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13章 好事被打断

第713章 好事被打断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凤莘浑身凛,眼底很明显地闪过了丝嫌恶,琥珀色的光芒暗暗山洞,躲避开了女帝的手。

    寝宫里空无人,看上去叶凌月和小吱哟都不在,凤莘稍松了口气。

    “圣上,若是没事,臣先告退了。”

    女帝的手落空了,她觉得,心底生出了种巨大的空虚感,急需要人来填补。

    因为醉酒而发红的脸颊,少了娇媚之色,多了几份愠色。

    凤莘这般的口气,生疏的近乎陌生。

    他非但连青霜都不肯叫,就连姨也不肯唤,而是用君臣之礼,生疏了她们的情分。

    “凤莘,你这么急巴巴的离开,是想要去找叶凌月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朕已经为你物色了很多好人家的女子,只要你放弃叶凌月,你可以随意挑选个,甚至是好多个。”女帝快步走到了桌案前,抓起了那叠厚厚纸。

    “这些,全都是北青乃至各国最出色的女子,她们都能文擅武,身份血统,也全都被叶凌月高贵无数倍。”女帝早已打听过叶凌月的身世,什么大夏第女侯。

    叶凌月不过是大夏个贵族侯的妾所生的弃女。

    那名妾氏被休后,还恬不知耻地重新嫁了人。

    有娘生,没爹养的人家养出来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那叶凌月,才来北青,就和陈拓之子眉来眼去上了,还说出了让陈世子脱衣这般没脸没皮的话来。

    “圣上,这些女子虽好,但都不是叶凌月。臣要的,只是个叶凌月。”

    凤莘没有去接那些女子的资料,女帝听得惊,手中的纸纷纷扬扬落在了地上。

    同样的话,凤澜也曾说过。

    十余年前,当凤澜遭遇伏击,身受重伤。

    他衣裳染血,看着蒙面的女刺客,淡淡的说道。

    “青霜,你这又是何苦。”

    他早就看破了切,明知这切都是女帝设下的陷阱,却依旧中伏。

    女帝忍不住撕下了蒙面巾,她望着浴血的凤澜,冷若冰霜的脸上,第次有了松动。

    她哽咽着,近乎是哀求。

    “凤澜,你放弃青枫吧,只要你答应与我在起,我可以舍弃切。你不喜欢当有名无实的皇夫,我可以不做女帝。你若是不喜欢我有其他男人,我可以个都不要。”

    凤澜捂住了身前的伤口,血水从他的指尖落下,染红了他的手。

    “那你的孩子们呢”

    “我可以不要他们,若是你不喜欢,我可以杀了他们。我甚至可以和你起养育凤莘,只要你答应与我在起。”女帝从未那么卑微过。

    “可我不愿意。青霜,你总是以为我是因为不甘心当皇夫,才拒绝你。其实不然,若是将青枫与你的位置交换下,为了她,我可以当皇夫。你从不明白,我要的,只是青枫个人。”

    十余年前,凤澜的话,让女帝刹那陷入了绝望。

    她没有想到,十余年后,会有个人的话,让她再度面临这种绝望。

    女帝泪眼迷离,灯火之下,她甚至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凤莘还是凤澜。

    她只有个念头。

    这次,她决不能让凤莘离开。

    “莘儿,你真是个坏孩子。你怎么能不听姨的话呢。你这般不听话,姨娘被你气得,心口都要疼了,来,你像小时候那样,替姨揉揉。”女帝走向了凤莘,她迅速脱去了自己的外袍,露出了里衣。

    与未婚的女子不同,女帝青霜是养过好些个孩子的。

    她是习武之人,产后又保养得当,身材恢复的很是完好,腰身非但不臃肿,反倒很是健美,胸口的丰盈更是呼之欲出。

    女帝对自己的体态和风情,素来很有自信。

    她这般的模样,落到了其他男人的眼中,必定让他们热血沸腾,更何况,凤莘还是个雏。

    她深信,只要凤莘成了她的裙下臣,必定会对像陈拓之流那样,对她死心塌地。

    “圣上,你喝醉了。”

    凤莘大惊,迅速瞥开了眼。

    他心中暗暗叫苦,目光迅速往了门外掠,耳边微微动,似听到了阵脚步声。

    凤莘目光闪烁,身子猛地往后退去。

    女帝哪里肯让他这般逃了,探掌就要擒住凤莘的手。

    眼看就要抓住凤莘的手臂,他却不知如何,肩膀微微挣,从女帝的手中滑了下去,衣袖拂,身后的门下子打开了。

    女帝冷不防,往前扑的身子下子跌了出去,落到了个坚硬的怀抱里。

    门外,陈拓正准备请示进门,哪知房门忽然大开,道人影从里面跌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接住,奇香扑面,怀里软玉温香,手更是摸到了那处丰盈,他顿时心中荡,狂喜不已,只道是女帝喝了酒后,春情荡漾,主动投怀送抱。

    陈拓也喝了酒,这时正是心急难耐,迫不及待,抱紧了怀里的女帝,将舌头喂入了她的口中,阵急切的乱啃。

    “陈拓,你放肆”

    女帝本欲抓的是凤莘,哪知道,却被陈拓抱得死死的,又是阵轻薄。

    她怒之下,个耳刮子落在了陈拓的脸上。

    陈拓只觉得脸皮阵发麻,口中顿时涌上了股腥甜味,却是被女帝个耳光,扇断了两个门牙。

    他这才回过神来,女帝衣衫凌乱,再看看房门里,凤莘正冷脸看着他们。

    陈拓大窘,万万没想到,除了女帝外,还有第三人在,而且这人还是凤莘。

    可再想,陈拓的心中,顿时醋海翻腾。

    深更半夜的,凤莘虽然是女帝的外甥,又怎会出现在女帝的房内。

    再看女帝的模样,难不成

    陈拓心中震撼,他知女帝的性子,虽然平日在朝堂上,看着威严十足,可私底下,却是个欲念很强烈的人。

    凤莘这些年,和凤澜越长越相似,难不成,是女帝喝了酒后,意欲和凤莘行那事。

    可若真是如此,女帝又为什么要传召自己前来。

    陈拓又是郁闷,又是嫉妒。

    女帝又何尝不气,她瞪了陈拓眼,再看看凤莘平静的模样。

    忽然明白了什么,陈拓突然到来,绝非偶然,分明是凤莘早就有所察觉,让人引了陈拓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