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83章 女婿见丈人,略尴尬

第583章 女婿见丈人,略尴尬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内院里,已经开始了拜天地。

    “拜天地……”

    “二拜高堂……”

    礼官嘹亮的声音,不时从里面传出来了。

    而外院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那个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的男人,气势强的,足以吞没切的男人,眉头微皱,正以种让凤莘很是不解的眼神,打量着凤莘。

    那种眼神,有几分不满、又有几分挑剔。

    让凤莘的感觉,自己眼下就像是块放在了砧板上的猪肉,对方正在挑三拣四。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带给凤莘的压迫感很强,即便是面对北青帝时,他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差强人意。”

    男人性感的薄唇里,迸出了四个字,倏的下子消失了。

    天空只剩了轮明月,哪里还有人的踪影。

    凤莘皱了皱眉,摸了摸鼻尖,自言自语着。

    “哪里差了?”

    内院里,聂风行和叶凰玉已经拜过了天地,喜娘将叶凰玉送进了洞房,聂风行则被干军中的将士们拖着,抢着敬酒。

    清海侯世子喝了几杯酒后,正百无聊赖着,忽的发现,在隔壁的酒桌上,坐着名绝色美女。

    清海世子早前就心仪叶凌月,只可惜,追求叶凌月的两个男人,个是当今圣上,个是北青的凤莘,他自觉没什么胜算,就打了退堂鼓。

    他年岁也不小了,清海侯就逼着他相亲,他看了无数的名门贵女,个都没看上。

    想不到今日酒宴上,却找到了个。

    恰好那女子身旁的宾客起了身,清海世子瞅准了机会,就坐了过去。

    “这位姑娘,看着很是面生,你是月侯的亲戚?”

    云笙正想着方才那名猥琐男子的事,身边忽然坐下了个人。

    抬头看,发现是个年轻的贵公子,

    对方见她抬头,眼底的那抹惊艳,愈发明显。

    真美,世上竟然有这么美的女人。

    青海世子看之下,只觉得面红耳赤,他出身贵族,十三四岁时就已经尝过女人的味道,可那些女人,没个比得上眼前的这位。

    “我是叶姑娘的位故人。”云笙笑了笑。

    她成佛之前,体内就有部分天狐的血脉。

    婚后,虽已为人妇人母,举手投足之间,女人味更浓,尽管她已经尽量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可言行,颦笑之间,还是让清海世子这样的毛头小子,神魂颠倒不已。

    “敢问姑娘芳名,在下是……”清海世子被云笙这笑,迷得三魂没了六魄,结巴了起来,他刚要询问,忽听到身后,重重地咳了声。

    这声,落在了清海世子的耳朵里,他只觉得脑海中,轰鸣声,整个人下盘不稳,直接摔倒在地,狼狈的很。

    “小子,把你的春心和眼珠子,都从我的女人身上移开。”

    清海世子回头看,脸唰的下就白了。

    那是个张狂邪肆的男人,墨色的长发,锦白色的长衫,衣襟微微敞开,露出了纹理清晰的性感肌肉,狭长的犹如狐狸眼般的眸正瞪着自己,只是往那里站,气势就足以让人肝胆欲裂。

    不用说,来人就是“妻控”,八荒神域的神尊夜北溟了。

    清海世子只觉得,男人话音才落,他就没有半分抵抗的心思,立马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敢去骚扰云笙了。

    “他是月儿的朋友,你吓到人了。”云笙见了自家男人,霸道十足的坐了下来,好气又好笑。

    看清海世子的模样,今晚回去只怕要大病场了。

    夜北溟可不是普通人,他成为神尊后,光是威压震慑就已经足以让普通的主神魂飞魄散,更不用说区区个凡人了。

    夜北溟才坐下,这张桌子上的客人,顿时做了鸟兽散。

    云笙翻了个白眼,夜北溟却是毫不在意,长臂搂,将自家的娘子搂在了怀里。

    “就因为是月儿的朋友,我才留了他条性命。不过,我方才进来时,遇到了……月儿和个男人举止很是亲密。”夜北溟极其不满地哼了声。

    尽管女儿早已不记得前尘往事,又重新有了肉身,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全然不认得自己真正的爹娘。

    可夜北溟还是习惯性的将自家女儿,当成了小孩子。

    方才若不是担心叶凌月发现他,他只怕早就脚把那个占自己女儿便宜的男人踢飞了。

    “噗。”云笙刚喝了口五珍酿,听到了夜北溟阴阳怪气地说道,忍不住嘴里的酒水抖喷了出来。

    “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嘛,女儿如今的肉身,都已经十四岁了,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了。你敢去瞎参合,我跟你没完。也不想想,我们当年认识时,才多大?”云笙说着,很是不满地瞪了眼夜北溟。

    当年两人情窦初开时,她还只有六七岁而已。

    当真是见狐狸男误终生啊!

    夜北溟哑然失笑,再看看怀里的妻子,她今晚喝了些酒,双颊通红,愈发美艳不可方物。

    他心中动,旁若无人地在她鼻尖上,亲了口。

    云笙害羞,推了他把,都老夫老妻了,这家伙,每次都还是这个模样,夜北溟却是朗声笑了起来。

    “怕什么,我设了禁制,没人会留意我们。也是因为女儿已经长大了,我方才才没教训那男人。不过说起来,那个男人倒也不算太差,他方才看到我时,竟然不为我的气势所动,与我直视了许久。光是这份气魄,就证明此子绝不是池中物。凌月重活了遭,眼光倒是进步了不少。”

    云笙听的惊,能让素来眼高于顶的八荒神尊夜北溟这般评价,女儿叶凌月此番看中的男子,想来不是普通人。

    “希望这次,女儿不会看走眼。”云笙想起了女儿前世在感情上的坎坷经历,叹了声。

    “你当真打算,直瞒着月儿,不与她相认??”夜北溟沉吟着。

    “自然要瞒着,你也看到了,月儿现在过得很开心。虽然,因为封印的缘故,她不认得我们了,可她如今有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家,这世,她不会再被上伤害,也不会在被辜负。只要她幸福,哪怕她辈子都不认得我这个娘亲,我也愿意。”云笙呢喃着,明亮的眼中,弥上了层朦胧的雾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