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24章 坑人小能手

第624章 坑人小能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拿到了诸葛易的积分后,叶凌月才发现,诸葛易的积分,竟然比洪玉郎还要多些。

    他是炼器师,这阵子,光是炼器,就赚了不少的雇佣兵积分。

    叶凌月看着积分卡,脑中灵光现,想起了什么。

    收了人家的积分后,叶凌月就开始给洪玉郎疗伤。

    她有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在手,哪怕是没有鼎息在手,也能辨认出,洪玉郎中的是什么毒。

    “什么,你不是说可以直接治好玉郎的毒嘛,这时候又要什么地毒龙”诸葛易还在心疼自己的积分嘞,哪知道叶凌月看了伤势之后,提出了只有找到“地毒龙”,洪玉郎的伤才能治。

    “诸葛易,我只是说了,能治好他的病,我负责开药方,你们负责找解毒的材料。难不成,天下还有哪个医师还负责看病、开药方、找药、煎药条龙服务的”叶凌月耸耸肩。

    “你”诸葛易被质问地咬口无言。

    可转念想,叶凌月好像说得也没错。

    就像是他炼器,从来都是拿了人家的好处,再要求丢放提供炼器材料的。

    “那地毒龙是什么东西,老夫时半会儿,又该去什么地方找”诸葛易郁闷不已。

    “想要知道先拿万分积分。”叶凌月不慌不忙道。

    洪玉郎和诸葛易的脸色,难看的都要拧出水来了。

    “黑月,你欺人太甚。”洪玉郎气得,只差没口血喷出来。

    “反正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找不找得到地毒龙,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叶凌月也懒得多说,转身就要走。

    “慢着,那万积分我给了。”刀戈也是脸的头疼,他也没想到,黑月会那么难缠。

    “那就谢谢刀队长了,刀队长果然是天字第号的大好人大蠢蛋。我这就去找地毒龙。”叶凌月见了积分,小脸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立马溜得没了人影。

    无耻,真是太无耻了。

    见叶凌月动动嘴皮子,就抢了两万多的积分,那阴损的本事,真的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叹为观止啊。

    旁的薄情,却是怔怔望着叶凌月的背影,脸的若有所思。

    方才那语气,还有那见钱眼开,爱算计人的模样,他怎么感觉那么熟悉。

    没过个时辰,叶凌月就回来了。

    而她带回来的所谓的“地毒龙”,也让所有人大开眼界。

    那居然是十几头,黑漆漆,身上还长满了绿苔藓的毒水蛭。

    “你,你要干什么”

    洪玉郎吓得头皮发麻,他自小娇生惯养,最见不得这种恶心的虫子。

    “治病,别小看了这种毒水蛭,外敷内服,你的毒才会彻底痊愈。”叶凌月黑黑的小脸上,闪动着邪恶的光芒。

    “你不要过来,黑月,你宁可毒死,也不要吃那”

    洪玉郎还未说完,叶凌月就冲着帝和煞使了个眼色。

    两人也反应很是迅速,左右,夹住了洪玉郎。

    这两人,光是气场,就足以吓得洪玉郎不敢动弹。

    阎九捏住了他的嘴,叶凌月将几条毒水蛭,塞进了洪玉郎的咽喉。

    冰冷,黏糊的毒水蛭,钻进咽喉,洪玉郎就浑身发抖,不等两个人松开,他就剧烈呕吐了起来。

    “还有几条,连着三天让他敷在脸上,他的毒就可以解了。不过,毒水蛭只能解毒,想要恢复他的容貌,那已经是不可能了。”

    叶凌月把那几头恶心的小虫,丢给了诸葛易。

    洪玉郎呕吐了几下,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毒水蛭却没有吐出来,又听到自己的容貌,不能恢复,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是你我知道是你,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洪玉郎见识了黑月的手段,心中的怀疑更加肯定。

    黑月果然就是叶凌月,那个贱人,用尽了切手段,要害他。

    还未骂完,只听“帝”豁然出手。

    “手下留人,帝队长。”

    刀戈心知不妙,就要阻拦,哪知他的手落了个空,他甚至看不清帝是怎么出手的。

    洪玉郎哀嚎了声,下巴已经被帝给卸了下来,他呜呜咽咽着,疼得鼻涕眼泪混着血水,很是恐怖。

    “刀戈,管好你的人,否则下次你就等着收尸。”帝冷冰冰的丢下句。

    啪啪啪,龙包包小朋友拍得手掌都要烂掉了。

    “帝哥哥好厉害。”

    帝这次出手,却是艳惊四座,尤其是早前对帝的实力还存在怀疑的人,心中都很明白,这位“帝煞”的队长,实力恐怕还在刀戈之上。

    诸葛易也被吓得老脸发白,扶起了早已不成人形的洪玉郎。

    “两位,你们看,时辰也不早了,还是启程吧。”黄管家抹了把汗,催着众人快点出发。

    按照早前的约定,今日是蓝彩儿在前头探路。

    半路上,龙包包小朋友走不动了,可他今日,死活不让其他人背,缠着“帝”,让他背自己。

    “小笼包,你胆儿肥了,得,我委屈点,我背你好了。”阎九捏捏龙包包的脸颊,这小屁孩的脸软乎乎的,甚是好捏。

    “不要。我要帝哥哥背,他比你高,比你壮,用蓝姐姐的话说,他是攻,你是受,我才不要你背,免得被你传染嘞。”龙包包满眼崇拜地望着帝,大眼睛里,只差冒出粉红泡泡了。

    让阎九更意外的还在后头,巫重那小子,这次,居然没有发作,还好脾气地抱起了龙包包,让他骑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从未坐过“马马”的龙包包高兴的咯咯笑了起来,小脸晒得红红的。

    黄管家看到了,却是欣慰地用衣袖摸了摸眼泪,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阎九看得目瞪口呆,心中忽然闪过了个念头,人不可貌相啊,这究竟是巫重还是凤莘啊。

    正琢磨着,阎九忽然留意到,身后夏家三姐妹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阎九立马想起了,龙包包方才说的话。

    龙包包这么小年纪,哪里知道什么攻什么受,只是听着蓝姐姐早上带他去梳洗时,愤愤不平地像叶凌月吐槽,就记了下来。

    那女人居然敢说我是受,你给我等着,阎九听,俊容失色,磨着牙,就去找蓝彩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