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77章 一家都是渣

第577章 一家都是渣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明前后,诸葛柔发鬓凌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了进来。

    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有大量的淤青和红痕,每道看上去都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但最可怕的还是她的面庞,她的脸上,双眼无神地张着,滴泪也流不出来了。

    “娘亲,娘亲啊,你说说话啊。”洪玉郎见了娘亲这副模样,哭着抱住了诸葛柔。

    诸葛柔抚摸着洪玉郎的头发,轻声说道。

    “玉郎,娘没事,为了我的玉郎,娘做得切都是值得的。”

    牢房外,那名老狱卒寄着裤腰带,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他很是挑衅地看了眼洪放。

    洪放深吸了口气,干巴巴道。

    “你已经满足了,答应我的事,也该办了。”

    “那是自然。”老狱卒推了名衣衫褴褛的年轻囚犯,进了牢房,又将洪玉郎拖了出来。

    那是个年轻的死囚,面容俊秀,只是被人割了舌头,吱吱啊啊说不出话来,若是不细看,和洪玉郎还真有几分相似。

    “你们想干什么!娘亲,父亲。”

    洪玉郎惊慌失措,嚷嚷着。

    “闭嘴,小狗崽子,要不是看在你娘答应陪老子几个晚上的份上,老子也懒得动这样的手脚,你的贱命保住了,老子答应了,用个死囚把你掉包了。”老狱卒生怕洪玉郎的声音,惊动了其他狱卒,抬手就给洪玉郎个耳光。

    洪玉郎没打的两眼直冒金星,哪敢再说个不字。

    “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放我们家三口出去的嘛?”洪放眼看情形不对,质问起来。

    “亏你还是是前太傅,脑子怎么跟猪似的。你们是什么人,刺杀先帝,意图谋反的叛党。要不是圣上看在月侯的份上,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还想让老子放了你们,老子可不想掉脑袋。老子本来只想玩玩你的婆娘,你家婆娘骚得很,味道可真心不错,她答应只要我放了她儿子,行刑之前,每晚都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老狱卒露出了口黄牙,笑声让人反胃的很。

    “诸葛柔,你居然敢暗中动手脚!”洪放听,也知道是诸葛柔动了手脚。

    他拎起了诸葛柔,掐住了她的脖颈。

    诸葛柔也不挣扎,她像是散了架似的,拢了拢头发,露出了那张曾经美艳无双的的脸。

    她放声大笑了起来,声音落到了洪放的耳里,刺骨中带着偏执和疯狂。

    她的眼中,满是恶毒和憎恨。

    “洪放,你个狗*娘养的。我诸葛柔瞎了眼,才会看上你。叶家母女俩说的没错,你根本就不配称为个人!我是你的妻,为你生儿育女,同床共枕十几年,你让我去陪其他的男人?既是你无情,我又何必有意,我反正已经成了这副模样,生不如死,我就算是死,也要拖着你当垫背。”

    当洪放提出让她去陪老狱卒时,她就已经绝望了。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良配,她曾经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你个贱人,想害死我,我先让你死。”洪放怒红了眼,手指如十根铁条,死死掐住了诸葛柔的脖子,直听到她的骨头,发出了咯咯声响。

    洪玉郎想冲进去,却被老狱卒死死按住了。

    诸葛柔如条频死的鱼,透不过气来,在即将断气的那刻,张口咬上了洪放的虎口。

    “嘶——”

    洪放痛极,把将诸葛柔甩开了,再看看手背上,虎口上血肉模糊,诸葛柔竟然将他虎口的块肉咬了下来。

    诸葛柔口中含着那块肉,森冷地笑着,将口中的肉点点咬烂吞了下去,那眼神,恨不得要再扑上来咬几口。

    洪放强忍着了疼,他冲着那名老狱卒求道。

    “官爷,你看,能不能把我也弄出去,我以前是太傅,我手头还有不少的钱,只要把我也弄出去,我定给你很多钱。”

    老狱卒呸了声,口浓痰落到了洪放的脸上。

    “看你也是人模狗样的,这么久这般不要脸。我实话告诉你吧,这阵子天牢看守的紧张,就算是我,也只能带个人出去。你要出去,那你儿子就得留下来,谁出去谁留下,你们自己狗咬狗商量清楚了。”

    说着就顾自蹲在了角落里,抽起了水烟来。

    洪放咽了口口水,调过头去看着洪玉郎,脸上带着几分恳求。

    “玉郎,你娘亲她疯了,才会做出如此失常的举动。把机会让给为父,只要我出去之后,定联系旧部,把你们母子俩救出去。”

    “洪放,你个畜生。玉郎,你不要信这狗杂种的话,听娘的,离开夏都,再也不要回来。不要找叶凌月报仇,你不是她的对手。你去西北城,找你外公,从今以后,隐姓埋名,再也不要回来。”

    看透了洪放之后,诸葛柔已经心灰意冷,她已经没了生的念头,但她想自己的儿子玉郎活下去。

    玉郎不比小女儿洪明月,他没什么才能,想报仇,那只有个死字。

    诸葛柔只希望他活下去。

    “贱人,你再多说句,我就杀了你。”洪放怒不可遏,狠狠朝着诸葛柔的肚子,踢了脚。

    诸葛柔却是死死抱住了他的脚,冲着洪玉郎喊道。

    “走啊!”

    洪玉郎失神地望着已经扭打成团的父亲娘亲,觉得两人是如此的陌生。

    那还是他尊贵可敬的父亲嘛,那还是他高贵美丽的娘亲嘛,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小子,想清楚了没有。”老狱卒推了洪玉郎把。

    “我,我走,快带我走,我不想死。”洪玉郎只有个念头,快点离开这里,他再也不要看到他们。

    洪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的洪玉郎走掉,又狠狠踢了诸葛柔脚,这才作罢。

    夜半,诸葛柔又被那老狱卒猴急地拉了出去,两人的*********不绝于耳,诸葛柔为了激怒洪放,还不是叫着,“你好棒”“比洪放狗杂种好多了”。

    那些话语落在了耳里,洪放赤红着眼,双拳握得紧紧的,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个什么声音。

    洪放顿时警觉了起来,眼看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