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11章 窘境,你陪朕回寝宫

第711章 窘境,你陪朕回寝宫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光是用白色鼎息,用来治疗这么大面积头部淤血,就已经是件很困难的事了。

    更不用说,叶凌月还是心二用,边要用黑色鼎息,边要用白色鼎息,这相当于是,她耗费了双份的力,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旁小吱哟提醒着叶凌月,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宫宴就要结束了。

    可凤澜头部的黑色斑点,还没有彻底消失。

    时间分秒过去了,时间沙漏里的沙子,也越来越少。

    出云殿内,宫宴已经临近尾声。

    凤莘和小乌丫都有些焦急起来了,叶凌月依旧还没有回来。

    “凤王爷,我的幻影形态坚持不了多久了。”小乌丫忐忑着,她这会儿都没有收到叶凌月让她离开的讯号,小吱哟也毫无声息。

    她有些担心老大和小吱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凤莘又何尝不是,他知道,叶凌月必定是去去了北青帝的寝宫。

    凤莘小心地看了眼御座上的北青帝,也不知是因为登基纪念大典的缘故,还是因为彩虹五珍酿很合北青帝的口味,素来不贪杯的女帝,今晚喝了不少。

    内侍见状,小声提醒着北青帝,也差不多该散宴了。

    “都散了吧。”女帝扶着头,挥了挥手。

    凤莘心底,咯噔声,朝臣和各国使节都已经起了身,告辞。

    小乌丫紧张地,拽住了凤莘的衣袖,这可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小吱哟和老大会被发现的。

    “待会,你先回马车上去,我想法子,把她们带回来。”凤莘小声提醒着小乌丫。

    后者脸的担心,可也没有其他法子。

    北青女帝看了眼凤莘和与他站在起的叶凌月。

    凤莘高大俊朗,叶凌月姿容出众,两人站在起,还真是登对的很,北青女帝心头阵刺疼。

    看着两人要告辞的样子,北青女帝不禁想起了多年前,那两人跪在了先帝面前,请求赐婚时的场景。

    先帝答应了两人的请求后,凤澜激动地握着青枫的手,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起离开了。

    他们起离开了皇宫,起返回了凤府,起生下了儿子。

    而她,这么多年来,却只得了这张冰冷冷的龙椅。

    女帝不禁握紧了龙椅的扶手,心中涌动着愤怒和嫉恨。

    她恨,恨当初站在了凤澜身旁的青枫,恨如今站在了凤莘身旁的叶凌月,她好恨,恨得心底都要焚烧出个大洞来了。

    女帝的神态,有些不对。

    可沉思着凤莘和担心着老大和小吱哟的小乌丫都没有发现。

    只有不远处,还在等待着告辞离开的天地双尊,尤其是地尊,留意到了。

    地尊那双,枯井般的眼,在看到了女帝那双紧紧握在了龙椅扶手上的手,手背上青筋根根浮动时,地尊的眼底兴起了丝波澜。

    “圣上,臣先行告退。”凤莘正想着,怎么才能混入北青帝的寝宫。

    “莘儿,你且留下,送朕回寝宫。”女帝忽的说道。

    凤莘和地尊,同时眉头皱。

    虽说,凤莘和北青帝是至亲,凤莘六岁到十岁那思念,都是跟随在北青女帝身旁的,可十岁以后,就离开了北青皇宫。

    如今他快年满十七岁了,又有了心上人,深夜送女帝回寝宫,就算是姨和外甥的关系,也显然是不合适的。

    凤莘本欲拒绝,可想到了叶凌月很可能还在北青女帝的寝宫里,凤莘不由握紧了衣袖下的手。

    最终,他诺了声。

    “天尊、地尊,夜已经深了,朕今日多喝了些,就不送两位了。过几日,朕再邀两位商谈国运事。”北青女帝见凤莘欣然应允,心中不免有几分欢喜。

    她从御座上走了下来,走向了凤莘。

    凤莘迅速和身旁的“叶凌月”说了句什么,后者点了点头,随着天尊和地尊起离开了。

    “你们都退下去吧,莘儿送我回寝宫即可。”女帝看上去,确实喝了不少,脚下有些踉跄。

    凤莘只得是走上前去,搀扶住了女帝。

    哪知女帝却将半个身子,靠在了凤莘的身上,凤莘皱眉,又不能直接将她推开,只能是扶着女帝,往了寝宫走去。

    天尊和地尊走出了出云殿,地尊停下了脚步。

    “师妹,你在想些什么”天尊望了眼地尊。

    “没什么,我也有些乏了,就在这里和师兄先行别过了。”地尊收起了眼底的思量,不动声色着,往了自己的住处行去。

    天尊站在了原地,他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空。

    冬日的深夜,天空没有丝多余的赘云,轮镰刀般的新月,挂在了天空正中。

    天尊留意到,天空中有颗原本很是黯淡的星辰,正慢慢变亮。

    天尊皱了皱眉,今夜,发生了不少事。

    不知为何,他心底有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天尊这才缓步离开了。

    小乌丫和凤莘分手后,快步离开了出云殿,只是和早前计划中的不同,小乌丫没有等候在马车上。

    她回想着北青女帝身旁的那名内侍公公的模样,变成了他的模样,疾步走向了宫门口的辆马车。

    那辆马车,正是开疆王陈拓的马车。

    开疆王府本次前来饮宴的,有陈拓本人,和陈拓的正室以及世子陈沐。

    陈沐因为酒醉的缘故,已经先行离开了,坐在马车上的,正是开疆王陈拓和王妃。

    陈拓也喝了些酒,此时正昏昏沉沉的,陈王妃在旁,替他揉着太阳穴。

    马车夫正准备离开,见了女帝的内侍前来,忙告知了陈拓,陈拓下了马车。

    “王爷,女帝让你慢行步,她有要事,想请你去寝宫商量番。”

    马车上的陈王妃听了,心里不舒畅了,这深更半夜的,女帝和王爷都喝了酒,这个时候,女帝还要召王爷商量事,商量商量着,只怕就要商量到床上去了吧。

    陈王妃的醋坛子,顿时就打翻了。

    小乌丫学习那内侍的声音,活灵活现,陈拓又喝了酒,没有听出半分异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