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97章 孽缘

第697章 孽缘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从律留意到了雪翩然侍女的异样。

    “站住,她是何人?”

    雪翩然挑眉,从容说道。

    “从大哥,她是我的新侍女,第次跟我到皇宫,所以有些胆怯。”

    提起了侍女,雪翩然还有愤愤然,从律才想了起来,她原本的侍女,在大夏时因为叶凌月的缘故,死了。

    “身上带了什么,到旁搜身。”

    像是凤莘、雪翩然之流,身份尊贵,可以免于搜身,但是三品以下大员和般国家的使节,都是要搜身的。

    听说从律要命人搜身,莲玉吓得,直盯着雪翩然,大气都不敢出声。

    “从大哥,连你都要刻意刁难我,方才那女人带着头灵宠进去,你都没搜,反倒是我的侍女,你要搜查。难道我的人还比不上那女人的养的畜生。罢了,你们个个都为难我,这场宫宴,我不参加也罢。”雪翩然因为激动,双颊通红,作势就要摔袖离开。

    “翩然,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会刁难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进宫要搜身,那是规矩。”从律忙解释着。

    他之所以没搜小吱哟,那是因为凤莘抱着,况且,灵宠进入皇宫后,会统安排在外殿,不会带入宫廷。

    早几日,因为大夏使馆的事,从律和凤莘正面冲突了次,从律见了凤莘,还有些不自在。

    他虽自小就与凤莘交好,可这些日子,却觉得和凤莘渐行渐远。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凤莘很冷漠,就像是个陌生人。

    而两人之所以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原因正是因为雪翩然。

    很小的时候,从律就知道,雪翩然喜欢凤莘,那时候,从律以为凤莘也喜欢雪翩然。

    可直到叶凌月出现,从律才知道,那只是他和雪翩然厢情愿的想法。

    凤莘能找到平生挚爱,放弃雪翩然,从律也曾暗地高兴过。

    可想到北青帝那晚所说的,叶凌月和凤莘八字相克,雪翩然才是凤莘的良配,从律师的心中又纠结了起来。

    “罢了,你们进去吧。”从律叹了声,放了雪翩然和莲玉进宫。

    雪翩然这才松了口气,带着莲玉起进了宫。

    皇宫内,叶凌月观察着四周。

    尽管叶凌月来过北青,但由于上次,被排挤在大夏代表团之外的缘故,这是她第次到北青皇宫来。

    和随处可见奇花异草,小桥流水的大夏皇宫不同,北青的皇宫空旷、古老,面积至少有大夏皇宫的十倍以上。

    长长的宫道,南北两侧种植的都是苍松古柏,岁末年初,北青的温度,达到了年中的最低。

    从四通八达的宫道上行过,路上的雪虽然已经被扫干净,可堆积在树枝屋檐上的雪,早已结成了冰挂,长长的冰棱,在宫灯下,折成了五彩的光芒。

    夜晚寒冷,路面上也显得很是滑溜,偏路又长,且没有车辇,叶凌月走了路后,就有些后悔了。

    她这身长裙,穿着是好看,可路走下来,已经打了好几个脚绊子,连累了凤莘也跟着她蜗行着。

    在叶凌月滑了第三次后,凤莘想要叫人备辆车辇。

    “别,大伙都是走路,就我用车辇,只怕会引来闲话。”叶凌月摇了摇头,她想了想,索性就拉起了裙角。

    凤莘却是蹙了蹙眉,没有多说,上前将叶凌月拦腰抱了起来。

    叶凌月惊呼了声,下意识地搂住了凤莘的脖子。

    身后,无数道目光看了过来。

    叶凌月臊得脸都红了,小声让凤莘把她放下来。

    “我虽是体弱,但抱自己的娘子的气力还是有的。”凤莘低声笑着,饱含磁性的笑声,犹如美酒般甘醇。

    说完,大步往了前方灯火阑珊的出云殿走去。

    出云殿,坐落在北青皇宫地势最高处,它形如头老鹰,站在了殿内的观景台上,可清楚地俯瞰到整个皇宫的宫景。

    出云殿的观景台上,站着人,身姿修长,华美的龙袍上绣着五爪金龙,乌鬓如云,黛眉下,双妖娆艳艳的眸。

    她那双眸,凝视着出云殿外,如蚂蚁般行来的人群。

    人群中,有抹人影,渐行渐近。

    有些人,生来就是光华万丈,哪怕是在黑夜之中,亦或者是在千军万马之中,总能被人眼发现。

    凤莘就是这样的人。

    看到了凤莘时,观景台上的人,瞳剧烈缩。

    凤莘竟穿了那身衣,白底云纹,他看上去,和他的父亲凤澜,那么的相似。

    她不禁往前了步。

    就是这步,让她看清了凤莘并非是人。

    他的怀里,抱着名女子。

    女子身上,同样也是白底云纹的宫服。

    凤莘的将女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手臂,遮挡住了女子的容貌,可他眼底的那抹温溺却是遮挡不住的。

    观景台上的那人,身子震,往后退了步。

    那双被权力和斗争淫浸了数十年的眼中,第次有了惊恐之色。

    寒风凛冽,冰冷的风,如刀锥般,刺疼了北青女帝的脸,生生的疼,疼得连她坚硬了多年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寒风凛冽,吹乱了北青女帝的发丝,也吹乱了她的思绪。

    时间仿佛下子逆流到了二十多年前。

    彼时,北青帝还不是高高在上的北青帝,她还是北青的长公主,先帝最赏识的大女儿。

    不错是最赏识,却不是最疼爱。

    先帝夫妇俩,伉俪情深,膝下只有两名女儿,长公主因出生在霜雪初降的早冬,所以单名个霜字。

    小公主小长公主岁,出生在红枫漫枝的秋天,所以名叫青枫。

    因为皇家子嗣血脉单薄的缘故,青霜和青枫自小感情就很好,形影不离。

    直到了青霜五岁那年,青枫四岁,先帝带了名七岁的男童进了宫,那人就是后来北青赫赫有名的北青战神凤澜。

    因年纪相近,三人很快就成了好友,原本的形影不离,变成了三人同行。

    青霜像青皇后,自小貌美,聪颖冷静,青枫却相反,她像先帝,整个调皮蛋,每天都玩得跟泥猴似的。

    小凤澜因受先帝所托,照顾两位公主,可事实上,却是天天为小公主青枫善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