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19章 爹娘角色扮演

第619章 爹娘角色扮演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营账就这样分配好了,龙包包和叶凌月、帝个营账,蓝彩儿和阎九个营账。

    入了夜后,叶凌月只好带着龙包包钻进了营账,帝紧跟着,也走了进来。

    “帝煞”带着的都是简易帐篷,帝那样的高个子,进来,帐篷就显得狭小了许多。

    叶凌月不敢和帝对视,将龙包包往被窝里塞,哄他快睡觉。

    可龙包包直不肯睡啊,他翻来覆去,直折腾到了深夜。

    “黑姐姐,包包睡不着哎,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龙包包自己不睡,也不让叶凌月睡。

    “五音不全,我不会唱歌。”叶凌月没好气着,她辛劳了天,这会儿困着呢。

    “那我睡不着。”龙包包眨巴着眼,在被子上翻来滚去。

    叶凌月这会儿悔得场子都青了,她就不该答应陪着小笼包睡觉。

    “小祖宗,你到底怎样才肯睡。”叶凌月无语了。

    “你不唱歌我就不睡,要不,帝哥哥你讲故事给我听”小笼包见叶凌月不肯唱歌,就磨蹭磨蹭,把主意打到了“帝”身上。

    后者挑眉,刀子似的目光嗖嗖飞了过来,瞬间就把叶凌月的睡意全都吓没了。

    龙包包却是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讲故事嘛,讲故事嘛,别人家的小孩睡觉前,爹爹都会讲故事,娘娘都会唱歌的。”

    “死孩子,这么爱听唱歌爱听故事,回家找你爹娘去。”叶凌月也被惹毛了。

    她个傻子,从小到大睡觉都没听过歌没听过故事嘞。

    叶凌月这么凶,龙包包的大眼里,立刻弥起了泪水来。

    “包包没有爹爹和娘娘,在包包出生那会儿,他们就在炼器时,丹鼎爆炸死了。”龙包包的话,听得叶凌月和巫重愣。

    两人都没想到,这个看着天真活泼的小孩,居然自小就是个孤儿。

    “包包,对不起啊,姐姐不知道。”叶凌月的心中,阵阵的抽疼。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不幸了。

    想不到龙包包比还可怜,至少她还有娘亲,还有彩儿姐,义父义母。

    难怪他年纪这么小,就个人外出。

    想了想,叶凌月决定,还是唱歌给龙包包听了。

    “我唱小星星给你听好了我记得不大全了,只能唱个大概。”叶凌月绞劲了脑汁,模糊记忆中,好像有那么首歌曲,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有人唱过给她听。

    “闪闪亮晶晶”

    少女甜润的嗓音,静静地回荡在营帐里。

    龙包包趴在了叶凌月的身上,眼皮子越来越沉,到了最后终于睡了过去,他的小手,抱着叶凌月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睡得很熟的龙包包,嘴里还呢喃着。

    “黑姐姐,帝哥哥,我们辈子都不要分开。”

    叶凌月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她拍了拍小笼包圆滚滚的脸。

    “我们会直在起的。”叶凌月轻声说道,看着小笼包睡着了,她松了口气,已经是后半夜了,该轮到她守夜了,正准备抽回手时,她发现道灼热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帝正凝视着她,他的眼神中,似乎跳动着两簇火苗,那火苗触即发,好像随时要将她吞噬掉。

    叶凌月心中漏跳了拍,下意识就要躲闪。

    “你睡吧,今晚我守着。”

    她有些意外,再抬头看时,队长已经转过了脸去,仿佛方才那两道灼热的目光只是她的幻觉。

    营帐里,很快就传来了呼吸声。

    整个夜晚,叶凌月都觉得,仿佛有两道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她仿佛听到了,有个人用温柔而又缠绵的声音在她耳边说。

    “叶凌月,上天入地,我都会与你在起的。”

    那声音像极了凤莘,因为只有凤莘,才会有那么温柔的嗓音吧。

    同样的夜,在另外边的营帐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模样。

    蓝彩儿自进了营帐后,就副高度戒备的模样,缩在了营帐的最角落里。

    至于阎九,则是大喇喇地走了进来,直接就往地上躺。

    蓝彩儿进营帐时,就已经后悔了。

    她干嘛意气用事,拒绝了宋净云的邀请,她完全可以让刀戈和阎九睡个营帐啊。

    这下子可好,孤男寡女的,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她看阎九长的是人模人样的,但谁知道,会不会半夜兽性大发。

    就在蓝彩儿胡思乱想时,她听到了阵酣睡的声音。

    靠

    这该死死的男人,居然睡着了。

    再看,他居然把床铺全都霸占了。

    说好的轮流守夜呢,作为男人,他居然自己先睡了。

    蓝彩儿恼了,她腾地跳了起来,冲到了阎九的身前,拽住了他的手,就往外扯。

    哪知刚碰到阎九的手,她的双手下子被扭转了过去,被只大掌高高举过了头顶,不等蓝彩儿反应过来,她就感觉到,个高大的黑影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尖叫了声。

    本还在睡觉的阎九,正将她压在身下,双眸,似笑非笑落在了她的脸上。

    “装什么装,有胆和我睡个营帐,就该想到,会发生什么。小蓝子,你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不可否认,你的身材很好。”阎九说着,坚硬的身子,又往蓝彩儿的身上压了几分。

    只是隔着衣料,他能感觉到女子柔软的如同水样的身子。

    蓝彩儿的脸上是多了块胎记,可她的身形却是真材实料的,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的,尤其是阎九将她的手高高举过了头,让她的身子,就如张绷紧的弓,显得胸口愈发挺拔,刺激着阎九的眼。

    “混蛋,你就不怕我喊出来。”

    蓝彩儿感觉到男人身上传过来浑厚的气息,以及他越来越烫的身子,有些怕了。

    她这才发现,和她斗嘴时的副队长,和夜晚的副队长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大可以喊出来,最好是让刀戈和宋净云都听到。不过,这会儿,他们应该也在亲热,只怕无暇顾及你这个小丑女了。”阎九嗤笑了几声。

    果然,在他说完之后,蓝彩儿的脸色唰的下子就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