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23章 为期三个月的蜜月

第723章 为期三个月的蜜月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穆管家见凤澜是动了真怒,只好收拾了凤莘的衣物和些常看的书籍、丹药,连着刀奴起送到了大夏使馆。

    临走前,穆管家还不忘拉着叶凌月。

    “叶姑娘,少爷以后就拜托你了。刀奴自小就伺候少爷,也就并麻烦你照料了。”

    就这样,凤莘算是彻底和凤府脱了关系。

    凤莘拎着个包裹,双凤目里,满是兴奋。

    不错,就是兴奋。

    在叶凌月看来,凤莘这时候活脱脱个乖学生,第次逃课不去学堂上课的兴奋样。

    这也难怪,凤莘长这么大,没离家出走过啊,不用管凤府的事,他觉得浑身都轻松了。

    “你你你凤莘,你怎么点都不难过。”叶凌月翻着凤莘的包裹,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哎。

    那个吝啬的老头子凤澜,亏自己还耗费那么大的气力,让他醒了过来,早知道他这么坑,就应该狠狠地坑他笔医药费。

    “凤莘啊,我悔啊,见过儿媳妇天天诅咒公公婆婆快点见阎王的,没见过我这么傻,还救活个抢家产的。”叶凌月的小脸,拧巴成了苦瓜样,长吁短叹着。

    那可是风府啊,北青第首富,没准还是天下第首富。

    凤莘不禁大笑,他将叶凌月抱在怀里,捏了捏她的鼻子。

    “月儿,我为何要难过难过的该是凤澜才对。”凤莘好看的唇,漾开了抹笑容。“那老头子,这会儿要面子,把我赶出了家门,信不信,只用三个月,他就会哭着来找我回去。你这个凤府的儿媳妇,是当定了。”

    凤莘口个老头子,那叫个顺溜。

    叶凌月瞪大了眼,目瞪口呆,凤莘不会是受刺激了吧,他的笑容,怎么看上去邪邪的。

    不过该死的,她居然被他的笑容给弄得脸颊发烫,就连她趁机在自己的脸上啃了两口都忘记了反抗。

    等到叶凌月反应过来时,凤莘已经把她锁在了臂膀里,舌喂入了她的口中,吸取着她嘴里的甜蜜,两人亲得难分难舍。

    “谁,谁是凤府的儿媳妇了。”叶凌月脸红心跳着,推了推凤莘。“凤莘,北青帝你我的婚事,凤澜也不同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统统没有。你考虑清楚了,我们俩真的合适嘛”

    青枫公主和凤澜的事,对叶凌月的触动还是很大的。

    尤其是她还得知,当年天尊也曾判断过,两人的八字不合。

    那还仅仅是不合,可她和凤莘,却是相克。

    个不合,就让凤澜夫妇分别了十余年,凤澜醒后,与青枫恍若陌生人。

    她和凤莘相克相克之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如水火不容。

    天命这玩意,叶凌月虽不全信,但冥冥之中,又仿佛切都有了注定。

    “除了你之外,我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值得我动心。凌月,我知道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委屈了你。若是你不愿意,我们可以暂时不成亲,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做出逾越之事。相信我,不用多久,我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到时候,我会用十里红妆,娶你入门,终生不离不弃。”凤莘摩挲着叶凌月娇俏的脸,轻声在她耳边呓语着,许下了自己辈子的诺言。

    他的话,缠绵悱恻,融进了叶凌月的心里。

    时之间,叶凌月也痴了。

    “月侯,使馆外面,北青从律求见。”

    正当叶凌月被凤莘说得面红耳赤时,刀奴的声音,打断了叶凌月和凤莘的对话。

    叶凌月面上臊,忙挣脱了凤莘的怀抱。

    她才发现,刀奴直守在门外,自己和凤莘方才的那些话,只怕都落到了刀奴的耳中了。

    刀奴那傻大个,倒是脸的如常,显然,对于少爷和叶姑娘的肉麻,习以为常了。

    “从律轰出去。”

    凤莘对于从律显然还没有消气,淡淡地说道。

    熔金水的事,虽然最终因为叶凌月的机智,没有得逞。

    可退步想,若是雪翩然的奸计得逞,叶凌月即便不是被毁容,也要面临重惩。

    凤莘和从律自小交好,可这些日子,从律因为雪翩然犯下的错误,却已经把他和凤莘儿时的那些情谊,磨得所剩无几了。

    “凤莘,他可是你的小时候的好朋友,你这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叶凌月还是第次看凤莘发火,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出气,她笑眯眯着。

    “我与他,只有数年的情分。与你,却是辈子。再说了,你是我女人,不对你好,我该对谁好。”凤莘继续肉麻。

    叶凌月却听得很是受用,她开心,对从律的那份不满,也小了些。

    “还是让他进来吧,说起来,他也是无辜的。他的灵器断了,还被削了官职,我再有什么气,也平了。况且,我刚好有事要找他。”

    叶凌月的确要找从律,至于找从律的原因,却是和雪翩然有关。

    从律只身人,站在了大夏的临时使馆外。

    因为九尸散人的那场火,大夏使馆毁于旦,宫宴上,北青帝为了不让叶凌月呆在凤府,当场又划了个小国的驿站,临时建成了大夏使馆。

    凤莘和凤府闹僵后,叶凌月和凤莘就暂时住在这里。

    从律忐忑着,本以为叶凌月会不见他,哪知道,刀奴走了出来,很快就引了他进门。

    从律知道凤莘也在使馆,前凤王还活着的事,天亮,北青帝就迫不及待得昭告了天下。

    朝中片哗然,但让人更意外的是,北青帝同时宣布,凤澜恢复凤王之位,至于凤莘,则以大逆不道之罪,赶出了凤府。

    进了使馆后,从律才坐下,就见了叶凌月和凤莘起走了出来。

    看到凤莘时,从律还有几分尴尬。

    昔日的好兄弟,因为雪翩然的事,彻底交恶了。

    凤莘也不愿多说,倒是叶凌月落落大方的很,招呼了从律坐下。

    “从侍卫,有什么事,就说吧。”

    从律犹豫了下,也没寒暄的心思,直接开门见山,说了今日来的目的。

    “月侯,我听闻你医术高明,想请你去替翩然看看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