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04章 陈鸿儒要见她

第504章 陈鸿儒要见她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哎哎,我说你们这些人挤什么挤,我家妹妹连北青首富的凤府都不愿意加入,你们这些阿猫阿狗,从哪里来,滚哪里去,难不成,你们以为,你们比凤府有钱。”

    蓝彩儿从贵宾席过来,正准备好好恭喜下自己妹子,哪知道就看到了这幕,横冲直撞,就把那些人都推开了。

    听说北青凤府,那些人还真的都缩了缩脖子。

    论起有钱,这里还真没人比凤府有钱。

    “姐姐,你胡说些什么,凤府什么时候邀请我加入了。”叶凌月很是尴尬,将口没遮拦的蓝彩儿把抓了过来。

    “凤府女主人还不算是加入凤府嘛,也对,凤府归你了。”蓝彩儿促狭着,却被叶凌月结结实实瞪了眼。

    “凌月。”

    夏侯颀走了过来,他面上带着几分欢喜。

    “恭喜你,炼制成了五彩轮回丹。你……你可愿意留在大夏,执掌方士塔?”大夏方士塔的夏侯方尊,已经失踪多年了。

    夏侯颀这次离开大夏时,夏帝就曾提过,要重新选良才,执掌方士塔。

    叶凌月这次炼制出了五彩轮回丹,让整个大夏方士界,都扬眉吐气了把,相信夏帝对她也会消了芥蒂,让她重返夏都。

    叶凌月却是似笑非笑。

    “师弟,你莫要忘记了,我并非大夏代表团的员,何来恭喜之说。”

    叶凌月的话,犹如当头扇了夏侯颀个耳光,他站在了原地,心底生出了种悲凉。

    他忽然明白,叶凌月对大夏,对他已经彻底寒了心。

    从今往后,无论大夏发生了什么,都不再和她有关。

    这又该怨谁,是父皇和他,让叶凌月与大夏,渐行渐远。

    夏侯颀站在原地,如扎了根般,步也挪不动了。

    “叶姑娘,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加入三生谷。只要我和家父美言几句,相比他会让你三生谷的核心弟子。”

    洛宋和洪明月也走了过来,只是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古怪,尤其是洪明月,她看着叶凌月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撕碎般。

    尽管心中有万千个不愿意,可是五彩轮回丹的出现,让洛宋和洪明月不得不低下了平日高贵的头颅。

    洛宋以为,他提出了邀请,叶凌月必定会感激涕零。

    三生谷,可不随便收徒,更何况,下子就是核心弟子,即便是深受谷中长老们器重的洪明月,也是足足花了五六年时间,才成为核心弟子的。

    “哦,想要我加入三生谷,这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叶凌月笑了起来,露出了口细细白白的牙。

    洛宋窃喜,洪明月的脸色铁青,以为她真的有心加入三生谷。

    毕竟九派之的名头,诱惑力可比世俗的地位财富来得高多了。

    “如果让我当三生谷的谷主,我也许可以考虑考虑。”叶凌月的话,让洛宋顿时勃然大怒。

    “叶凌月,别给脸不要脸,就你这种程度,三生谷的核心弟子都是抬高了你。”

    “洛少谷主,别人看得起你们三生谷,可在我叶凌月的眼中,三生谷什么都不是。”叶凌月冷笑。

    洪府仗着有三生谷和天甲宗撑腰,打压她们母女俩的事,她叶凌月辈子也不会忘。

    总有日,她要将三生谷,连根拔起。

    连三生谷的邀请都被拒绝了,那些还围聚在旁,想要邀请叶凌月加入的势力们,顿时意兴阑珊,也没人再缠着叶凌月,这时,雪翩然走了过来。

    “叶姑娘,不知你眼下可否有空,鸿儒大师有请。”

    “凌月,我陪着你去。”蓝彩儿生怕叶凌月有事,想要陪同。

    “鸿儒大师要见的,只有叶姑娘人。”雪翩然的脸上,依旧浮着灿烂的笑容,只是语气里,却带上了股冰冷。

    丹宫的宫主,岂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若非是叶凌月意外炼制出了五彩轮回丹,凭她,根本不够资格见鸿儒大师。

    “彩儿姐,你和小乌丫先在外头等我,我稍后就来。”叶凌月随着雪翩然起入了丹宫。

    进入丹宫,叶凌月才发现,她方才窥见的只是丹宫很小的部分。

    真正的丹宫,曲径回廊,幽幽几重,就如个偌大的迷宫,若是没有人带领,根本没法子走出去。

    陈鸿儒居住的住处,甚至位于座山上。

    从山脚下,走到了山顶上,恍如经历了人间四季,春夏秋冬,各经历了遍。

    雪翩然遣退了左右,亲自带路。

    “叶姑娘,说起来,我还要好好谢谢你。”

    “天女客气了,你我前后见面不过两次,素未平生,何来感谢说。”

    “我身在丹宫,素来繁忙,疏忽了凤莘。他去了大夏时,多亏了你的照拂。”

    叶凌月冷然笑,这女人,给她几分颜色,她还真顺竿子上了。

    “凤莘与我,历了几次生死,他救过我,我救过他,何来照拂说。”

    雪翩然的背脊,忽然僵直。

    叶凌月的句话,将三人的关系,横隔的天高地远。

    就好像,她和凤莘是个世界,而她雪翩然,却在另外个世界。

    在大夏时,凤莘发生了什么,从不愿和她说,雪翩然只当做凤莘是不愿意让她忧心,如今看来,却是不屑于与她说。

    “你懂些什么,凤莘最痛苦最难受的时候,陪在他身旁的是我。我认识了她十年,你呢,你认识他不过年。叶凌月,你哪来的自信,你赢得了我。”雪翩然脸上,素来精美的面具,剥落了。

    她声嘶力竭着,和那些沉浸在世俗情*爱中,求不到爱不得的女子般的狰狞。

    “天女大人,十年与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那个人。”叶凌月抬起了眼来。

    看到了不远处,有道身影,那人温煦地看着她。

    越过了朦胧的夕阳余晖,那双好看的眼,望了过来,看到她的那刹那,泛起了片温柔的海洋。

    雪翩然茫然望着,她看见了凤莘,心却瞬间跌进了谷底。

    可凤莘却看不见她。

    他的眼中,心中,只塞了个叶凌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