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41章 秒杀,巫重的真正身份?

第541章 秒杀,巫重的真正身份?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妖狈失神地望着凤莘。

    凤莘……后者说是巫重,他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痛楚之感。

    箭拔出来了时,他极其妖娆地舔了舔箭上的血,砸吧了下嘴。

    “啧,多少年了,本座没有尝到自己的血的滋味了。”

    男人的声音,不同了,冰冷的,仿佛瞬间可以结成冰。

    他的脸上,蓝黑色的图腾纹路,如致命的毒藤般,疯狂蹿了出来,不过是瞬间,就笼罩住了他的半张脸。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天妖狈想要出声询问,可是他发现,因为恐惧,他的舌头犹如打结了般,无法自控。

    这个男人,分明还是同个人,可是却和早前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巫重抬起了眼来,毫无温度的记冷视。

    只是记眼神,天妖狈就忍不住身子震,灵魂深处,生出了种恐惧来。

    铺天盖地而来的强大威压,让他的背脊,发出了咔嚓声。

    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敬畏,他的膝盖软,竟是直接跪了下来。

    “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巫重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他只记得,叶凌月消失了。

    “她……号洞穴。”天妖狈艰难地开了口。

    “怎么进去?”巫重锁紧了眉头,唾弃着凤莘那个废物,个女人而已,那废物都看管不好。

    上次,在瑶池仙榭里,他破开瑶池仙榭的大阵,用了不少元力,他不过是暂时昏睡了阵子,凤莘那个废物,就捅出了那么大的篓子。

    “只有玉刻,玉刻没了,无法进出。”天妖狈刚说完,脖颈紧,被巫重勒紧了脖子,掐在了手中。

    “你再说遍!”巫重的眼眸里,冰寒刺骨,他的手指,就如铁箍般,天妖狈感觉,自己的咽喉都要被掐断了。

    无法进出,那蠢女人,怎么就不能放机灵点,什么叫做无法进出。

    难道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永远见不到了。

    巫重的心中缩,痛楚之意袭来,想到可能永远没法子见到叶凌月,那种痛楚,却是痛彻心扉。

    暴怒让巫重的眼中,满是嗜血之光。

    他发出了冰冷的笑声,他凝视着天妖狈。

    “本座的女人要是有个闪失,我要你天妖族陪葬,你就做第道餐点吧。”

    巫重指尖,指甲倏地刺入了天妖狈坚硬的皮肤里,他的眼中,没有丝温度。

    灵魂,硬生生被被抽出身体,天妖狈忽然也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万妖之……”

    只可惜天妖狈永远也没有机会,说出那个可怕的称谓了,他的腰魂化成了团灰色的光球,被巫重吸入了腹内。

    天妖狈死,早前束缚着众人的黑雾也下子消失了。

    “你……你居然吃了他,你你不是凤王哥哥。”青碧公主等人劫后余生,本该是喜悦的,可是看到这个和凤莘长着样的脸,却神秘莫测的男人时,青碧吓得躲到了从律和温旭的身后。

    “烦死了。”巫重眉头皱,抬手就要杀了这些碍眼的人。

    “放了他们。”巫重的身体内,凤莘的声音传来。

    “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本座。”想起叶凌月还下落不明,巫重就阵心烦意乱。

    他意识到,叶凌月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判断力。

    “就算是,为了她积德吧。”凤莘惨然说道,连巫重,都没法子找到叶凌月的下落,她只怕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巫重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了温旭的身上。

    “你是丹宫的人,告诉本座,怎么进入号洞穴。你最好不要撒谎,本座有的是法子,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温旭头皮麻,不敢忤逆巫重的命令。

    “没有法子,星宿洞的号洞穴,自古就是个谜,也许,也许鸿儒大师会知道些线索。”

    巫重眸光深沉,冷哼了声,温旭瞬间觉得,身体犹如进入在寒冰中样。

    巫重将他的神魂搜索了遍,确定他没有撒谎后,才收回了神识。

    众人忽觉眼前黑,全都瘫软在地,在他们昏迷的那刻,巫重改变了他们的部分记忆。

    北青丹宫内,陈鸿儒负手站在了观星台上。

    苍穹上,星辰熠熠。

    忽的,身后阵冷风袭来。

    陈鸿儒的面色,微微变。

    “鬼帝亲临,不知有何赐教?”

    “本座今日前来,是为了号星宿洞而来,陈鸿儒,我问你,号星宿洞究竟是怎么回事?”

    号星宿洞?

    乍听到这个字眼,陈鸿儒还有几分诧然。

    丹宫和地下阎殿,无冤无仇,也没什么交情,可说是从未有过交集。

    身后没有人影,可巫重的声音,犹如从天空飘落般,无处不在。

    陈鸿儒知道,巫重本人,很可能在千里之外,这是神识传音。

    “星宿洞乃是丹宫隐秘,恕在下无可奉告。”

    陈鸿儒傲然,鬼帝巫重声名显赫,可他陈鸿儒成名数百年,在他看来巫重再厉害,也不过是他的介晚辈。

    “隐秘?哈哈哈,陈鸿儒,你个道貌岸然的老匹夫,在我地下阎殿面前,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说的隐秘,是否包括,你当初在星宿洞时,为了进入号洞穴,屠戮了三十名丹宫同僚的事?”巫重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大笑了起来。

    陈鸿儒的面色变。

    “还是说,你为了获得天下第锻的胜利,陷害当时的大夏方尊叶无名?”巫重就如话家常般。

    “再或者说,你为人师表,却和门下的女弟子勾搭成奸,妄想称帝?”

    巫重每说件事,就犹如在陈鸿儒的脸上,扇了记重重的耳光。

    这些事,都是陈鸿儒最隐秘的事,是他至死都不愿意让旁人知道的事。

    知道这些事的人,都已经死了,为什么,鬼帝巫重会知道?

    尽管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恨不得将巫重撕成碎片,可陈鸿儒的面上,还是保持着几分冷静。

    “上门都是客,既是鬼帝对号星宿洞有兴趣,在下就据实相告。号洞穴,有进无出,能不能出来,全靠进入者自己的天赋和机缘。有些人,可能天就能出来,也有些人,可能辈子都出不来。在下言尽于此。”陈鸿儒说罢,不愿意再多说。

    身后,巫重的气息也消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