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28章 恶人的恶报来了

第728章 恶人的恶报来了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樱长老,带着换了张脸的雪翩然,出现在王府时,已经焦急地几天都没合眼的陈拓夫妇,忙迎了上来。

    陈拓已经从书信中,得知了樱长老的身份。

    三宗之人,身份何其尊贵。

    樱长老当即,就看了陈沐的情况。

    这检查,樱长老神情激变。

    “这阵子,陈世子和什么人动过手怎么受了这么重的内伤”

    樱长老的医术,也的确不俗,旁人看不出来的病情,她居然检查就有了眉目。

    “内伤这不可能啊,我儿此番回来,是来参加圣上的宫宴的,没和人动过手啊,又怎么会受内伤”陈拓和陈王妃,都是脸的怪异。

    况且,般的内伤,医者和方士们,都会看出来的,早前也没人说,陈沐受了内伤。

    “般的内伤,都伤在脏腑,这次对陈世子下手的人狡猾无比,他在陈世子的丹田里动了手脚。丹田里的内伤,少之又少,整个大陆上,能看出丹田受伤的人,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别说是陈拓夫妇,樱长老也诧异的很。

    要不是她当年陪同瑶池榭主,遇到过名,同样也丹田受伤的弟子,只怕她也要被蒙蔽过去了。

    陈王妃听,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等等,若是说我儿真的和什么人交过手,那只有个人,那就是凤王,我是说,刚被赶出凤府的凤莘。”陈拓虽然也担心陈沐的伤,但他终究是冷静些,他稍回忆,就想起来,儿子好像是从宫宴醉酒回来后,就开始卧床。

    睡了几天之后,醒过来,就成了这样子。

    “凤莘他不会武,这件事,定和他没关系。”

    在旁的雪翩然听,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樱长老扫了眼的雪翩然,这丫头,未免也太沉不住了气了。

    陈拓见名小婢女,都敢打断自己的话,心中愤愤,但奈何樱长老是三宗的人,又是长落大长老的故交,他也不好发作。

    “这位姑娘说的,也没错,应该不是凤王,他最多只会些武学架势。我儿的实力,在北青年轻辈中,算是数数二的,凤王别说是伤他,只怕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陈拓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可能是凤莘。

    雪翩然在旁听着,有些恼火,真想劝樱长老,不要替陈拓治病。

    开疆王府和凤府直不对牌,雪翩然爱屋及乌,也跟着不喜欢开疆王府。

    可谁让陈沐是她生父长洛大长老的得意徒弟,听樱长老的意思,陈沐将来是很可能继承大长老的位置的,所以,樱长老为了自己的老情人,无论如何,也是要帮这个忙的。

    “樱长老,你可有法子,治好我儿丹田了的伤”

    陈拓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对儿子下毒手的人是谁,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治好陈沐。

    陈敏之已经死了,陈沐若是再有个三长两短,他嫡出的儿子,可真是个不剩了。

    “原本丹田的伤并不难治,麻烦的是,陈世子早前应该喝了大量的酒。酒水尤其是用大量补药酿制而成的烈酒,最容易让内伤恶化。如今,陈世子的丹田里,元力混乱,几乎要让他的整个丹田爆炸开。若是不再想法子,他必定会走火入魔,到时候,只怕连神智都要受影响,成为个痴儿。”

    樱长老的话,让陈拓夫妇俩,恍遭雷击。

    陈拓更是气得满目通红。

    “凤莘,都是凤莘那孽畜,他让我儿喝了大量的烈酒。难道说,我儿的伤真的和他有关”

    自打凤澜苏醒后,陈拓就备受北青帝的冷落,昨日,北青帝更暗示陈拓,要他交出手上的兵权,归还给凤澜。

    如今自己的儿子,也因为凤澜的儿子,变成了这德行。

    老旧两代人的恩怨,夹杂在起,让陈拓差点没咬碎了口钢牙,凤家的这对父子俩,简直就是他们开疆王府的噩梦。

    “十之**是拖布了干系了。开疆王,眼下,也只有个法子,可以救世子,那就是,想法子疏导世子丹田里的元力,但是如此来,世子的修为至少会跌落三成以上。还有即便是治好了,世子这辈子的修为,也只能停留在轮回境了。如此的治疗法子,不知你愿意不愿意”樱长老对凤府和开疆王府的恩怨,没有多大兴趣,她只用治好陈沐即可。

    跌落三成的修为,那就相当于,把陈沐从轮回四道,直接打落到轮回二三道,更甚至与,此生无法突破了突破轮回境,这对于,自小就寄陈沐身厚望的陈拓而言,简直就是晴天个霹雳。

    他面上,仿佛下子苍老了许多,身子也难以遏制地,颤了颤。

    “樱长老,难道再无其他法子了”

    樱长老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看到老情人的份上,她还真懒得耗费那么大的气力。

    毕竟,丹田的内伤,也不是那么好治的,她本人,要治疗这种伤,也要元气大伤,至少在个月内,不可再妄自动用元力。

    不过好在雪翩然的脸,还能支撑个月,樱长老打算,等到治好了陈沐的伤后,再动手,去捉拿叶凌月。

    “只有这个法子,治或者不治,你们看着办。”

    这时,床榻上的陈沐又呕成了几口黑血来,陈拓夫妇俩看得肝胆欲裂。

    想到了,儿子虽然修为只能停留在轮回境,可至少命保住了,不用变成痴傻儿,最终,陈拓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经过了日夜的救治,陈沐终于醒转了过来。

    他醒过来后,得知自己因为酗酒的缘故,导致丹田永久性重创,此生无法再突破轮回境,他气得当场暴怒,又吐了口血。

    “凤莘,你害我,我陈沐发誓,我今日受的苦,定要你十倍百倍的还回来。”陈沐始终不知道,凤莘为何要这般陷害自己,若是他知道,凤莘是因为他对叶凌月的色心,而暗中施计,只怕陈沐这辈子,再也不敢对叶凌月动歪念头。

    可陈沐偏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他恨凤莘入骨,此时此刻,他不仅想报复凤莘,他还想连带着,把凤莘的切,包括他的心上人,叶凌月也并抢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