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706章 白莲花彻底败了

第706章 白莲花彻底败了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可能,你明明就在侧殿。”雪翩然不顾众人鄙夷的眼神,挣扎着站了起来。

    熔金水的毒,已经将她的脸侵蚀地差不多了,甚至有向脖颈带扩散的趋势。

    可此时,雪翩然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只想拆穿“叶凌月”的谎话。

    她看得很清楚,侧殿里的那个女人,明明就是“叶凌月”。

    “翩然,不要再说了。方才,你走后没多久,月侯就换好衣物回来了,她还向圣上、在场不少使节都敬了酒,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她没有离开过出云殿,更不可能前往侧殿。翩然,我知道今晚你狠难过,我送你回去吧,你脸上的伤不能再拖了。”从律痛心疾首地扶住了她。

    “不!你撒谎,你们全都在撒谎。那女人明明在侧殿里,毁了我的容貌,不信你们可以召莲玉过来,真的是她做的。”雪翩然抓着从律不肯放手,从律为难着。

    “去把莲玉找过来。”北青帝也是脸的阴沉。

    她也是看着雪翩然长大的,这孩子,平素冷静的很,可自从“叶凌月”来了后,好好的个孩子,行事是越来越偏激了。

    可雪翩然,毕竟是北青帝给凤莘找好的凤王妃的人选,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北青地绝不轻易放弃。

    莲玉很快就被带了过来。

    她还在昏迷不醒着,宫中的御医灌了些汤药,她才醒了过来。

    莲玉醒来,看到满殿的人,再看看雪翩然丑陋不堪的模样,吓得扑通声跪了下来。

    “莲玉,你好好说,告诉圣上,告诉所有人,刚才在侧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叶凌月那狐狸精,打晕了你,然后假传你的话,骗我到侧殿,趁机毁我的容貌。”

    雪翩然冲着莲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隐去前半段携药进宫的事,让她把侧殿发生的事,全都说出来。

    莲玉已经成了雪翩然唯的救命稻草。

    “奴婢奴婢……”莲玉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去看雪翩然。

    她知道,自己今日,横竖只有死路条了。

    “说,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敢有点隐瞒,朕决不轻饶。”北青帝威吓声,莲玉不敢再欺瞒,看也不看雪翩然。

    “圣上,奴婢不敢的。是是小姐,为了拆散凤王和月侯,让小的偷藏了熔金水,进入皇宫。也是小姐让小的,引月侯去侧殿,趁着她换衣服的时候,毁她容貌。”

    莲玉的话,差点没让雪翩然晕死过去。

    旁的人,也是越听越心惊,至于“叶凌月”,则是冷笑着,看着雪翩然。

    从律越听越是心凉,他从没想过,雪翩然竟然因为仇恨,变成了这副样子。

    这个不知死活的贱婢,究竟在说什么。

    她明明是让莲玉,只把侧殿的事说出来。

    雪翩然哪里知道,莲玉在苏醒前,吃了记叶凌月的鬼门十三针“鬼语”。

    这会儿,别人问什么,她就说什么,那知道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

    “雪翩然,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他国使节。”北青帝听,火冒三丈。

    “圣上,不是这样的,我虽然时鬼迷了心,可事后我就反悔了,所以我才会急忙离开席位,想去阻拦莲玉。”雪翩然连忙跪下,还想垂死挣扎。

    “哦?事情真的事这样的?莲玉,侧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犯罪未遂和犯罪已遂,那是两个概念,事已至此,雪翩然仍不死心。

    北青帝再问。

    “奴婢当时,带着月侯到了侧殿。可月侯说她不习惯别人伺候着换衣服,就让奴婢等在外头。奴婢心想着天女的命令,又很害怕,正犹豫着要不要下手。这时候,天女突然来了,她骂奴婢胆子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是要自己动手。奴婢担心天女错再错,就劝天女不要用熔金水。可是……可是天女不听,她伸手就来抢熔金水,奴婢就和她争执了起来,惊慌之中,奴婢失手将熔金水泼到了天女的脸上。”

    说着莲玉就捂住了脸,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只记得,她当时吓得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已经在出云殿上了。

    “天尊,麻烦你上前,帮忙查看下,那名婢女说的话,可是真的?”北青帝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天尊。

    天尊可洞察人的心魂,他能判断,莲玉所说的是不是都是真话。

    天尊走上前去,用精神力查看了下莲玉。

    “启禀圣上,莲玉姑娘的话,都是真的。她并无任何异常,也没有说半句谎话。”天尊退到了旁,不再多说。

    事情涉及到大夏和丹宫,他只是名客人,没有过多的话语权。

    虽然,天尊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可光从表象看,又没有任何破绽。

    事情的经过竟是如此,当着那么多国的使节和满朝文物的面,雪翩然携毒进宫,又伙同自己的婢女意图害大夏的月侯,这桩桩的罪行,哪怕雪翩然是丹宫的天女,也不能轻饶。

    莲玉伙同雪翩然行凶,属同犯。

    从律身为御前侍卫,却在检查时,徇私放行了雪翩然主仆俩,导致了熔金水被私带进宫。

    三人都犯下了大错。

    此时此刻,就算是北青帝想要包庇,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雪翩然、莲玉、从律,你们可知罪?”北青帝痛心地望着雪翩然和从律。

    “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莲玉,“叶凌月”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雪翩然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翩然,你不要再多说了。”从律也很是后悔。

    他当时就已经看出莲玉和雪翩然不对劲,为什么,他没有及时制止,没有拦下雪翩然,这下子,大错已经铸成,雪翩然的天女声誉,已经被毁了。

    “来人,把莲玉和雪翩然打入天牢,从律革去二品带刀侍卫头衔,罚俸年,没有朕的许可,不可擅自离开从府。”

    北青帝锤定音,雪翩然和莲玉被拖了下去,从律也颓然退了下去。

    “叶凌月”站在旁冷眼旁观着,嘴角扯开了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