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21章 三号洞穴

第521章 三号洞穴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凌月将自己遇到洛贵妃的事,以及丹宫的些隐秘,都告诉了蓝彩儿,她还叮嘱蓝彩儿,这些事,绝不可以轻易泄露给第三人知道,就是蓝将军夫妇俩,也不例外。

    蓝彩儿听后,吃惊不已。

    在青洲大陆上,声名显赫的丹宫宫主陈鸿儒,竟然是这样的人。

    勾搭女弟子,珠胎暗结,而且还将人偷偷送进了大夏皇宫,意图篡位,这每桩罪名,若是传了出去,都是会引发大夏和北青政局的动荡。

    想到了这儿,蓝彩儿咽了咽口水。

    “凌月,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对了,凤王走时,脸色怪怪的,我们要不,快追上去吧,他身边只有刀奴个人,三号洞穴里,还有北青代表团的人和开疆王府的人,我怕他会有危险。”蓝彩儿忐忑着。

    “我这就去追他,不过,姐姐,你和小乌丫几个,先留在这里。三号洞穴,只怕比四号洞穴还要危险。”

    叶凌月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带蓝彩儿等人前往。

    蓝彩儿这回倒是没有强求,毕竟她自己的实力,她很清楚,早前对阵诸葛易时,她就已经不支了,可让叶凌月个人进入三号洞穴,蓝彩儿也不放心。

    “我带着小吱哟过去好了。小乌丫,你就暂时陪着我姐姐。你们早前在石室里,也得了些丹药,就趁着这个机会,在星宿洞里,修炼番。”叶凌月安抚着蓝彩儿。

    带着小吱哟,它至少还能变身,多重保障。

    蓝彩儿和小乌丫会意,叶凌月这才带着小吱哟,利用玉刻,直接前往了三号洞穴。

    凤莘心里牵挂着叶凌月的安危,进入了三号洞穴。

    前方出现了两条岔道。

    “王爷,我们走哪条?”

    刀奴看了眼凤莘,见他眉宇紧锁,俊容上,多了片孤寒之意。

    如此的王爷,刀奴看着很是陌生。

    刀奴甚至怀疑,眼前的凤莘,已经成了“那位”。

    可听着口气,又还是王爷。

    “有声音。”凤莘说着,朝着南侧岔道闪,前方,早他们步进来的洪明月等人,正在与伙人交战着。

    “凤王哥哥。”只见青碧公主和从律赫然在列。

    原来洪明月等人进入了三号洞穴后没多久,就遇到了从南岔道,折回来的北青代表团的人。

    青碧公主牵挂着夏侯颀的安危,质问洪明月夏侯颀在什么地方,洪明月不答,青碧语不合,就和她们打了起来。

    “怎么只有你们俩?叶姑娘她们呢?”从律看凤莘的面色,已知不好。

    “从律,你们队伍里还有个人呢?”凤莘凤眸转,没有正面回答,目光却落在了北青代表团的队伍上。

    每只代表团,除了叶凌月和凤莘这支队伍,进来有十个人,十名队员,名领队,可从律所在的北青代表团里,眼下却只剩下了十人。

    以凤莘对从律和北青代表团的人的了解,他们绝不可能,会在三号洞穴,折损了人手。

    更何况,没有人,可以瞒过王长老的眼,进入星宿洞。

    那就只有个原因,有人混在了代表团里,进入了洞穴。

    从律的面色变,他从凤莘的话中,听出了森冷的气息。

    方才进入三号洞穴时,队伍中的名方士,说是身体不适,停留在洞口休息,那人早前,是跟随温旭的,温旭让她原地休息,从律也没太在意。

    哪知道折回来看,人已经不见了。

    “呵呵,我倒是看到了,在我们进入洞穴后不久,北青代表团的个人,脱离了队伍,失踪了。”

    正说着,个玩味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陈敏之和开疆王府的几名侍卫,从另条岔道里,走了出来。

    陈敏之那双狭长的眼,冰凉凉地,落到了凤莘的身上。

    他的眼神,让凤莘很不舒服,就好像有条蛇,在暗中窥探着他的灵魂。

    凤莘漠然抬起了眼来,和陈敏之四目相对。

    他的眼,古井无波,深邃地眼望不见底。

    看到了陈敏之和从律都掉头走了回来,原本还打算趁乱今日三号洞穴的洪明月等人,顿时意兴阑珊。

    和损兵折将的大夏代表团不同,北青和开疆王府的人,人手几乎都没有折损,开疆王府,只少了人而已。

    这两只队伍的实力,个身后是丹宫,另个背后,则是混元宗,本就比大夏代表团强,洪明月等人在他们面前,并没有多少胜算。

    洪明月索性就冷眼旁观着,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凤王无需这么看着我,我也只是恰好看到了那人而已。只可惜,那人穿着方士袍,我也没看清她的容貌。不过,她是在使用了块空白的玉刻之后,消失不见的。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块玉刻和丹宫发放的这些玉刻模样,只不过上面,没有数字编号。”陈敏之收回了视线,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陈敏之话音才落。

    从律心中沉,陈敏之所说的玉刻,他也见过,相同的玉刻,雪翩然身上也有。

    凤莘看了从律眼,后者抿紧了唇,没有说话。

    “刀奴,我们出去。”凤莘转身,就走向了不远处的玉刻阵。

    既是从律有心要袒护那个人,他只能是亲自去和那人对峙。

    “不,凤王只怕还不能走。”陈敏之闪身挡住了凤莘。

    “二公子此话何意?”凤莘的语气里,已经没了耐性。

    “我想,从侍卫和温大师的意思,也是和我样的。非但是凤王不能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走。”说着,陈敏之取出了半块玉刻。

    同样的玉刻,从律手中也有块。

    原来,在三号洞穴的南北岔道的底端,只有“四”号玉刻和半块“二”号玉刻。

    这也就意味着,开疆王府和北青代表团手中,都只有半“二”号玉刻。

    这两个半块玉刻和在起,才能组成块完整的玉刻。

    从律和陈敏之都是聪明之人,自然回起合作,这也是为什么,开疆王府和北青代表团的人,会原路折返的缘故。

    “二公子,即便是如此,本王留与不留,又有何区别?”凤莘依旧是脸的冰冷。

    “自然有关系。”说着,陈敏之将玉刻翻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