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89章 肉麻当有趣

第689章 肉麻当有趣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马车旁,凤莘的手,悬在那里。

    他只是静静地站着,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

    “她倒是个有心人,凤王,她待你如此,你还要和她在起?你会害了她。”天尊的声音从身后飘来。

    “天尊,你定没爱过人。若是爱过,你会发现,在爱个人时,你会变得很自私,你会舍不得,把她交给其他人,那个人只能是我。”凤莘回过头来,淡然笑。

    马车里的对话还在继续着。

    天尊那双看破了世事的眼中,第次有了波动。

    他又怎会没爱过,若是不爱,他怎么会心甘情愿,守着她十余年。

    有种爱,叫做执子之手。

    还有种爱,叫做两两相望。

    凤莘是自私的,所以他宁死也要拉着叶凌月的手。

    而天尊自认也是自私的,所以在知道青枫和凤澜没有好结果时,他假装松开了手,却最后,用他自己的法子,将青枫留在了他视线所及的地方。

    从雇佣兵城到帝阙城,叶凌月和地尊的关系相处得很是融洽。

    叶凌月也认识到了地尊不同的面,她心思细腻,总觉得地尊对凤莘似乎很关心。

    可在面对凤莘时,地尊又恢复了哑巴模样,语不发。

    辗转了十几天,叶凌月和凤莘抵达了帝阙城。

    这是叶凌月在年不到的时间里,第二次到帝阙城。

    因为上次的不愉快经历,叶凌月对帝阙城的印象很般,更不用说,这座古老而又强大的城池里,有着很多她不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记忆。

    上次来时,北青还是金秋,依稀可见满大街的秋色,这次来,却已经是岁末隆冬。

    北青比大夏冷许多,北方常见的高大乔木,叶已经落得寂寥寥的,光秃秃的。

    衬上马车后闪动着寒光的青石堆砌而成的巍峨城墙,更让人肌骨生寒。

    北青帝的这次登基纪念大典召开的日子,只有数日了,城门口,各国来的使节的马车,络绎不绝,愈发显得叶凌月和凤莘的马车不起眼。

    才到帝阙城城门外,天尊就来辞行了,他们是北青帝的贵客,城门外,已经有宫廷内侍前来迎接了。

    看得出,北青帝和天尊的交情很是不错。

    叶凌月不知道,天尊是否会将自己的事,告诉北青帝。

    不过即便是告诉了,她也不怕。

    天尊辞别之前,意味深长地望了眼叶凌月。

    “月侯,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你在北青这趟,能有所收获。”

    说罢天尊就副前辈高人的模样,扬长而去,倒是地尊看了眼叶凌月,将这阵子直被她抱在了怀里的小吱哟递给了叶凌月,什么也没说,也登上了皇宫的车辇。

    “老神棍。”叶凌月愤愤着。

    旁的凤莘,侧头看着叶凌月的模样,取过了件银白色的狐裘,拢在了叶凌月的身上,细细地替她整理好了。

    蓬松的狐毛,衬得叶凌月的小脸愈发生动。

    随即,凤莘才慢腾腾地穿上了刀奴给他递上的黑色裘披,再将叶凌月那双被手冻得指尖发凉的手,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两人男俊女靓,站在街头,本就是道极醒目的风景线。

    已经有人认出了凤莘来,见他身边站着名漂亮的不似凡人的美貌女子,都止不住轻声议论了起来。

    见了凤莘判若无人的亲昵动作,叶凌月有些不好意思了,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可摸到了凤莘怀里暖融融的触感时,叶凌月轻咦了声。

    “你的身子怎么这么暖?可别是路上发烧了?”

    凤莘因为寒症的缘故,体温直比常人低,即便是穿了再多,也是如此。

    可他今日,身上却暖融融的,像是塞了个暖炉似的。

    “咳咳,月侯,少爷见你不喜欢用手炉,就自己抱了手炉两个时辰了,硬生生捂热的。”旁的刀奴插嘴道。

    叶凌月是女子,虽然练过武,可体质终究比不上男人。

    尤其是到了北青境内,气候下子适应不过来,少爷就命人准备了的暖手炉,可偏叶凌月嫌抱着手炉不方便,死活不肯用。

    凤莘只能是自己抱着,捂热了,再给叶凌月当“人肉暖手炉”了。

    叶凌月心中暖,却是被凤莘的贴心之举给甜到了,凤莘顺势,将她搂在了怀里,暖的她眼窝里都要掉眼泪了。

    叶凌月想道,罢了罢了,趁着这个机会,用鼎息帮凤莘看看体内的寒症,与她在起的这阵子,凤莘的病好像直没有发作。

    叶凌月将手贴在了凤莘的身上,将鼎息悄然渗进了凤莘的体内。

    好在,这阵子,寒气没有严重,早前叶凌月碰触到的,那股强大的能量,也像是下子蛰伏了。

    叶凌月放心了些,将鼎息收了回来。

    这时,叶凌月能听到,凤莘的心跳声。

    下两下,忽然间,凤莘的心跳加速了许多。

    手被倏然抓住了,凤莘握着她的手,凝视着她,眼中有种什么东西,像是要满出来样。

    自打她答应了凤莘的求亲后,凤莘对她,更是宠得发不可收拾了。

    “松开,让人看见了都不好意思。”叶凌月支吾着,假装推了推凤莘。

    “对自己的女人好,有什么好害臊的。”凤莘笑得口白牙都露出来了,他本就俊美,玉白的脸下,黑色的狐裘,那叫个妖孽。

    刀奴在旁,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少爷以前还是个特本正经的人,可怎么遇上月侯爷,不对,该改口叫少夫人之后,就变得特别不要脸了。

    对,就是特别不要脸!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漫步行走到了北青的使馆外,从城门口到使馆,有段不短的路,两人路走来,却是半点感觉都没有。

    至于礼车,早已经被看不下去的刀奴,先行送到了北青使馆外。

    “我进驿站了,使馆人多口杂,我可不想被人惦记上了,这阵子,我们还是先不要碰面的好。”叶凌月费了好大的气力,才从凤莘温暖的怀抱里钻了出来。

    “不碰面,不成,至少天也得见次。”凤莘日不见叶凌月,就心中难受,他恨不得,就将她拐到了凤府,天天对着,****看着。

    “不成,你我各为其主,天天见,传到了外人耳里,像什么。说好不见就不见。”叶凌月说着,推着凤莘上了马车,叮嘱着刀奴,快点送凤妖孽回凤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