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18章 莫名的心悸

第718章 莫名的心悸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凌月说着话时,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巫重的手。

    她可不知道,眼前这人是巫重。

    巫重原本火大的很,被叶凌月的小手捏,他心间动,反手就将叶凌月的手握在了手里,极其挑逗地紧了紧。

    既然小月月说了相信她,那就相信好了。

    叶凌月有些尴尬,虽然旁人这会儿,也看不到她,可她还是很不争气地红了脸。

    巫重的怀里,小吱哟有些古怪地抬了抬脑袋,瞅了瞅“凤美人,”它咋觉得,凤美人今天有些不对头啊

    小吱哟刚准备呛声,巫重眼皮子抖了抖,不冷不淡给了小吱哟记眼神。

    小吱哟打了个哆嗦,缩了缩脑袋,不敢吭气。

    “我不管你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你身后的小子,既然是我儿子,是凤府的家主,就归我管。”凤澜不愿意提起青枫两个字。

    从他得知青枫已经死了的那刻起,提起青枫的名字,他的心就回骤然缩紧,难受的很。

    他将这种难受,归因为他莫名其妙地和青枫成了亲,那个女人,从他认识她的那刻,就不按理出牌,让他头疼不已。

    那女人,就就连死了,都让他想着就难受。

    “既然如此,那若我不做你的儿子,不当凤府的家主,那就与你无关了,是吧,老头子”巫重听,不冷不淡地丢出了句。

    巫重的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尊和叶凌月俱是愣。

    女帝和陈拓也是目瞪口呆,无论是对“凤莘”的说话方式,还是对“凤莘”直呼凤澜老头子。

    “混小子你骂谁是老头子”凤澜听,太阳穴气得突突直跳。

    他昏迷了十余年,容貌上,只是比凤莘略沧桑了些,点都不老。

    凤莘不认他这个爹也就算了,竟然说他是老头子。

    也不想想,没他这个老头子,能有他这兔崽子嘛

    “凤王,你不要鲁莽。”地尊虽恼恨凤澜,可没想到,要闹到凤莘和凤澜决裂的地步。

    “鲁莽什么我想得很清楚,别以为什么人都稀罕凤府和那个凤王的头衔。谁要,谁拿去。六七年了,我早就腻味了。”巫重说罢,拍拍屁股,甜滋滋地拉着叶凌月的手,溜烟就跳出了窗户。

    “兔崽子,你哪里去”凤澜气得差点没脑充血。

    他长腿跨,就要去追人,哪知地尊也不是弱手,她手中翻,却是多了对峨眉刺,峨眉刺伤,闪动着冷芒,瞬间就是几个急刺。

    峨眉刺出,元力喷薄而出,饶是凤澜也被生生逼退了几步。

    就是那几步,巫重已经没了影。

    凤澜俊脸怒红,他脚下踏,宫殿里的坚硬地面,裂开了数道缝隙,他手探,摆放在旁的把长刀已经落到了凤澜手中。

    元力瞬间注入了长刀内。

    刀身上,阵长吟,如钟鸣般,生生不绝。

    股霸道的刀风,如电闪雷鸣般,朝着地尊劈去。

    凤澜所使的这刀,和凤莘早前在出云殿上使用的“皇吟刀”,可凤澜使出来,和凤莘使出来,效果却是截然不同。

    刀风猎猎,所到之处,里之内,连空气都要被撕裂开,霸道无比。

    地尊眉头轻皱,她虽是天姿卓绝,但终究小时候是个懒散的,练武比凤澜迟了数年,在元力上,比不得凤澜。

    眼看地尊就要伤在凤澜手下,凤澜却是眉间忽的跳,手中骤然收力,硬生生将刀力撤了回来。

    可就在同时刻,股光芒掠过,击在了凤澜的刀背上,凤澜只觉得刀身震。

    眼前已经多了个人,不是天尊,又是何人

    “师妹,你没事吧”天尊顺势,揽过了地尊,抓住了她的手,很是急切地检查着她有没有受伤。

    若非是他今日觉得,地尊看上去心神不定,在返回住处后,又偷偷去了地尊的住处,就不会发现地尊不见了。

    他立马就猜测,地尊是来找凤莘了。

    只是,让天尊意外的是,会在这里,遇到凤澜。

    地尊虽然没被皇刀吟伤到,但那霸道的刀气,还是让她体内气血阵翻涌,加之她因再遇凤澜,心神不定,此刻双手冰冷片,枯黄的脸上,也惨白片。

    凤澜见了天尊,面色微沉。

    这是个中年男人,他的相貌,虽不及自己,但他自有股文采风流,隽永睿智的儒生之态。

    凤澜的记忆中,没有这个男人的相关印象。

    可是,不知何故,在看到中年男人,近乎是搂着地尊的姿势,他心底,阵阵的不爽。

    有种立刻上前去,分开两人的冲动。

    “什么时候,北青的皇宫成了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你又是何人我与她的事,你最好不要管。”凤澜生生将那股冲动强压了下去,憋出了句话来。

    “堂堂前凤王,难不成要为难个弱智女流不成。”天尊没好气道。

    方才,他若是再迟会儿,师妹就要伤在凤澜手下了。

    凤澜,既然你忘记了过去,再度地醒了过来,那青枫的切,都将与你再无关系。

    地尊心中颤,心底片晦涩,不错,方才凤澜竟是想杀她。

    那个呵护她如珍宝的凤澜,真的已经将她彻底忘记了。

    “我没打算伤她”凤澜勃然大怒。

    他已经撤了刀了,他凤澜,平生不杀小孩和女人。

    虽然,他面对这个古怪的黑衣女人,心绪不宁,可是他没想伤她,他不会永远不会伤她。

    “天尊,你来了就好。你可知令师妹方才做了什么”女帝也看出了三人之间,有些古怪的气氛。

    她虽然也恨透了地尊,帮忙凤莘逃走了,可对方终究是通天阁的人。

    通天阁的预测之力,对于北青,对于整个大陆都很重要。

    “圣上,山难容二虎,既然前凤王已经醒了,那凤莘这个凤王,留不留下,又有何意义。圣上又何必逼人太甚。”天尊寡淡的语气,让女帝心底沉。

    她当年做的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天知地知,还有通天阁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