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40章 美男计VS亲手做的礼物

第740章 美男计VS亲手做的礼物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和蝶魅确认了合作关系之后,蝶魅就和叶凌月约定,她会尽快整合第三十六层地煞殿的地煞兵。

    加上叶凌月手中控制的另外五层地煞狱的地煞兵,两人商定,在数日之后,就会对余下的地煞殿发动总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拿下余下的十八层地煞狱。

    有了蝶魅这个得力助手后,叶凌月对于冲击天地劫第二重,可算是信心十足。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要头疼另外件事。

    由于凤莘的体质的缘故,他不能在地煞狱久留,所以叶凌月很快就将他送回了城主府。

    “凤莘,你定也累了,早些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叶凌月将凤莘送回来后,恨不得多长出只脚,立刻落跑。

    “慢着。”哪知凤莘的速度比她还快,把就将房门给掩上了,双臂圈,将叶凌月拦在了怀里,“凌月,你似乎还欠了我个解释。”

    叶凌月心虚。

    “凤莘,解释什么?你是说地煞狱还是说天地阵,我方才回来时就已经和你说了,那是我在太乙秘境里得来的个古阵法。”

    凤莘精通阵法,混沌天地阵的玄妙,叶凌月不说,凤莘也很清楚。

    “我要你解释的是蝶魅的事。你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却依旧把她带回了城主府。你明知道她喜好男色,所以刻意让她发现我?你也知道,她会霸王硬上弓,把我强行掠走?这些你都知道,可是你还是该死的,让她那么做了!”凤莘的语气很是不悦。

    他不在乎叶凌月利用他,他在乎的是,叶凌月居然刻意随随便便把他推给其他女人。

    如果他真的只是凤莘,他只怕早就被蝶魅生吞活剥了。

    想到这里,凤莘就有些不舒服。

    “凤莘,不是那样的。我早就算好了每步,她进入你的房间时,我服用了隐形丹就跟在她身后。”叶凌月很少见凤莘发火。

    看他的模样,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所以,你拿我当诱饵。你就那么有自信,她会中美男计?”叶凌月的话,让凤莘稍微满意了些,可心中依旧有些疙瘩。

    凤莘凤眼微微扬,表示不满。

    若是他心智不坚点,岂不是要蝶魅的蛊惑了。

    不可否认,蝶魅是个极其有魅力的女人,若不是遇到了叶凌月,他只怕也要臣服在对方的温柔攻势下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们家凤莘是什么人,秀色可餐,天字号的第大美男。”叶凌月见凤莘的表情有所松动,连忙猛拍马屁。

    边说着,还不忘脸的轻佻样,纤纤手指,勾住了凤莘的下巴。

    “那你有没有中我的美男计?”凤莘被叶凌月这么招惹,眸光深沉,他俯在了叶凌月的耳边,喃喃说道,唇已经落在了她的耳垂上。

    叶凌月心间跳,只觉得心脏要跳出胸膛那样。

    她想说,若是没中,她怎么会答应嫁给他。

    她急急推开了凤莘,却被他铁臂张,紧箍在了怀里,浑厚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温柔的凤莘,下子化成了大灰狼,轻轻噬咬着她的耳垂、脸颊、唇、脖颈,处都不肯放过。

    “凤莘,放了我。”叶凌月觉得自己被他亲吻地浑身都要化成个滩水了,只能是连声讨饶。

    她不求还好,方才两人亲热了番,她的声音也变得比平时更加妩媚。

    落到了凤莘的耳里,更加撩人。

    他岂肯作罢,铁臂收紧,动作更加放肆。

    不过会儿,叶凌月是脖颈上就多了点点淤红。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把我推给其他女人。”凤莘假装生气着。

    “我道歉还不成嘛,你松松手,我很有诚意的,我连道歉的礼五都准备好了。”见叶凌月被他吻得上气不接下气,凤莘心疼她,这才松了松手臂,却没有放开她,只是换了个姿势,将她圈在了怀中。

    叶凌月红着脸,取出了个小巧的紫金乾坤袋。

    乾坤袋,凤莘是认识的。

    凤府富甲天下,外面难得见的乾坤袋,凤府的库房里就有,只是凤莘性低调,平日基本不用。

    他也知道早前叶凌月这阵子在炼制乾坤袋,而且还很大方的给蓝彩儿、阎九等人都送了个。

    想到每个人都有个,凤莘有点不乐意了,这个乾坤袋看上去和般的收纳袋没什么两样。

    “打开看看。”叶凌月捕捉到了凤莘眼底的小失望,怂恿道。

    凤莘慢腾腾的打开了乾坤袋。

    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时,凤莘愣了愣。

    那是双似曾相识的靴子,没记错的话,这双靴子应该是照着王小蝶早前的那双靴子做的。

    之说应该,是因为靴子的样子只学到了四五分,叶凌月做的靴子不大好看,兽皮面料裁剪的左右不均不说,针脚也层次不齐,和王小蝶早前的那双比,俨然个是天,个是地。

    凤莘拿着靴子,抿紧了唇。

    “我第次做这玩意。做靴子怎么能比炼器炼丹还难呢,我倒是请教了姐姐了,结果她比我还不如。”叶凌月小脸上满是苦恼,不过旋即,她又笑的很是灿烂。“它虽然很丑,不过可保暖了,而且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你这双还不是最丑的,阎九那双才叫惨不忍睹嘞。”

    凤莘依旧不说话。

    “哎,凤莘,你还不满意啊。早知道你不喜欢,我就不做了,害得我的十个手指头都被针扎伤了。”叶凌月还以为凤莘不喜欢,心灵有点小受伤。

    她刚说完,凤莘就急忙捧起了她的手。

    果然,叶凌月的手上,有个个细小的针孔,凤莘看得心中紧。

    他捧起了那双手,深深地吻了下。

    “我很喜欢,凌月。只要是你做的,我全都喜欢。不过以后不许再给我做靴子了。”

    这双靴子,被凤莘细心收藏了起来,宝贝地从来不去穿。

    若干年后,当某熊小孩嫌弃自家的娘亲,厨艺不精,裁缝不全,别人家的小孩每到了新年过节时,都身漂亮的新衣新鞋时。

    某娘亲就会理直气壮地说道。

    “要怪就怪你爹去,当初是他说,不准我进厨房,不准我裁缝衣做鞋。”

    身后,某爹爹走了过来,搂住了娇妻,脸甜蜜地说。

    “不错,你娘亲这些毛病,都是我惯的。”

    说罢,某爹爹就抱着自家娘子亲亲热热去了,留下了脸无语样的某熊孩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