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90章 街头的争执,再遇神医

第590章 街头的争执,再遇神医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459

    青碧之事事发后第二天,夏侯颀下旨,册封青碧公主为青嫔,在被册封的当天,青碧公主就被打入了冷宫,此后的数十年里,直到青碧郁郁寡欢死在了冷宫里,她都没能再见到夏侯颀面。

    而北青也再无人过来看她眼,可北青和大夏的联盟关系,却因为这次名存实亡的联姻,保持了近十年。

    直到夏侯颀真正成长起来,北青又发生了动荡,最终大夏吞并了北青,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在青碧被册封进宫的同天下午,夏侯颀允了叶凌月辞去掌鼎的职务,但他保留了叶凌月月侯的封号,且将西夏平原从东到南,包括古森林在内的片广袤的土地都赐给了叶凌月作为领地。

    “臣女叶凌月,多谢圣上。”

    朝堂之上,叶凌月的声音掷地有声,那个端坐在了龙椅上的男子,在命人宣完了这道圣旨后,就如被人抽了魂似的,往昔俊秀明朗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光亮。

    他缓缓闭上了眼,不再发话。

    文武百官,悄无声息,个个退下。

    他们知道,这刻,夏帝的心中是寂寥的。

    “夏侯颀,谢谢。”

    叶凌月是最后个离开的,她轻声说了声。

    在她走出金銮殿的那刻,夏侯颀猛地睁开了眼,金銮殿上空荡荡的,夏侯颀失了心般的难受。

    叶凌月之余夏侯颀,她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场梦。

    是梦,总是会醒的。

    金銮殿外,阳光正好,叶凌月深吸了口气,明媚的小脸上绽出了个特大号的笑容。

    辞官后的日子,叶凌月下子变得清闲了起来。

    灭了洪府和沙门后,鬼门已经在夏都发展的风声水起。

    尤其是叶凌月靠着赌坊赢来的钱,顿时变得财大气粗。

    考虑到,叶凌月即将前往领地上任,燕澈和癞姑也开始转移鬼门的产业。

    叶凰玉和聂风行成婚之后,和女儿叶凌月商量了番,还是决定留在大夏,辅佐聂风行管理军部的事务。

    叶凌月倒也没有勉强,毕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要娘亲过得好即可。

    得知女儿要前往遥远的西夏平原,叶凰玉初时还有些不舍,可想到了女儿的天赋,留在大夏,也委实可惜了些,才忍疼答应了叶凌月。

    数日之后,叶家的干家眷也陆陆续续到了夏都,准备在夏都扎根。

    倒是叶流云参加完的大夏御前比试后,要返回宗门继续学艺。

    叶流云早前和叶流云不熟悉,不过经历了这次御前比试后,与这位本家的姐姐倒是相处得颇为融洽,两人年龄脾气相近,成了莫逆之交。

    叶流云离开的当日,叶凌月和叶银霜亲自送她到了城门口。

    “两位妹妹,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叶流云笑盈盈着,临行之前,想了想,她停住了脚步。

    “凌月,其实我觉得若是你真的想提升自己武学上的修为,最好的法子还是加入宗门。我听我师傅说,每年,包括三宗在内的各大门派,都会对外招收新弟子,你若是有兴趣,可以留意番。”叶流云自己所在的宗门,只是个二流宗门。

    但仅仅是这个二流宗门,已经让叶流云的修为,远胜同龄人。

    当年,叶流云也是靠了大机缘才加入了宗门。

    “多谢姐姐提醒,不过我这人性喜自由,门派里,尤其是那些大宗门里规矩太多,委实不适合我,我还是,当我的逍遥女领主得了。”叶凌月咧嘴笑了笑。

    人各有志,见叶凌月心意已决,叶流云也不好再多劝,姐妹三人,在夏都城门口依依话别后,这才各自离开了。

    两女回了夏都后,正赶上了赶集,街道上四处都是人。

    叶银霜爱热闹,就拖着叶凌月,挤进了人群。

    奈何人实在太多了,叶凌月没多久,就在人群中,和叶银霜分散了。

    没走几步,就听到前面阵喧嚣,不少人聚集在起,似在吵闹着什么。

    “这位姑娘,你打了人,还想就这样离开?”

    叶凌月本不欲多管闲事,可听到了声音,觉得很耳熟,回想,认出了那声音,正是夜夫人云笙。

    婚宴那晚,叶凌月忙于招呼宾客,等到她回过神来时,云笙已经不见了。

    叶凌月和云笙见如故,事后还有些后悔,没有打听云笙在夏都的住处。

    她和娘亲叶凰玉的性命,都是云笙救的,理应登门拜访才对。

    哪知今日,却让她再遇到了云笙,叶凌月走上前去。

    起争执的地方,是家装饰很是豪华的酒楼。

    由于吵闹的缘故,酒楼请前面已经聚了群人。

    场面有些混乱,个四五岁大的孩童被名妇人抱着,两人都是衣衫褴褛,看就是夏都里的乞丐。

    妇人痛哭流涕着,孩童的脑门上,破了个口子,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

    再看云笙,正拦下了名女子。

    那女子叶凌月看着有些眼熟,回忆,不正是那晚,在凤府外,陪着雪翩然的那名丹宫侍女嘛。

    看样子,似乎是那名侍女打伤了孩童。

    “哼,那小孩子偷了我们家天女的东西,我只是随便打了他机下,哪知道他那么不中用,自己摔伤了脑袋,还要赖在我们的身上。”那名侍女,鼻孔朝天,头仰得高高的,像是头高傲的孔雀。

    她自诩是丹宫的人,对于这些大夏的平民,根本不看在眼里。

    “狗娃没偷东西,他只是太饿了,那个馒头已经掉到地上了,他看到你们不吃了,才偷偷去捡的。”那名抱着孩童的妇人,哭了起来。

    再看看她怀里的孩童,面黄肌瘦,只剩了把骨头,他的手上,还紧紧抓着半个馒头。

    馒头上,缺了小口,半个馒头还是脏的,很显然,是丢了不要了的。

    “呸,他捡东西吃就捡东西吃,干什么要弄脏我们家天女的衣服,我们家天女的衣服有多贵,你们知道嘛,就是十辈子,你们也赔不起。”那侍女狠狠地呸了口。

    “多少钱?我代他赔给你。”云笙听,粉脸含煞。

    她虽不是什么好人,可身为医者,她最见不得的,就是欺负老弱病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