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96章 凤莘的童年

第496章 凤莘的童年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过了会儿,饭菜总算是做好了。

    凤莘手忙脚乱地端来了锅粥和菜。

    叶凌月看了眼,噗嗤声笑了出来。

    那粥稠的都搅不动了,黄瓜焉巴焉巴的,蛋上还有蛋壳。

    “凤莘,你知道饭和粥的区别么?还有,你炒的蛋是生的,黄瓜太老了。”

    凤莘支吾着。

    “你不喜欢?我再去做。”凤莘副大义凌然,要将厨房折腾到底的模样。

    “好凤莘,你再做次,天都要亮了,我们俩谁都别想睡了。”叶凌月实在不忍心看凤莘的可怜样,拽着他坐下,两人吃了起来。

    凤莘将粥仔细搅匀了,将好的鸡蛋和黄瓜都拨到了叶凌月的碗里,看她吃得津津有味,自己却不动口。

    直到叶凌月吃了个半饱,他才把余下的,吃掉了。

    叶凌月坐在旁,盯着凤莘吃东西。

    美人就是美人,凤莘即便是吃东西,也很具有观赏性。

    叶凌月记得,她问过凤莘,他有没有见过巫重,凤莘说是没见过。

    可巫重,分明是认识凤莘的。

    还是说,身为暗卫,必须隐匿无形,不能让主人发现?

    叶凌月看着凤莘吃东西,有种错觉,觉得他和巫重吃东西时,有些相似。

    “凤莘,你真的没见过巫重?”

    凤莘的动作顿住了,没有作声。

    “我定是睡糊涂了,方才居然觉得你们俩有些相似哎。不过想想,你这般好脾气的人,怎么会和他相似。”叶凌月吃得很撑,她有个毛病,吃撑了就犯懒,这会儿就坐在那儿,不肯挪窝,像只小猫样,懒洋洋地趴着,看着凤莘起身收拾,洗刷。

    叶凌月对了天的账本,回想起穆管家说过,凤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凤府的事务,他的童年,怕是没有任何乐趣可言的。

    两人各有所思,时之间,房内安静了下来。

    许是意识到,过于沉寂了,凤莘忽然开口说道。

    “凌月,说些你小时候的事给我听吧。”

    “我小时候是个傻子,发生了什么事,我自己都不记得了,知道的事,也都是娘亲告诉我的。不如你说说你的小时候。”叶凌月随口答道,说完之后,她又有些懊恼。

    凤莘的小时候,不就是他和雪翩然等人起的小时候嘛,她可不想听,那个女人的事。

    本以为,凤莘也不会说,哪知他悠然开了口。

    “我六岁那年,爹娘就死了。我是被北青帝救回来的,救回来时,已经是奄奄息,再之后,我就直体弱多病。自小,我就频繁来往于皇宫和丹宫。我和从律、雪翩然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凤莘的语气,很是淡然,好像说的都是别人的事样。

    “凤莘,你若是愿意说,就不要说了。”叶凌月有些后悔,问凤莘他年幼时的事了。

    凤莘的爹娘,听说是战死的,杀害他们的人,迄今都没有找到。

    “不,凌月,我想让你知道些事。就像我也想知道你的事,你的点点滴滴,我都想知道。”凤莘的声音里,多了份不同寻常的意味。

    爹娘的死,对于凤莘而言,直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痛。

    他的确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说起,可他却愿意同叶凌月说,甚至于,他还想将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秘密也告诉叶凌月。

    “你对你的爹娘还有记忆嘛,还有你的寒症,究竟是怎么来的?”叶凌月之前,也早就想问了,只是直没找到机会。

    “我的爹娘都是很好的人,爹爹凤澜苍是个高大俊朗的男子,他曾是北青的战神,在战场上战无不胜,但回到家中,却是个宠妻如命的好男人。我的娘亲是青帝的妹妹,青枫公主,是个美丽温婉的女子。父亲常年征战沙场,凤府的事,都是由我娘亲手操办的。”凤莘回忆起了童年,声音里,多了几份怅然。

    自从爹娘死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去回想幼年时的事了。

    本以为回想起来,必定会很难过,却不知道,他此时的语气中,更多的是怀念和憧憬。

    光是看凤莘,叶凌月也能想得到,他的爹娘必定是神仙美眷,只是这样的对夫妇,却横死在沙场,无疑是大憾事。

    大概是十余年前,北青帝刚即位不久,北青边疆,爆发了次动乱,而凤莘的爹娘,就死在那次动乱之中。

    “当时我娘亲已经怀有六个月的身孕,爹爹说好,月之后即会回家。他离开帝阙城后,与早前的几次样,捷报连连。个月后,果然是大胜而归。那日,娘亲得知爹爹会返家,就早早带着我,到帝阙城外的七星亭迎接。哪知刚到七星亭,就有路叛军,突然杀了出来。我那时还年幼,娘亲为了护住我,受了重伤,腹下流血不止。”说到了这里时,凤莘的声音低了许多。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梦靥般的夜晚。

    耳边是娘亲急促的呼吸声。

    “莘儿,你躲起来,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声。凤凰令是我们凤府邸的至宝,你定要好好保存着。”美丽的妇人挺着大肚子,她的腿上,淋淋都是鲜血。

    将凤凰令藏在了凤莘的身上后,青枫公主亲了亲他的额头,命他藏好了,这才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当时的凤莘,已经是吓傻了眼,他只能是看着娘亲,将他藏好了。

    身后,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其中有个男人的声音,尤其刺耳。

    “青枫公主,你今晚是逃不掉了。实话告诉你,凤王在半路上,已经被我们杀了。你若是识相点,最好把凤府的凤凰令交出来。”

    爹爹的噩耗,让年幼的凤莘仅存的点希望也幻灭了。

    他听到了娘亲的哭声,那般的肝肠寸断,凤莘很想走出去,却又想着娘亲的教诲。

    “澜苍他不会死,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凤府和你们到底有什么冤仇!”

    “青枫公主,我们也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交出凤凰令,我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具全尸,否则,我们兄弟几个,不介意尝尝北青公主的滋味。”

    说罢,男人们阵令人作呕的笑声。

    凤莘再也忍耐不住,他从草丛里跑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