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08章 大腹黑

第708章 大腹黑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陈沐走过去时,小乌丫正听话地埋头吃东西,至于副玉树临风模样的陈沐,小乌丫压根没多看。

    在小乌丫看来,这个叫做陈沐的还不如小吱哟长得好看嘞。

    陈沐则是贪恋地盯着“叶凌月”,看她正小心地吃着条鱼,那模样,又清纯又妩媚。

    真是个妖精,陈沐咳了声。

    “月侯,在下想敬你杯。”

    酒杯还没递过去,只手已经拦住了陈沐。

    “陈世子,月儿今晚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她不胜酒力,这杯还是由在下代劳吧。”

    凤莘不出所料,挡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陈沐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凤王,你未免也太护短了些,只是杯水酒而已,再说了,我是想和月侯喝,若是凤王有兴趣和在下喝酒,在下改日再设宴,款待凤王。”

    陈沐暗想,凤莘这家伙,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就是仗着张脸嘛。

    旁人也许不知道,他陈沐可是清二楚的。

    北青帝之所以那么疼爱凤莘,很大的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凤莘和他的父亲前北青战神凤澜有几分相似。

    北青帝少女时期和凤澜王爷的风流韵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可开疆王府的人却是知道的,尤其是,开疆王陈拓和北青帝还有过那么阵子暧昧的关系,自然知道,北青帝喜欢凤澜。

    只可惜,凤澜最终选择的却是北青帝的妹妹青枫。

    说起凤澜,他直是陈拓父子俩心头的根刺。

    陈沐的年龄比凤莘大几岁,两人小时候,都在北青皇宫呆过。

    陈拓年长些,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因为凤澜的缘故,直不得北青帝的重用,甚至在次军中比试时,凤澜十招之内,就打退了当时还是副将的陈拓。

    加之陈沐的容貌又不如凤莘,大小开始,凤莘就直欺在了陈沐的头上。

    直到了后来凤澜死了,凤莘又害了大病,身子日不如日,开疆王府的运势,却恰好相反,如日中天。

    想起了这些往事,陈沐越发看不起凤莘。

    哼,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靠着凤澜的余势。

    如此的废物,哪来的资格和他抢美人。

    没了凤澜,凤府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早晚有天,他要让凤府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陈沐眼底的那些嫉恨,全都被凤莘看在眼里。

    “陈世子,我凤府还不至于贪图世子的几杯水酒。只是月儿是我的未过门的未婚妻,她不能喝酒,身为未婚夫的本王,自然要代为谢罪。若是陈世子觉得本王的诚意还不够,本王先干为敬后,再敬世子坛。”

    说着凤莘当真口喝光了酒,说罢,又命人送上了几坛酒。

    北青天寒,凤莘回了北青后,每日都需要饮用些烈酒。

    北青帝皇宫的酒虽好,可凤莘自从喝了叶凌月酿造的酒后,般的酒,根本就不能入口。

    他命人重新送上来的几坛酒,才打开,顿觉酒香扑鼻而来,整个出云殿都浮动着暗香,而且,这酒还很是特别,浮动着五彩的光芒,就如彩虹般,就连身为帝王的北青帝也从未见过这么特别的酒,不禁被吸引了过来。

    “莘儿,你何时得了这般的好酒,居然还私藏着。”北青帝假装生气道。

    “圣上,你这般说,倒是折煞臣了。这酒不过是臣的名好友的酒坊里出产的种私酿,叫做彩虹五珍酿。皇宫的酒窖里,珍酿众多,臣这不是怕圣上看不过眼,才没敢献上。”凤莘笑着解释道。

    “你这孩子,就是嘴儿巧,死的都能说成活的。看来朕今晚能喝到酒,还是沾了陈世子的光了。既是有好酒,就留两坛给你俩,余下的,都分给在场的诸位吧。”北青帝笑骂着,命人将凤莘的这几坛子酒,都分了,余下两坛,留给了凤莘和陈沐。

    连北青帝都开了口,陈沐也不好再推脱,加上彩虹五珍酿的口感,入口绵长,酒味醇厚,陈沐原本是打着和凤莘拼酒的心思喝酒的,到了最后,不知不觉就喝下了大半坛。

    到了最后,脚步都有些站不稳了。

    陈拓生怕他喝多了,说错了话,就命人将陈沐搀了回来,先命车夫把人送回去。

    包括北青帝在内,以及其他国的使节,喝了彩虹五珍酿后,都是赞不绝口。

    已经频频有人来问凤莘,这种酒哪里能买到。

    凤莘就将蓝彩儿的联系法子告诉了他们,早前他答应了蓝彩儿,会帮助她将酒水引入北青。

    趁着这场宫宴,五珍酿的名头已经彻底打响了。

    这份大礼,就算作是他送给蓝彩儿和阎九的新婚大礼好了。

    宫宴还在继续着,少了雪翩然和陈沐两个碍眼的人物,凤莘不紧不慢喝着酒。

    小乌丫看着彩虹五珍酿,也有些眼馋,想要偷偷喝口,却被凤莘发现了,扣住了杯子不让喝。

    “凤王爷,你偏心,那么大坛都给那个坏人喝了,口都不让喝,你欺负我,我回头告诉老大去。”

    “这酒你可不能乱喝,也不适合小孩子喝,药力太猛了,我在里面加了些料。”凤莘但笑不语。

    “啊,你在里面投毒?想要害死那个坏人!”小乌丫吓了跳。

    “小乌丫,看来你还得跟你们老大多学学。这样的场合,本王怎么能下毒。酒里面,不过是多加了些补血益气的药材,原本是给我补身子用的。但是,些有了内伤的人喝了之后,就会阳火过盛,血气逆流,严重者甚至会走火入魔。”凤莘说着,不急不慢剥了颗葡萄,吃得津津有味。

    那陈沐还真是天真,他还真以为,自己使用的那招凤府的绝学“皇刀吟”只是空有架势?

    他早已不是昔日的凤莘,在和巫重日渐相处融洽的情况下,凤莘也发现,自己开始可以动用巫重的部分力量。

    不是所有表露出来的伤才叫伤,这世上,还有种伤叫做内伤,内伤是有潜伏期的,时半会儿不发作,可不代表,永远不会发作。

    小乌丫听得似懂非懂,她发现,人的脑子实在是太难理解了。

    直到了几天之后,小乌丫听说开疆王府的陈世子,某日突然吐血倒地,修为硬生生倒退了大截,还差点丢了命,她才明白了,难怪灵兽界有句话叫做‘咬人的狗不叫,叫狗不咬人’,凤王爷就是十足十的大腹黑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