个茶杯已经送到了她的手边。

    地尊愣了愣,抬头,正对上了凤澜的双眼。

    地尊愣,心中闪过了丝异样,她不由想了起来,她和凤澜新婚那阵子。

    那时候,凤澜是极疼她的,她每每撒娇着口渴,只需个眼神,凤澜都会乖乖送上水来。

    凤澜也怔了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端茶递水这种事,他只怕这辈子都没做过吧。

    凤澜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已经递到了地尊面前的茶,猛地缩了回来,喝了几大口。

    地尊看,纱布下的脸色,变了变。

    她真傻,怎么忘了,如今的凤澜,又怎么会对她这般体贴。

    他非但忘记了她,还认为是她骗了他,硬要嫁给他为妻。

    想到了这些,地尊气得牙痒痒,她抓起了旁的茶壶,也不用杯子,直接灌了几口茶在嘴里。

    哪知灌的太急,那茶水又太烫,呛了几口。

    热水烫到了地尊的嘴,地尊不禁吐了吐舌头,嘴边片**辣,茶壶被把夺了过去。

    “你这女人,怎么点都没女人的样子,哪有人像你这样喝茶的。”凤澜见状,没来由股怒火,他把将茶壶摔在了地上,拉过了地尊,就要查看她有没有烫着。

    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幕,多年前的那幕,极快但又极其清晰。

    同样也是个冬日,他和青霜正在听太保讲课。

    御书房里,个满脸红扑扑的人影忽然冲了进来。

    那人脸上脏兮兮的,袄裙上,满是雪屑,她冲进来,就毫无形象地把抓起了茶壶,灌了几口茶,因为太急,她呛了好几口。

    “好喝,果然还是的御书房的菊花茶最是好喝。”小青枫喝了几口茶后,小脸上满是满足。

    “青枫,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哪里有女人像你这样子喝茶的!”旁的先凤澜揉了揉眉心,满脸无奈地说道。

    记忆中的某个片段,瞬间定格。

    凤澜下子怔愣住了,他蓦然回头看去。

    茶壶已经碎裂在地,里面的茶水流了出来,几朵贡菊洒落在地。

    地尊的手,还被凤澜紧紧地抓着。

    男人掌心上的温度,如同会灼人般,地尊忙要挣脱,却被凤澜死死地握住了。

    他漆黑的眸,意味不明地盯着地尊,仿佛要将她看透样。

    “凤澜,你发什么疯,你抓疼我了。”地尊说罢,皱了皱眉。

    凤澜的手,正握在她被热水洒到的手背上,手背上,已经片发红。

    凤澜这才留意到,被他握着的那双手,被涅槃盏心莲改造过,重新换肤后的手,晶莹剔透,十指纤纤,很是美丽,只是这会儿,上面因为烫伤的缘故,红了片。

    凤澜皱眉,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就出了书房。

    “该死的凤澜。”地尊见他冷漠地离开,眼中涌起了股红光,跺了跺脚,再看看书房里的片狼藉,蹲下身就要收拾。

    “师妹,你怎么了?”天尊快步走了进来。

    他早前看凤莘和阎九在雇佣兵联盟里,随口说了句,接下来几日,凤澜的事都暂时交给地尊。

    天尊岂能让凤澜和地尊私下独处,就急巴巴找了过来。

    哪知来,就看到了地尊的手片通红,衣服也湿了。

    他忙取出了伤药,替地尊上药。

    “你衣服也湿了,先回房去换身。你若是不愿意对着凤澜,就由我来教授他好了。”

    天尊和地尊,走出了书房。

    直到走远了,凤澜从旁走了出来。

    多余,他做的切还真多余。

    女人,根本就不用他关心……也轮不到他的关心。

    早知道,他就身旁都备些伤药,什么跌打药、什么烫伤药。

    凤澜站在门外,看到了这幕,抿紧了唇,语不发,将手中的烫伤药,丢了出去。

    丢出去后,凤澜气呼呼地回到了书房。

    看到了地上的茶壶,他眉头深锁。

    地尊……她究竟是谁,为何每次,靠近她,他总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