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49章 英雄来救美,扑倒

第649章 英雄来救美,扑倒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蓝彩儿的眼中弥出了泪来,股前所未有的绝望油然而生。

    阎九……

    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刀戈的脸上,他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哪怕是恨,他也要留下蓝彩儿。

    身后,股巨力袭来,只听得轰的声。

    刀戈被掀翻在地,泪眼之中,蓝彩儿只觉得自己身上暖,浑身被人郭得严严实实的,抱在了怀里。

    她抬起了脸来,看到却是阎九黑的跟锅底样的俊脸。

    “阎九。”蓝彩儿看到了他时,就像是找到了宣泄口样,下子大哭了起来。

    原本准备将她狠狠骂通的阎九,下子心里发酸发疼,个字也骂不出来了。

    平生第次,感到自己嘴笨,不知道怎么去安抚她。

    若非是巫重发现,叶凌月不在,从而发现蓝彩儿也不在,他就不会在满城寻找这两个让人头疼的女人。

    更不会发现,他的笨女人,差点就要被其他男人欺负了。

    “蠢女人,哭什么哭,我不是来了嘛。”他只能哑着声音,用着从未有过的耐心,用手指肚,擦拭着她的眼泪,哄着怀里的人儿。

    “你坏死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我好怕,真的好怕。”蓝彩儿哭得很是委屈,鼻涕眼泪大把,她也不客气,全都抹在了阎九的身上。

    种前所未有的心安感,让她不顾切,只想抱着眼前的男人,吐尽切苦水。

    “放下她。”

    刀戈极其狼狈地爬了起来,他迅速套上了自己的衣物,如同被抢了猎物的怒兽,恨不得将阎九撕碎。

    尤其是,他看到蓝彩儿缩在阎九的怀里时,哭着闹着,那般的肆意那般的任性,他觉得自己的心阵绞疼,嫉妒如生了根似的,疯狂滋生。

    只差点点,她就是他的了。

    “刀戈,你有什么立场,让我放下她。今晚你对她所做的切,我,不会轻饶。”阎九前刻,还在柔声安慰着蓝彩儿,下刻,他抬起脸来,周身,空气瞬间结冰,温度低到了冰点。

    优雅的阎九依旧是那般的优雅,只是男子眼中透着的杀机,竟让出身魔门的刀戈,阵头皮发麻。

    股可怕的杀戮之气,直袭向了刀戈的天灵盖,刀戈震惊之余,感觉到股可怕的黑光闪过。

    他只觉得体内的血液,下子凝固住了,掌挥出。

    只听得阎九掌抚出,就如拈扇般矜贵。

    轰隆隆声巨响,刀戈只觉得自己的手腕,磅礴的元力冲斥而来,手骨喀拉声断开,他的身形,往后暴退了数步,狠狠砸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墙壁上,竟是硬生生被砸成了半尺来深的坑洞。

    手上和背部传来的裂疼感,抵不过心中的震撼和痛苦。

    等到刀戈回过神来,阴冷的笑声,还在巷子里回荡,阎九和蓝彩儿早已不在了。

    刀戈心惊。

    那男人的实力,他究竟是谁?

    无论他是谁……他抢走了蓝彩儿。

    刀戈的心,点点地冷了下去。

    种可怕的,想要毁灭切的**,吞噬着他的意志,他,定要把蓝彩儿夺回来。

    深夜,只听得嘭的声,整个青云楼都被这声巨大的踢门声给吵醒了。

    只听到个声音,睡眼朦胧的老板被吓了个半死。

    “准备热水,送到天字二号房。”

    又是阵关门的巨响声,蓝彩儿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阎九丢在了床榻上。

    天字二号房是阎九的房间。

    蓝彩儿此时,已经酒醒了不少,哭也哭够了,她不敢看阎九,只好抱着阎九床上的棉被,把自己裹成了蚕茧状,脑袋埋在了被子里,不敢吭声。

    方才,她只知道,阎九身上忽然爆发出股可怕的能量,只是招,就将刀戈给逼退了。

    刀戈的实力,至少也在轮回四道,阎九居然招把他打退了。

    妈呀,这么厉害的家伙,以后自己还是少跟他斗嘴的好,免得他哪天个心情不好,就把自己给灭口了。

    阵衣物梭梭的声音,蓝彩儿狐疑着,探出了脑袋,恰好就看到阎九把上衣脱,丢在了旁。

    阎九素喜干净,身上被蓝彩儿方才又哭又闹,抹了身的鼻涕眼泪,回来,就把衣服给脱下来了。

    门外,传来了小二战战兢兢的声音,是来送洗澡水的。

    那小二把水搬进来时,看到阎九的床上高高隆起的被褥,脸暧昧的笑,连忙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了两个人。

    蓝彩儿有些尴尬,她咳了几声,刚想说话,棉被却下子被掀开了。

    “你,你干什么?”

    蓝彩儿还未来得及说完,整个人就被如剥粽子样剥去了衣服,丢进了浴桶里。

    她冷不提防,呛了几口热水。

    “死阎九,你要呛死姑奶奶啊。”蓝彩儿生气,哪还顾得上害怕。

    “干什么?把你身上的气味洗干净!”阎九抱着蓝彩儿回来时,想起了自己若是再迟去步,这女人就要被人吃干净了,想到这里,他就恼火。

    蓝彩儿愣了愣,再看看身上,胸口,腿间,仿佛都还留着刀戈的痕迹。

    他在嫌弃她?

    蓝彩儿鼻子酸,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她从不是个爱哭的人,就连当初失恋时,也没像这次这样难过,痛苦过。

    可是今晚,这两个男人,气得她把这辈子该哭的眼泪都流光了。

    听到了身后,阵压低了抽泣声。

    阎九浑身僵。

    “哭什么,我又没有欺负你,女人就是麻烦。”阎九有些手足无措,他深吸了口,转过了身来。

    氤氲的雾气中,蓝彩儿缩成了团,漂亮的眼,哭得红红的。

    她的长发,洒落在身上,湿漉漉的,浑身都是水珠子。

    这副景象,让阎九下子口干舌燥了起来。

    他时之间,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摆,忽的听到阵水声哗然,双滑溜溜的手臂抱住了他。

    “那你,帮我把身上的气味去掉。”蓝彩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魅惑,许是最后的那点酒力发作了,拼尽了全身最后丝勇气,她脱口而出,成了句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