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98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698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日子久了,小凤澜每次看到捣蛋的青枫公主都要皱眉不止。

    也只有看到了青霜长公主时,他才会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小凤澜和青霜公主是无所不谈的好友,他们起读书,起切磋。

    到了后来,整个北青皇宫的人都知道,小凤澜喜欢青霜公主,不喜欢青枫公主。

    先帝安排凤澜陪伴两位公主为虚,想从两位公主中,选出位,让凤澜娶她为妻才是真。

    那般出色的凤澜,足以让世上所有的未婚女子倾心。

    所有的人,都认为,凤澜最终会和青霜公主走在起,就连青霜本人也是那么认为的。

    可这些流言蜚语,对于小青枫而言,却如耳边风样,她依旧是我行我素,缠着凤澜。

    时间荏苒而过,到了青霜公主十四岁那年,凤澜十六岁,青枫十三岁。

    那年,也是隆冬腊月,前北青后重病,先帝和青霜公主衣不解带,陪在病榻旁。

    唯独青枫公主,因贪玩不知所踪。

    她失踪了天夜,先帝命皇宫众侍卫前去寻找,凤澜更是满城寻找。

    直到了深夜时,青枫公主才回来了。

    先帝震怒,罚其跪在出云殿外思过。

    青霜长公主虽也为妹妹的任性妄为感到生气,可奈何姐妹情深,又知小妹打小就不好好学武,体质不佳,恐难以支撑过整个夜晚。

    半夜时,她担心青枫,打算偷偷溜出去给青枫送些衣物。

    出云殿前,寒风如刀割般,跪在殿前的人早已浑身都是雪。

    青霜公主还未走近,就听到了个担忧的声音。

    “凤澜哥哥,你还是把我放下吧,你跪了足足个晚上了,会冻坏的。”

    跪着的分明是凤澜,他的发上,衣物上早已都是冰渣子。

    “圣上罚跪,命我监视,你偷懒不跪,罪责在我。我早就跟你说过,什么普济寺的平安符,都是糊弄傻子的,偏你这傻子不听,跑到那么老远的地方,替你母后求个破平安符。再有下次,圣上就算是罚你跪上三天三夜,我也绝不管你。”

    少年凤澜的肩膀很宽阔,挡着了身后的风雪,也挡着了青霜长公主的视线。

    可即便看不见,青霜也能猜得到,那个被凤澜抱在怀里的人是谁。

    青霜手中的衣物,落到了地上,她咬了咬唇,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那夜后,青枫没有事,可凤澜却自此落下了风湿的毛病。

    再以后,先皇后还是重病身亡,先帝悲痛欲绝,身子日不如日。

    他深知自己很可能不久于世,就将青霜和青枫都叫到了榻前。

    先帝赐封了青霜为皇太女,开始处理朝政,命青枫辅佐青霜。

    姐妹俩在先帝面前发誓,同舟共济,永世不得为敌。

    青霜受封之日,就想提出,让先帝赐婚她与凤澜,先帝却没有答应,只是提拔了凤澜为殿前将军,辅佐青霜。

    年后,青霜执政能力,日益稳健,她与凤澜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政见上也日益磨合。

    那日,青霜生日,她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凤澜表白。

    北青女帝生平第次,那么大胆,她主动吻了他。

    “凤澜,我喜欢你。”

    凤澜眼神复杂,可不等他回答,身后阵惊呼声。

    青枫仓惶离开的背影,让凤澜有些失态变,他转身就要去追青枫,却被青霜抱住了。

    少女柔软的身躯,紧紧贴着男子坚硬的背部。

    “凤澜,你可愿意当我的皇夫?只要你愿意,我终生只爱你人。”

    凤澜的背点点僵硬起来,他轻轻推开了青霜。

    “皇太女,你不该说这么任性的话,皇上早已为你选好了皇夫。凤澜乃是凤府之主,绝不会当你的皇夫。”

    凤澜的话,让青霜呆愣在了当场。

    她只记得凤澜是她年幼时的玩伴,最好的朋友,却忘了他是凤府的主人。

    北青凤府,尊贵无比,而身为皇夫,永远只能当女皇的附属品,不能参政。

    那天之后,青枫公主就对青霜和凤澜避而不见。

    直到,青枫公主提出,要前往通天阁拜师学艺。

    从先帝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青霜和凤澜都在场,当时,凤澜神情骤变。

    他甚至不顾先帝的命令,执意带走了青枫。

    再之后,青枫和凤澜失踪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两人回来之后,受了重罚,后凤澜提出了要娶青枫为妻。

    整个北青皇宫的人,都在替皇太女青霜不值。

    他们都认为是青枫公主,逼着凤澜娶她。

    可真相,没有人比青霜更清楚。

    因为那日,凤澜冲进了青枫的寝宫时,她亲眼看着凤澜,向冷静的凤澜,红着眼,将青枫强行带走时的情形。

    两人成亲的前夜,青霜公主喝得大醉,她反常态,找到了凤澜。

    “凤澜,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是皇太女,你才不愿意娶我?从小到大,你喜欢的明明是我。是不是青枫,引诱了你?”

    无论是多少年过去了,北青女帝都记得,当时凤澜的答复。

    “青霜,不关枫儿的事。事实上,是我强迫了她。我直很喜欢她,从第眼看到时,就喜欢。青霜,你很快就要当姨了,枫儿有了我的骨肉。”凤澜的声音,温柔低沉,他的眼底闪动着悸动之色。

    那时的凤澜,青霜是如此的熟悉。

    就如每次,青枫逼迫着凤澜带着她出去玩时,他虽每每脸的嫌弃,但都会带着她外出。

    每次,将玩得睡着了的她抱回来时,凤澜看她时的眼神,却让人看不懂。

    多年之后,青霜终于看懂了,却已经太迟了。

    之余凤澜,青霜是主,是知己。

    而青枫却是他的妻,承载了他全部爱恋的人。

    “圣上,该入殿了。”

    身旁内侍的声音,打断了北青帝对过往的思绪,她睁开了眼,眼中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思绪。

    殿外,已经空无人。

    凤澜、青枫都已经成了往事。

    她如今面对的却是凤莘,那个和他的父亲,越长越神似的凤莘。

    出云殿内,却是人头攒动。

    北青女帝整了整衣冠,抬步走入了出云殿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