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72章 第一女侯

第572章 第一女侯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洪府的这场叛乱,来得突然,夏都内损失惨重。

    三日之后,夏侯颀正式登基为帝,在新夏帝登基后不久,北青和大夏结成秦晋之好,夏侯颀和青碧公主的婚事,定在了半年之后。

    经历了丧父之痛的夏侯颀,成长了许多。

    他以雷厉风行之势,迅速扑灭了沙门的余孽,将干勾结了洪府的贵族后,抄家的抄家,削去官职的削去官职。

    大夏御前比试的最终结果,也公布了。

    叶凌月是当之无愧的第名,因为洪明月和沙门等人的叛变,叶流云顺位替补,和另外名武者,起成了大夏御前比试的新科三甲。

    在受封赏赐的当日,新夏帝顾念叶凌月等人在洪府战时的功劳,特封赐叶凌月为月侯。

    只是让整个大夏惊讶的是,就在受封的当日,叶凌月请求辞去官职。

    朝堂之上,跪在了地上的少女,声音朗朗。

    “多谢圣上厚爱,臣女自幼出身乡野,不懂朝廷礼仪,实在不适合在朝为官,恳请皇上体恤,能允许臣辞去月不落城掌鼎职,归居田园。”

    洪府已灭,洪放干人等,也等着审讯之后,择日处斩,叶家也顺着这次大夏御前比试的势头,准备迁入夏都。

    叶凌月多年来的心愿,逐了解,就顺着自己的心思,提出了辞官。

    夏侯颀登基后,也钦赐了聂风行和叶凰玉的婚事,她只等娘亲的婚事结束后,就离开夏都,前往古森林,和阿骨朵行人会合。

    朝堂上,片噤声。

    叶凌月许久得不到回答,悄悄抬头,观察新夏帝的神情。

    少年皇帝面色阴沉,俊容绷得紧紧的,双眼死死地落在了叶凌月俏丽的脸上,他的心如被人捅了刀般,阵阵的抽疼。

    若她不是叶凌月,他必杀之。

    可她是叶凌月,该死的叶凌月,让他爱之入骨的叶凌月。

    良久,少年皇帝沉声说道。

    “月侯,你的辞官,朕暂时不接受,散朝后,你到御书房来见朕。”

    叶凌月暗叹着,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她这几日,直避免和夏侯颀碰面。

    在自家娘亲和蓝应武等人,满怀担忧的目光下,叶凌月在散朝后,走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夏侯颀坐在了御案旁前,如小山般的奏折,堆在了起。

    “圣上,月侯求见。”

    夏侯颀没有抬头,只是挥了挥手,太监就带着几名内侍,关上了门,御书房内,只剩下了的叶凌月和夏侯颀两人。

    书房里,股凝重的沉默。

    叶凌月只听到了夏侯颀翻阅奏折的声响,过了足足盏茶的时间,叶凌月忍不住挪了挪自己有些发麻的脚,试探性的问了声。

    “圣上?”

    夏侯颀没有反应。

    “师弟?”

    依旧是没有反应。

    叶凌月有些恼了,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夏侯颀眼前的奏折。

    “夏侯颀,还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了?”

    倏的,夏侯颀抬起了脸来,他俊秀的脸上,带了逼人的怒火,把按住了叶凌月抓着的奏折的手,用力拽。

    叶凌月不防他骤然之举,被他扯进了怀里。

    鼻尖撞上了夏侯颀硬邦邦的胸口,阵疼痛。

    “叶凌月,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你还想怎么样?你痛恨我父皇早前对你的诸多不公,坐看他遇刺,我不怪你。你想要你娘亲和聂风行成婚,我答应了。你不愿意嫁给而我,我也可以答应。我只是想看到你而已,你为什么那么残忍,残忍到连我最后的点的念想都要剥夺掉。”夏侯颀如同头咆哮的怒狮,眼眸里,跳动着两簇怒火,像是要喷出火般。

    天知道,他听到叶凌月要离开时,什么话都听不清了。

    他用的是“我”,而非是“朕”。

    他登基成帝后,连诛杀了数名贵族,朝堂上,凡是勾结了洪府的,几乎被他绞杀空。

    如今,所有的大臣看向这位少年帝君的眼神,都是敬畏的。

    唯独眼前的这名女子,不畏他,不惧他。

    她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她将夏侯颀的颗心都搅乱了。

    “你,你都知道了。”面对夏侯颀突如其来的怒火,叶凌月诧然。

    更意外的是,早前她刻意做的那些事,夏侯颀居然也都知道了。

    她明知道,洪府意图叛乱,却不公开出面制止,她看着洪明月刺杀夏帝,却只是冷眼旁观。

    她叶凌月从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些算计过她的人,她个也不会放过。

    她更清楚,只有夏侯颀登基为帝,她才能顺利的离开朝堂。

    她步步算计,他全部知道,甚至连亲生父亲都可以……

    “你要报仇,我也让你报了。我与青碧有了婚约,不能许你生世双人,我也不奢求你能嫁给我。为什么,不能留下来辅佐我。凌月……”夏侯颀低泣着,他抱住了叶凌月,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

    他生怕,自己个松手,叶凌月就会绝然离开。

    夏侯颀的泪水,落在了叶凌月的颈上,热热的,他哭得如同个大男孩似的,再无了朝堂上的威严,只是求着叶凌月,不要辞官。

    他如今才刚坐上夏帝之位,内忧刚平,外患不断。

    当初,是叶凌月将他从封闭中救命了出来。

    她之余他,早已不是爱慕之人那么简单。

    叶凌月被他困在了臂膀里,挣了几次,都挣脱不了。

    “圣上,北青凤王在外,说是有要事求见。”

    恰是这时,太监在外禀告。

    夏侯颀面色厉,抬起了脸来,抱住叶凌月的臂膀,又紧了几分。

    凤莘,他又来做什么。

    凌月才刚提出辞官,那男人就迫不及待得找上门来。

    “朕与月侯正在商议要事,告诉凤王,改日再来见朕。”夏侯颀漠然说道。

    “圣上……凤王,凤王你不可以硬闯。”

    外面,太监的声音了带着惊慌之意,原本紧闭着的御书房的门,下子被推开了。

    凤莘走了进来,刀奴尾随在后,看到了夏侯颀和被他紧紧抱在了怀里的叶凌月时,凤莘的眉宇间,冷厉之色,闪而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