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41章 治病?用嘴吸?

第641章 治病?用嘴吸?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十三,我是来看病的。”来人步伐轻快,副讨好的笑容,走了过来,他手上,还拿着五个牌牌。

    怎么又是他?又来看病了?

    在雇佣兵城这个大染缸里,素来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

    叶凌月会看病,还会解毒的事传出去后,不少雇佣兵都会上门求医。

    由于求医的收取的积分,比起出任务还要快很多,本着不赚是傻子的原则,叶凌月就干脆在在哦炼器铺子里,开设了个小型的诊所。

    每日限发五个牌子,只接待五个病人。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薄情就认准了叶凌月就是鸿十三,每天没事找事就往小铺子里闯。

    叶凌月自然是抵死不承认的,个巫重,个凤莘的桃花债她都纠缠不清了,再多个薄情,她真是要焦头烂额了。

    她拎着扫把,赶了薄情几次,可薄情非但赶不走,还跑得更勤快了。

    这几天,他干脆就在外面,把发出去的天五个看病用的牌牌都买了下来,包了叶凌月整天的时间。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说的什么十三。”叶凌月原本就染黑的小脸,变得更黑了。

    “你就是十三。这么阴险,这么会算计人,天下独无二,就是我的十三。”薄情眨巴着双好看的桃花眼,冲着叶凌月傻笑。

    早前,因为气味不同,他差点就错过十三了。

    可自打叶凌月坑了洪玉郎等人把后,薄情反倒发现了破绽。

    那阴险不要脸的劲头,外带每次坑人成功后,笑得弯弯如新月的双眸,那就是他的鸿十三啊。

    蓝彩儿丢给了叶凌月个无比同情的眼神,很自动地去里面的冶炼房,游说小笼包给自己炼件灵器去了。

    她知道,这个薄情来,不纠缠叶凌月天,那是不会走的。

    “薄队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我这里是看病的,你生龙活虎,无病无痛的,不要碍着我行医坑人……救人。”叶凌月无视薄情。

    “谁说我没病啊,我有病啊,还病的不轻。”薄情速度极快地,将叶凌月店铺里的那把扫把藏在了身后,免得叶凌月又发飙赶人。

    见了他的举动,叶凌月愈发无力。

    “薄队长,你倒是说,你这次又犯了什么病?”

    薄情已经连续二十多天,出现在她的铺子里了。

    从伤风头疼脑热,再到腹泻、四肢无力、晚上说梦话梦游,再到胃口不好脚抽筋,叶凌月怀疑,除了怀孕以外的病症,薄情全都用上了。

    “我被毒蚊子叮了,是山林里的剧毒蚊子,你看个贼大的包,怎么都下不去,我怀疑我快死了,临死之前,就跑来看你最后面了。”薄情毫不犹豫,撩起了衣袖来。

    比女人还要细腻柔滑的手臂上,果然有个大红疙瘩,上面破了血留了脓,样子还挺那么像回事。

    薄情才不会告诉叶凌月,为了找到个病因,他这几日翻来覆去,夜不成寐。

    好不容易,才让他想到了毒蚊叮咬这么个好办法。

    他昨天就跑到了山林里,脱得光光的,就为了被毒蚊王咬上个包,可惜,作为福泽极其深厚的“聚宝童子”,薄情的运气,那是好到爆的。

    在山林里吹了夜的凉风,他就只有手臂上被叮出了个规模不小的大包。

    这不大早,他就迫不及待来“看病”了。

    叶凌月仔细看了几眼那个包包,的确是种极其厉害的毒蚊咬的,若是不医治,过几天会溃烂开。

    薄情长得这么花容月貌的,若是手上留下了个大脓包,那景象,可是有够碍眼的。

    叶凌月揉了揉太阳穴,对薄情真是点法子都没有。

    这厮,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看在他这么多天,送了自己近万积分的看病前的份上,她就帮他治治好了。

    “可能会有些疼,忍着。”说着,叶凌月取出了把造型很是特殊的刀子,这把刀子,是叶凌月从云笙那里借鉴过来的。

    听云笙说,这是她老家的种特殊刀子,用来切割伤口很方便,刀子的名字叫做手术刀。

    叶凌月试用过次,觉得好用,就让云笙画了个草图,自己又选了上等的玄铁,融合了部分的星涎铁,炼制了把,果然很好用。

    见叶凌月手中的那把刀,奇形怪状,寒光闪闪,薄情那张漂亮的不像话的脸,刷刷刷白了。

    “十三,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换个法子,我怕疼,还晕血。”

    “要排干净毒血,只能开刀。”叶凌月目无表情。

    “那,开刀前,你抱着我或者我抱着你,这样我胆子大点。”薄情继续脸色发白。

    “治不治,随你,再不排除毒血,你这只手臂就得废了。”叶凌月瞪他。

    “真没其他法子了?”薄情声音越来越弱,身子板抖得跟秋风扫落叶似的。

    “还有个法子,就是把毒血吸出来。”叶凌月见薄情副要昏厥过去的模样,迟疑了下。

    “吸,是用嘴嘛?要是你帮我吸我不介意的。”薄情立马笑得更朵花儿似的。

    十三帮他吸毒血,这场面,想他就觉得很美好。

    “薄队长不介意的话,在下可以帮你吸。”

    薄情的欢喜,还没持续几秒,身后个极其不善的声音,让薄情的笑挂不住了。

    小小的铺子里,又走进来了两个人。

    正是巫重和阎九。

    这仨都是高个头,往小店铺里站,空间下子逼仄了起来。

    “谁要你吸了,本少可没有断袖的癖好。”薄情站了起来,和巫重相持而立。

    “哦?少宗主不喜欢男人嘛?那当初在阎城外,喊着让鸿十三的人是谁,和洪玉郎牵扯不清的又是谁?”巫重冷视着薄情。

    阎九自然已经将薄情痴恋“他的女人”的事,转告给他了。

    叶凌月脸的头疼,身后的阎九则是脸看热闹的神态。

    生命中,总是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是命中注定的,譬如说,巫重和凤莘,爱上了同个人。

    再譬如说,薄情眼就喜欢上了鸿十三。

    再或者说,从第次碰面开始,巫重和薄情就互相不对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