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88章 婆婆和儿媳妇

第688章 婆婆和儿媳妇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到天尊,叶凌月没什么好脸色,可凤莘和天尊终究是旧识。

    那晚之后,凤莘也告诉叶凌月,天尊和他娘亲青枫公主,差点就成了师兄妹,而且当年青枫和凤澜最终能成为夫妻,部分的原因,也是天尊。

    事情的具体经过,凤莘答应日后有机会再告诉叶凌月。

    天尊也副和蔼的模样,似乎早就忘记了那日,叶凌月算计他的事情。

    经过了天尊的介绍,叶凌月才知道,原来和天尊起的那名黑衣人,竟是通天阁的另外位尊者,地尊。

    想不到通天阁的这次问讯,来的并非是天尊个人,而是天地尊同行。

    至于同行的原因,则是因为北青帝的登基纪念大典。

    天尊好告诉凤莘,很不凑巧的是,通天阁原本雇佣的那位马车夫,感染了重病。

    他和地尊无奈之下,只好到城门口,打算再雇佣辆马车,哪知道就遇上了凤莘和叶凌月。

    叶凌月顿时觉得有些无语。

    她怀疑,在城门口相遇,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天尊摆明了,就是来棒打鸳鸯的。

    天尊是个老神棍,虽说占卦的技术不怎么样,但是想算出叶凌月等人,什么时候启程,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是来蹭车的。

    天尊都亲自开了口,叶凌月和凤莘自然不好拒绝。

    除去礼车外,凤府有辆马车,城主府也有辆马车,分配起来,刚好是叶凌月、小吱哟和地尊辆马车,凤莘和老神棍辆马车。

    与天尊不同,通天阁的这位地尊,性格似乎很孤僻。

    从见面到上马车,她句话都没说过。

    叶凌月甚至怀疑她是哑巴。

    由于对天尊没什么好感,叶凌月也没多搭理地尊,只是抱着怀里的小吱哟,半路打起了盹来。

    半路上,遇上了段颠簸的路,叶凌月被震醒了过来,她张开眼时,正对上了道探究的视线。

    那位黑衣地尊,正瞬不瞬地看着她。

    是个活人,被这样盯着,都会觉得尴尬。

    黑衣地尊却没有半点避开的意思,她忽然开了口。

    “你手上的灵宠很可爱。”

    虽说在夸奖,可地尊的脸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她的声音,沙哑无比,就好像声带破损了般,落在耳里,听着很是难受。

    说罢,地尊的耳根子就有些发红。

    很显然,她是想找叶凌月搭话,所以选了最生硬的搭讪法子。

    本以为,叶凌月不会搭理自己,哪知道,叶凌月忽然将小吱哟递了过去。

    “你也喜欢小动物?”

    地尊有些受宠若惊,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来,想要摸下小吱哟。

    可她的手才伸出来,就瑟缩了下,迅速缩了回去。

    虽然她的速度极快,可是叶凌月还是眼就看到了,她露出衣袖的那只手,以及手臂。

    那是怎样的只手,那几乎已经不是个人的手,上面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伤口狰狞地包裹在了干巴巴的骨头上。

    地尊愈发沉默,她小心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袖,指间忽然感到了股湿漉漉的温暖。

    地尊怔,低头看去,发现叶凌月的那只小灵宠已经跳到了自己的膝盖上,正友好地用舌头,舔着她的手。

    那么丑陋的手,连她自己都要嫌弃,可小家伙却没有半分厌恶之色。

    婴儿蓝色的眼中,带着几分讨好。

    叶凌月也很意外。

    小吱哟这家伙,傲娇又好美色,能得到它喜欢的,说白了也就三个人,个是她,个是凤莘,还有个就是龙包包。

    这位脾气古怪,相貌丑陋的地尊,居然下子赢得了小吱哟的好感,倒也是怪事。

    小吱哟舔了几下后,脑子晕乎乎的,有些晕车,索性就趴在了地尊的膝盖上,打起了瞌睡。

    它的示好,无意中拉近了叶凌月和地尊的距离。

    马车里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前几天,多有冒犯,我很抱歉,我并非有意冒犯通天阁。”叶凌月忽然说道。

    “你知道我在场?”地尊愕然。

    “我隐约知道,营帐里有个人,只是当时不确定,今日见了你,就猜出,营帐里的另外个人就是你。”叶凌月那日,也是万不得已,才会将天尊困在混沌天地阵内。

    叶凌月也是在离开时,才发现了股精神力波动,和地尊身上的能量波动,是样的。

    如今想来,若是地尊当时出手,她的计谋早已失败,这么算来,她还该感谢地尊当时没有插手她和天尊的事。

    叶凌月竟然能发现自己的存在,地尊不免有些意外。

    “那你可知道,你走后没多久,凤王也来了。”地尊的膝上,小吱哟睡得正香,她的手,无意识地抚着小吱哟的软毛,在看到小吱哟身上的那件软甲时,地尊的手顿了顿。

    小吱哟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

    那日,凤莘将北青帝所赐的那件天阶背心脱下来,转手“送”给了小吱哟。

    这小家伙,就立马缠着叶凌月,将新背心改小了,穿在了身上。

    叶凌月则是有些诧然地留意了下地尊的动作。

    地尊抚摸小吱哟的动作,几乎和凤莘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已经把那事告诉我了,天尊说我们俩八字相克,他还说,若是凤莘执意和我在起,会害了彼此。”叶凌月撇嘴。

    “你难道不怕?”地尊没想到,凤莘会把这件事,也告诉叶凌月。

    这愈发证明,凤莘很在意叶凌月。

    “怕,怎么能不怕。只是,我是个很现实的人,比起惧怕虚无缥缈的八字相克,我更怕的是,失去凤莘。这些年,他独自经历过很多事。那时,我都不在他身边。我只希望,将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他身边,都有我。”叶凌月笑着说道。

    她说这话时,马车已经停顿了下来,准备休整,凤莘恰好走到了马车旁,在准备掀开门帘的瞬,凤莘听到了叶凌月的这番话。

    “所以,凤王对你而言,很重要?”地尊的眼尾扫过了车帘。

    “很重要。”叶凌月笃定的点了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