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05章 对峙,孰强孰弱

第505章 对峙,孰强孰弱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凌月看到了凤莘时,松了口气。

    双黑漆漆的眸子里,全都是不满,如果眼睛能够说话,叶凌月这会儿必定会怒咆声。

    “死凤莘,快把这女人拎走,谁招惹的,谁负责。”

    凤莘接收到了她眼中的讯号,好脾气地扯了扯嘴角。

    温柔的眸里,闪过片琉璃色的光漪,那眼神,柔软的让叶凌月阵心神恍惚。

    他是来找鸿儒大师的,两人下了盘棋,说了些话,鸿儒大师在落在最后子时,让雪翩然把叶凌月叫过来。

    他大抵是想看看叶凌月是怎样的个人,个只用了年时间,就让他训练了十几年的雪翩然,败得塌糊涂的人,他自是要亲眼见见的。

    凤莘将雪翩然带走了,至于他和雪翩然说了什么,叶凌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眼下,心中想得是另外个人,个被自己遗忘了很久的人。

    鸿儒大师,丹宫的宫主,北青的第方士,陈鸿儒。

    叶凌月直到方才那瞬,才记了起来,这位所谓的丹宫宫主,鸿儒大师的来历。

    她早前,就觉得鸿儒大师的名字很熟悉,念叨了几次,顿悟,这位不正是早前叶家太祖叶无名口中所说的陈鸿儒嘛。

    和叶家太祖叶无名齐名的北青方尊,曾经在天下第锻上声名显赫的陈鸿儒,居然还真的活着。

    叶无名太祖消失前的话,还在耳边阴魂不散。

    他朝日,你若是遇到了陈鸿儒,定当为太祖报仇。

    当时叶凌月压根没觉得,自己能遇到陈鸿儒那样的五百年老僵尸,随口就答应了下,她答应了什么,好像是答应了?

    叶凌月阵无语。

    走进了丹宫的深处,只冷冷清清见名内侍,他告诉叶凌月,宫主正在观星台上。

    叶凌月依稀记得,凤府的穆管家说过,北青和大夏不同,北青的方士,除了能炼丹炼器,还能运用星力。

    星力,可上观天文,下观地理,甚至能知前尘往事,预未来无限。

    观星台上,台阶甚多,在叶凌月看来,竟比太乙秘境的千步台阶还要多上倍。

    越往上,四周渐渐暗下,寂寥的天上,繁星却点点显现,就像是有人在天幕后,点亮。

    天空中,有九颗不知名的星,分外明亮。

    陈鸿儒,就站在了这样的观星台上。

    他袭长衫,分不清是黑还是白,再或者是灰色的方士袍,在高台的夜风中,猎猎作响,竟让人生出了高处不胜寒之感。

    他的身前,摆了盘棋,看样子,才下了半。

    黑白子,牢据方,叶凌月棋艺不佳,看不清战况。

    “你就是大夏叶凌月?”

    男人的声音,犹如枯藤老树乌鸦,又犹如冬日里的冰水凛冽。

    叶凌月还未回答,忽的,她的脑海中闯入了双眼。

    那双眼,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瞬间看透了她的灵魂,直到深处。

    天空,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同样是黑的如同泼墨的夜空,原本漫天的繁星,像是下子都消失了,只剩下了叶凌月来时看到的九颗星辰,发出了清冷又妖冶的光色。

    观星台上,阵光芒闪烁,个星芒骤然亮起,将叶凌月吞噬在星光之中。

    叶凌月心中凛,意识到时,已经处在了种虚无缥缈的状态,就像是自己的灵魂,下子被牢牢控住了。

    灵魂深处,多了股力量。”

    那不是她的精神力。

    叶凌月心中不由颤,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像是下子要被人探空了。

    从婴幼儿期被抛弃,再到当了十几年的傻子,再到进入夏都,那些属于她的记忆,被窥探空。

    陈鸿儒,赫赫有名的北青第方士,竟是直接动用了精神力,搜查叶凌月的灵魂。

    陈鸿儒起了疑心,尤其是当他看到了五彩轮回丹时。

    个不满十五岁的方士,竟然逆天炼制出了如此的丹药,

    若是说,早前在大夏接连里炼成了轮回丹,丹烛龙的事情都是偶然,那这次,五彩轮回丹的出现,让陈鸿儒真正意识到,大夏继五百年后,又出现了个不逊色于叶无名的天才方士。

    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叶凌月和叶无名有没有关系。

    只要他在叶凌月的灵魂里,发现了她和叶无名的任何蛛丝马迹,他就会让眼前的这名女子,灰飞烟灭,落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方尊级别的精神力,可想而知。

    叶凌月觉得,自己就像是只巨象脚下的蚂蚁。

    “不能被发现,绝不能被发现。”

    想到了鸿蒙天的存在,想到了乾鼎,叶凌月脑中,只有个念头,那是她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探查。

    叶凌月握紧了双拳,直至指甲刺入了手心,尝到了血的味道,冰凉的鼎息,犹如股清泉,注入了她的灵魂。

    “呵~”

    犹如叹息般的笑声,在夜风中,分外鲜明。

    原本处在星芒光辉下的那个人影,倏的贴近,快的惊人。

    陈鸿儒在运用搜魂术时,亦是自身防御最薄弱的时候。

    陈鸿儒的瞳重重缩,星光下,看到了怎样的张脸。

    晶莹如雪,双眸竟是让漫天星辰失了颜色,那是个怎样的女子,明明身形僵硬,却笑的很柔软。

    那是个妖,颠覆众生的妖。

    她的脸,近在咫尺,精致的宛若桃心形的小脸。

    轻轻的笑声,从耳边,直递进了陈鸿儒的心中。

    活了五百年,陈鸿儒的心,从未像今日这般……

    额间阵刺疼,陈鸿儒意识陡然清。

    不过是丝毫之间,把匕首离他的额头不过咫尺,陈鸿儒神识动,骤然涣散开。

    天空中,九星迅速暗淡,他额头的那抹血红色的鼎印也随着暗淡。

    方尊级别的精神力功法,九星搜魂术,破了。

    “来者都是客,我还以为,走了这么多台阶后,鸿儒大师至少会大方的招呼我杯茶水。”

    声音很是清淡,早已没了早前受控时的僵硬。

    “来人,奉茶,倒是被人嫌说我丹宫无茶水了。”陈鸿儒的声音落,身形逝,淡淡的句话。

    不过会儿,内侍就送了茶水上来。

    彼时,叶凌月和的鸿儒大师已经是客客气气坐在了棋盘旁的那张小几子前,早前针锋相对的情形,仿佛镜花水月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