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50章 吃干抹净了,你想不负责?

第650章 吃干抹净了,你想不负责?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说完话之后,蓝彩儿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是不是太大胆了,心中忐忑着,耳边,阵低沉的笑声。

    蓝彩儿惊呼了声,被热水浸泡的和虾子般红的娇躯,被拦腰抱了起来。

    “这话可是你说的。”

    房中,片旖旎春色。

    男人高大的身子,覆在了女人比羊脂还要白皙的身上,随着个个吻的落下,蓝彩儿觉得胸口像是要爆炸开。

    和早前与刀戈亲昵时不同,蓝彩儿觉得浑身的骨头像是根根化掉了般,身子点点热了起来。

    她不知觉发出了羞人的声音,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探到了身下。

    “会不会很疼?”蓝彩儿的声音里,多了平日没有的娇媚,那声音落在阎九的耳里,他只觉得身体的某个位置,更加坚硬如铁。

    “不会,我会慢慢来。”阎九喘着气,耐着性子,他的双手,犹如有魔力般,在蓝彩儿的后背点点滑过。

    身下的人儿,渐渐放松了,就在这时,阎九猛然进入。

    蓝彩儿痛呼了声。

    “疼,阎九你这骗子,混蛋,出去,我不做了。”

    她腾地身子如同撕裂了般,攥紧了拳头,落在了阎九的身上。

    可她的拳头,落下了根本不疼,犹如蹭痒般,反倒是让阎九浑身更加难受,汗水如雨泻般,滴落而下。

    “不成,不做也得做,我忍不住了。”他终于忍不住,活动了起来,吻住了蓝彩儿的唇,将她的痛呼声,吞进了肚子里,将她那诱人的唇,轻轻啃咬着,点点吞进了肚子里。

    疼痛慢慢适应了,转为了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两人的唇间,流淌出了暧昧的声响。

    夜色更加旖旎。

    直到了天大亮后,蓝彩儿才幽幽醒了过来,身子如碾压过般,提不起半点力来。

    宿醉之后,她觉得阵头疼,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些记忆,拼凑在起。

    她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定睛看,双男人的手臂极其霸道地环在她的胸前,略显粗糙的手,还极其暧昧地覆在了她的柔软上。

    男人浑厚的气息,就在耳边,蓝彩儿脑子轰的声,脸红的比柿子还要红。

    昨晚,自己对阎九说的话露骨大胆,还有他们的声音……完蛋了,完蛋了,整个客栈的人八成都听到了。

    蓝彩儿有种撞死自己的冲动。

    她居然主动勾引阎九,她不活了。

    酒会害死了人啊,她以后坚决不能再喝酒了。

    蓝彩儿缩了缩脖子,想要趁着阎九没睡醒之前,偷偷开溜,哪知她才刚想挪开他的手臂,那只手猛地紧,将她搂了过去。

    “你想不负责任?”原来阎九在蓝彩儿醒来的那刻,就已经醒了。

    他只是假寐,想要看小女人的反应。

    见她副痛不欲生,恨不得头撞死自己的模样,阎九郁闷了。

    “负,负什么责?”蓝彩儿光着身子,被他这般搂着,那两处丰盈贴在他的身上,她脑中,回想起了昨晚两人抵死缠绵时,水乳相融时的场景,羞得脖子和脸都红了。

    “本少的第次给了你,你说要不要负责?”阎九碰触到了蓝彩儿柔软光滑的肌肤,想起了她昨夜到了后头,嘤咛着求饶时的叫声,某个位置又有反应了。

    “我,你,你无赖。”蓝彩儿欲哭无泪。

    “昨晚怎么没骂我无赖,只是叫着相公,夫君,心肝,你这女人还真是翻脸不认人。你看看,把我身上抓的青道紫道的。”阎九贴着她的耳垂,呢喃着恍若情话。

    抓起了她的小手,强迫着她用手指去抚摸昨晚两人亲热时留下来的痕迹。

    “我才没有。”蓝彩儿的声音越来越弱,指尖越来越烫。

    她被阎九翻身压下了身下。

    “那就再重温遍,记得,我的亲亲娘子。”阎九大刀阔斧地准备再来次。

    可就在这时,他眉头拧,低咒了声,将蓝彩儿塞进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自己则是胡乱抓起了条长裤,胡乱套上了,整个过程不超过几个呼吸。

    昨夜,他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在房间里设下了禁制。

    就在刚才禁制被人强行打破了,用脚趾头想,阎九也知道,敢下子打破自己的禁制的人,是谁了!

    巫重黑着脸,冲了进来。

    房间里,还弥漫着强烈的欢爱后的气息。

    阎九苦巴巴着脸。

    “兄弟,你再这样来几次,我迟早被你弄得不举,我娘子的下半辈子幸福可怎么办?”

    “娘子?”巫重抬眉。

    “咳咳,你也认识的,蓝彩儿。”阎九的话,让躲在被子里的蓝彩儿愈发不好意思,巴不得整个人埋进被子里去。

    “你的日子倒是逍遥了,我的女人不见了。”巫重昨晚,找了整整个晚上,都没有发现叶凌月的踪迹。

    他想找蓝彩儿询问,也没见人影,耐着性子,大早来找阎九,打算找这厮帮忙找人,哪知道这厮居然布置了禁制,个人躲起来风流快活了。

    “叶凌月不见了?放心,那女人比我还精明,只有她祸害人的份,别人绝对害不了她。”阎九暗想,叶凌月可不像自家的女人,呆蠢呆蠢的,不留神,就会被人给吃了。

    “不仅仅是她不见了,龙包包,小吱哟还有……薄情那娘娘腔,也不见了。”

    巫重的声音,冰冷的可以冻死人,尤其是提到薄情的名字时,他阵恼火,嘭的声,房间里张上好的黄花梨木的桌子,被直接震成了粉末。

    薄情那死小子,居然敢拐带他的女人,不要让他找到薄情,否则,他必定将那小子直接阉了。

    “哈啾!”

    而此时,雇佣兵城外的群山之间,忽然传来了阵震耳欲聋的打喷嚏声。

    叶凌月和背着龙包包的薄情,经过了彻夜的奔波,在第二天正午,抵达了紫竹岭。

    由于上次,到过紫竹岭,这带的地形,叶凌月等人还算是熟悉。

    “乾坤紫金竹具体的位置,我已经做了记号,我们只要进山,就能找到了。”薄情说着,就准备带叶凌月几人进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