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94章 现代的医术

第594章 现代的医术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事情的经过,我待会再解释,姐姐,你替我们安排个干净的厢房。”叶凌月见云笙脸的常色,想来她对于治疗孩童有万全的对策。

    方才,她也看了下孩童的情况,孩童之所以头疼,是因为他的脑袋里,有块黑色的斑点。

    体内有内伤,难怪方才雪翩然没法子彻底治愈。

    那块斑点,叶凌月若是用鼎息能彻底清除掉。

    叶凌月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是云笙失手,自己再出手。

    进了厢房后,云笙让那位妇人和凤莘,都等在了外头,独独叫了叶凌月进去辅助她。

    叶凌月制住了孩童的双手双脚,云笙走上前来,只见她手上,忽然多了把形状怪异的小刀,想来她身上,也有类似于储物空间的东西。

    只是,云笙拿出了那把小刀后,竟直接准备切开孩童的头部。

    饶是叶凌月,也不禁神情大变。

    难怪云笙不让其他人进来,光是切开脑袋这个举措,足以让所有人误以为,云笙想要杀人。

    “你不信我能治好他”云笙嫣然笑中,带着绝对的自信。

    叶凌月没有迟疑。

    “我信你。”

    对于云笙,虽然只是见过两次面,可叶凌月近乎是无条件相信。

    仿佛冥冥之中,眼前这名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女子,所做的任何事,她都可以无条件的相信,只因为,她是云笙。

    “好孩子,帮我拿着手术刀。”

    云笙面上闪动着慈祥之色,她抬起了手来,想要抚叶凌月的脑袋,却发现,叶凌月的身量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

    她怔了怔,眼神里,有道异光闪过。

    女儿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缠着自己,要陪自己起做手术的小女娃了。

    眨眼,她重生了,成了别人的女儿,喊着别人“娘亲”。

    云笙将手落在了叶凌月的肩上,拍了拍,取出了成套的手术刀。

    叶凌月也感觉到云笙情绪上的波动,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云笙拿出来的奇怪工具给吸引了去。

    那是把把,大小不同,形状怪异的刀,像是用上好的铁打制而成,云笙还丢给了她件白色的长褂子和个罩子,叶凌月下意识地穿戴了起来。

    云笙很快就开始治疗。

    她命叶凌月帮忙递送工具,擦汗,叶凌月愣了愣,发现她居然像是很熟悉样,照做。

    脑海中,有个很朦胧的影像。

    明亮的灯光下,狭窄的茅草屋内,妇人说道。

    “月儿,不要怕,这个叫做开颅手术。只要把里面的淤血排干净,缝好针线”

    女子温柔慈祥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月儿月儿究竟是谁,为何会如此熟悉。

    叶凌月的太阳穴,突突的做疼,好像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似的。

    叶凌月怔愣之间,云笙的治疗已经完成了,孩童的头部的淤血已经彻底清理干净了,她纯熟的缝线,然后用术法愈合伤口。

    和方才在街上冷酷的模样不同,此时的云笙,身上好像朦了层柔和的光辉,那光辉,触疼了叶凌月记忆中的某个片段。

    有滴热意,从脸上滚落,叶凌月随手拂,本以为是汗水,哪知道确是

    “傻孩子,怎么哭了是吓得吧”云笙回过头来,见叶凌月红了眼,有些慌了。

    她这个女儿,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孩子,怀她那会儿,夜北溟昏迷了近年,孩子生下来时,先天体弱。

    小时候的月儿,是个从小就爱笑的孩子,那怕是她陨落的那时候,她也从未哭过。

    “夜夫人,不好意思,我时有些伤感。孩子的病都好了”叶凌月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她局促地擦了擦眼,再看看孩童,用鼎息查看之后,叶凌月发现,云笙的治疗堪称完美。

    孩童的呼吸已经恢复了正常,脸色也红润了很多,头部也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伤口。

    可以肯定,云笙掌握了种,远高于星力的神秘力量。

    叶凌月早就觉得,云笙不像是大夏,甚至也不是大陆上的人,她似乎来自个神秘而又遥远的地方。

    可叶凌月也清楚,那是云笙自己的秘密,她若是不说,自己也绝对不多问。

    “你也懂得医术”见叶凌月检查孩童的手法很是纯属,云笙微诧。

    女儿重生前,虽然天资聪慧,可性子更像是夜狐狸,对丹药和医术向不是很喜爱,倒是自己的小儿子,更精通医术。

    想不到,叶凌月重生了次,倒是对医术上了心。

    “算是略懂皮毛,比起夜夫人来差远了。”叶凌月可不敢班门弄斧。

    她所谓的医术,靠的都是乾鼎神秘的那股白色鼎息,那最多只能算是作弊器,遇上了云笙那样真正的医术高手,压根不够看。

    “医术博大精深,你年纪又小,我本该多传授你些,但医术之事,不能急于求成。今日我们既然是遇到了,我就传授你些基本的医术手法。”

    云笙趁着这次机会,将自己神农脉的医术倾囊相授。

    两女在厢房里,呆就是呆了半天,期间凤莘和蓝彩儿等人,都守在了外面。

    那名孩童的娘亲,因为饥饿加上伤心,体力不支,被蓝彩儿命人先安排休息去了。

    直等到了傍晚前后,蓝彩儿有些沉不住起气了,正欲进去,却被凤莘拦住了。

    “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我看那位夜夫人,是个世外高人,由她出手,孩童必定不会有事。”凤莘安抚道。

    这时候,醉仙居的掌柜来禀告,醉仙居外头,有位陌生的男子,说是来找他的夫人,那男人姓夜。

    凤莘和蓝彩儿于是走了出去,只见大厅里,站着名男子。

    看到了那名男子时,蓝彩儿和凤莘反应各异,

    蓝彩儿不禁打了个哆嗦,而凤莘,却是微微动了容。

    这名男子,分明就是那晚,自己在侯府遇到的神秘男子。

    他竟然就是那位夜夫人的夫君,夜北溟。

    蓝彩儿不敢怠慢,忙将云笙在施救的事告诉了夜北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