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92章 你喜欢巫重?

第492章 你喜欢巫重?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般无赖的话语,从凤莘嘴里说出来,叶凌月听着,却觉得很是滑稽。

    但最让叶凌月哭笑不得的时,凤莘说这话时,本正经,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见她不再抗拒自己的拥抱,凤莘长腿跨,索性将她般抱在了腿上,靠在了床榻上,说起了他和雪翩然的关系来。

    “雪翩然是丹宫的天女,我幼年时受过伤,有阵子,都是寄居在丹宫内。她那时也才刚进入丹宫不久。我小时候的寒症,比现在还要厉害些,般人无法照料。也是偶然之下,鸿儒大师发现她的体质异于常人,可以照顾我,就和青帝商量了,让她来照顾我。”凤莘的声音和着屋外花丛中的虫鸣声,幽幽说着。

    “狡辩,丹宫那么大,还能缺少照顾你的人手?”叶凌月没好气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里,带着股子酸醋味。

    凤莘却是察觉到了,他淡淡笑,将怀中的人儿抱得更紧了,嗅着她身上,好闻的香气。

    “我的身子,般人不能轻易碰触。男子体内阳气盛,碰到我,倒还好些。但女子就不同了。平日不发病时,还算正常,旦发了病,女子旦碰到我,就会全身冰冷,身中寒毒。雪翩然她是丹宫天女,自小服用灵药,百毒不侵,是唯个,在我病发时,依旧可以靠近我的人。也是为此,青帝和鸿儒大师才会让雪翩然,直照顾我。青帝以为,我这般的体质,无法正常结婚娶妻,这才会为了凤府的香火,开玩笑说,让我和雪翩然定下婚约。”

    青帝说时,凤莘刚继承凤府家主之位,他彼时事务繁忙,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时间久,丹宫和宫里的人,就理所当然觉得,两人是未婚夫妻。

    只是凤莘本人,确实是从未亲口答应过,也从没和雪翩然有过任何亲密之举,他的心目中,雪翩然更像是个自小起长大的妹妹,和从律、青碧等人,没什么差别。

    “腻烦你方才说,寻常女子无法碰触你,可是我照顾了你好几次,直没事啊?”叶凌月这才明白了过来,心中舒坦了不少,可又觉得很是奇怪。

    她也记得,上次,在夏都凤莘病情加重时,替他端茶送药的侍女,只是碰触到了凤莘,就冻了个不轻。

    可叶凌月和凤莘……两人不仅是同床共枕过,方才还……

    叶凌月想到了早前凤莘的那个吻,面上红,不敢再直视凤莘。

    “你是个例外。我初遇到你时,也觉得很奇怪,雪翩然不怕我的寒气,是因为她自幼服用的丹药,改变了体质。而你,似乎是天生不畏惧寒气。甚至,我还觉得只要是抱着你,体内的寒气就会安静许多。”凤莘柔声说着。

    其实,刚才他假装寒症发作,倒也不完全是假装。

    看到叶凌月脸绝然,要离开的情形,他觉得体内的寒气骤然加剧,直到叶凌月脸焦急地跑过来,将她搂在了怀里时。

    手里抱着她,心下子也满了,他觉得,体内的寒气被压了下去。

    “甜言蜜语,”叶凌月还有些小气愤,小声嘀咕了声。“那个雪翩然长得很美,又是丹宫的天女,是个男人都会动心。你居然直没心动,凤莘,你该不会是因为寒症,影响了某部分的功能吧?”

    说着,她就挣扎了下,想要脱开凤莘的手臂。

    被他这般抱着,叶凌月浑身都不自在。

    凤莘听,抬了抬眉,将她往回扯,又稳稳当当的坐在了身上。

    这坐,叶凌月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身下,有个硬硬涨涨的东西,正抵着她的臀。

    叶凌月的脸再次红的如柿子似的。

    “凌月,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质疑个喜欢你的男人,某方面不行。”凤莘不急不慢地说道。

    “死凤莘,你好的不学,学坏的,居然学巫重的坏毛病。”叶凌月直觉反应,凤莘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邪恶的话的,定是巫重那小子,当暗卫就算了,居然还乱灌输给凤莘各种不良的思想。

    亏她上次还觉得,巫重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

    身后,搂住自己的那双手,忽的紧,凤莘的脸沉了下来,仿佛巫重这个名字,是他最大的避讳。

    “凌月,你……喜欢巫重。”沉吟了半天,凤莘才幽怨地问了句。

    “喜欢巫重!凤莘,你开什么玩笑。就算世上只剩个男人了,我也不会喜欢巫重的。”叶凌月本还脸的尴尬,听到凤莘这么说,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凤莘那张美丽不似凡人的脸上,立刻雨过天晴,笑得分外明媚。

    可他忽的脸僵,嗫嚅着。

    “只剩个男人……你也不选巫重,那万某天你发现巫重并非你想象的那样,再或者说我和巫重如果并非你想得那样……”凤莘的心中,那叫个纠结,凌月不喜欢巫重那是好事,可巫重某种意义上,就是他。

    “凤莘,你今晚怎么怪怪的。巫重那种人做暗卫太危险了,找个机会,你还是把他给解雇了吧。”叶凌月很无良地建议道,为了防止可能被巫重听到,叶凌月还很小心地附在凤莘耳边说道。

    她的发梢,轻轻拂过了凤莘的脸颊,柔软的身躯,贴在他的身前。

    凤莘心中荡,声音有些嘶哑,原本就已经片火热的某处,变得如烙铁般。

    叶凌月吓得连忙跳开了,嘀咕着。

    “我乏了,你也快些去睡吧。明日……我们明日再见。”

    她不走了。

    凤莘起了身,有些局促地打开了房门,叮嘱了她早些休息,急急走了出去。

    他也怕自己再待下去,做出更加逾礼的事来。

    在没有确切的名分前,他不会碰她。

    在院落里,站了许久,等到身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热意,点点散去。

    看着她的房内,灯火熄灭,凤莘才慢慢转过了身,对着寂寥寥的夜色,淡淡地说了句。

    “出来吧。”

    “凤三……”假山后,从律走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