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96章 女领主危机

第596章 女领主危机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醉仙居里,叶凌月正在帮凤莘处理伤口。

    细细碎碎的瓷片太多,叶凌月只能是点点用针来挑出碎屑。

    “酒杯和你有仇不成,没事捏着玩”叶凌月没好气着,弯弯的眉皱在起,跟两条小蚯蚓似的。

    “别皱眉,会长皱纹。”凤莘哑然失笑,伸出了没有受伤的左手,揉了揉叶凌月的眉头,试图想将她额头的那个小小的“川”字揉开。

    她两只手都抓着凤莘的右手,时之间,也没有去理会他那只在自己的脸上,为所欲为的“爪子”。

    凤莘的手改而扯起了她的缕发丝,在手中把玩着。

    “也不看看是谁害的,你方才和夜前辈说了些什么”叶凌月随口问道。

    “你很喜欢那位夜前辈”凤莘的语气有些不自然,若是细细品味,还能嗅到丝丝酸味。

    叶凌月方才望着夜北溟的眼神,是凤莘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的。

    夜北溟,那是个让任何女人,都不能忽视的男人。

    凤莘也看得出,夜北溟对于叶凌月的态度也是不同的。

    他面对外人时,冰冷的能让空气瞬间凝固住,可是看到夜夫人和叶凌月时,眼神却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不过好在,凤莘看得出,夜北溟看叶凌月的眼神中,除了慈爱和欢喜之外,没有男女之情。

    那是个专情的男人,他身旁的就是他此生的挚爱。

    “夜前辈那样的男人,应该不会惹人讨厌才对,他很强,而且很专。我听夜夫人说过,他们是经历了很多磨难才在起的,中途还曾生离死别过。”叶凌月提起了那对夫妻时,语气柔和,眼中还带着几份憧憬。

    若是说,洪放的存在,让她对男女之爱,近乎绝望,那云笙和夜北溟,就是她心中夫妻相处的模范,若是她婚后也能

    叶凌月打了个哆嗦,她在想什么,婚后

    都怪夜夫人,方才在厢房里时,两人聊了许多,当时夜夫人就问她,有没有心上人。

    她尴尬地回答没有,可脑海中,却鬼使神差地出现了凤莘的脸,更诡异的时,在下刻,她的脑中还出现了个金色的面具。

    如此的念头,差点没把叶凌月骇了个半死。

    她居然三心二意到,同时在意起两个男人了。

    叶凌月自我唾弃了起来。

    因为分神,她手中的抖,凤莘原本就破开的伤口,顿时血流不止。

    叶凌月慌忙用丹药,替凤莘止血,后者却是拧起了眉来,他将叶凌月方才的失态,理解成了她喜欢夜北溟那样强大的男人。

    世上又有几个女人,能抗拒得了,个强大又足够专情的男人。

    也许,他真该好好考虑下,夜前辈所说的话。

    他和巫重之间,若是能够水火共济,就能保护好叶凌月,只是,他真的能驾驭得了巫重嘛

    两人此时,各怀心事,过了会儿,凤莘的手,被包扎好了。

    蓝彩儿也带着那对母子走了出来。

    云笙的医术,的确了的,连雪翩然都没法子治好的伤,云笙非但治好了,而且那孩童没过刻钟就能正常下地了。

    蓝彩儿方才,带着母子俩下去梳洗吃饭,再回到叶凌月的面前时,母子俩犹如换了个人似的。

    那孩童依旧瘦弱,但洗干净后,唇红齿白,很是俊秀。

    至于那名妇人,也不像是般的乞丐婆。

    “谢谢两位,救了我们母子俩名,狗娃,给恩人磕头。”妇人也知,今日如果不是遇上了叶凌月,她和儿子,早已被打死了。

    她忙命了孩童跪下,给叶凌月结结实实磕了几个响头。

    “夫人,不要客气。我看你们不像是乞丐,为何会沦落到夏都的街头行乞”叶凌月奇怪着。

    “不瞒姑娘,我们是紫竹岭带村民,原本在山中安居乐业。”那妇人如实说道。

    原来,母子俩是外地来的。

    几个月前,忽有传言,说在紫竹岭带,发现了珍稀的乾坤紫金竹林。

    后来就有大量的雇佣兵还有些中原带的恶势力,都涌入了那里。

    他们霸占了当地的村庄,杀了无数的村民,运气好些的村民,就逃了出来。

    妇人的丈夫,在半路上为了保护娘俩死了,母子俩就随着些村民,逃了出来。

    她们原本想去投奔北青,请北青出兵,帮忙赶走那些匪徒,可是北青国说紫竹岭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不让她们进城。

    母子俩和村民们无奈之下,只能是进入了大夏,又沿途路乞讨到了夏都,但是到了夏都后,大夏的官府又说紫竹岭也不是他们的国土。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妇人说着,心酸地抹了抹眼泪。

    就这样,她们到北青也不是,到大夏也不是,家园被占,也回不去,有没有身份文书,不能工作,只能是在夏都当了乞丐,有顿没顿,这才会发生了狗娃被打的事情。

    “岂有此理,这种事,官府怎么能不管,你告诉我,紫竹岭在什么地方,我这就让我爹,带兵去剿灭了那些匪徒。”蓝彩儿听,拍案而且,柳眉倒竖。

    “姐姐,你先不要冲动。平日叫你多看些书,你老是不看。就算是你去求义父,他也不会派兵给你去平叛的。”

    叶凌月揉了揉眉心,拉住了火冒三丈的蓝彩儿。

    “为啥这和我看书有啥关系,难道那个紫竹岭有什么问题”蓝彩儿困惑着。

    “蓝大小姐,你若是看了书,应该会知道紫竹岭是块很特殊的地域。”

    凤莘笑着解释道。

    原来,自古以来,紫竹岭就属于大夏和北青之间的块争议区域,那里穷山恶水,听说还有很多连轮回境武者都不能踏足的险地。

    北青和大夏的驻军,早年进入那里时,都曾出现过整只军队离奇失踪的怪事。

    久而久之,两个国家就都不乐意,管理紫竹岭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两国的官府,都把难民轰了出来的缘故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看着大嫂母子俩还有那些难民们都无家可归”蓝彩儿挠了挠头。

    “那倒不至于,以前紫竹岭的事没人管,可就在几日前,紫竹岭已经有人管了。”凤莘笑道。

    “谁”蓝彩儿好奇着。

    “可不就是我嘛,呵呵,我恰好记得,夏侯颀赏赐给我的那大片土地里,恰好有紫竹岭。”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跳进了夏侯颀挖的个大坑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