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10章 又一个“奇鼎”

第410章 又一个“奇鼎”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可是宏儿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就算是我们想要报仇,也已经来不及了。”洛贵妃容颜憔悴。

    夏侯宏死了,她只觉得万念俱灰。

    “它可以告诉我们,宏儿究竟是怎么死的。”陈鸿儒指着那头九阶灵蟒的尸体。

    尸体又怎会说话

    因为疑惑,洛贵妃连哭都忘记了。

    陈鸿儒说罢,神识动,只见他的额头上,那个血红色的鼎印,忽然破额而出,化成了个血色的大鼎。

    那鼎和叶凌月的鼎印化为乾鼎时,情形很是相似。

    只是和叶凌月的乾鼎不同,这口红色的鼎里,没有神秘莫测的鼎息。

    这就是金乌老怪所说的,方士突破到方尊后,用自己的精神力,炼制而出的实鼎。

    陈鸿儒的这口鼎,名叫做“朱红雪”,是件堪比天级灵宝的宝鼎。

    “朱红雪”出现,片血光就将那头庞大的九阶灵蟒吸入了鼎中。

    鼎里面,冒出了黑红相间的火焰,不过是会儿工夫,铜皮铁骨,连刀枪都难入的九阶灵蟒的肉身,就被那黑红相见的火,给烧成了森然的蟒蛇白骨。

    随着血肉被炼化,从蟒蛇白骨里,散发出了丝丝元力。

    那些灵力,汇聚在的半空中,只见空中出现了片蜃影。

    看到了那蜃影时,洛贵妃惊呼出声。

    陈鸿儒也是微微变了脸。

    轮回劫,而且是百年难得见的轮回双生劫,难怪九阶灵蟒的肉身,会被直接击溃。

    那蜃影里,出现了夏侯宏,还有九阶灵蟒,以及几个人的身影。

    夏侯宏的求救声,以及最终坠入了无边的地壑里,那幕,都完整呈现在陈鸿儒和洛贵妃的眼前。

    最后的幕,是聂风行和叶凰玉爬出蛇腹,叶凌月告知聂风行夏侯宏的身世。

    幻影消失了。

    那架庞大的蛇骨,也下子炸开了,化为了粉末。

    亡魂记忆,北青陈鸿儒的独门精神功法。

    可以通过“朱红雪”的炼化,将尸体在死亡前后,刻钟的记忆,再次呈现出来。

    难怪九阶蟒的灵核不见了,看来是被那两名突破了轮回劫的大夏将领给吞噬了。

    “叶凌月,是她,是她害死了宏儿。”目睹了这切后,洛贵妃的脸,极度扭曲。

    如果不是叶凌月见死不救,她的宏儿根本不会死。

    “叶凌月就是大夏的那位新任丹都掌鼎”

    陈鸿儒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早前威逼魏老方士的,也正是这位叶凌月。

    “就是那贱人。大人,那贱人也是害死窈嫔,让宏儿失了太子之位的罪魁祸首。你定要替宏儿报仇。”洛贵妃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让原本就心情郁闷不已的陈鸿儒更加烦躁了。

    “够了,本座自会有主意。宏儿的身世已经曝光了,你再呆在大夏也已经不安全了,立刻返回北青。记得,返回北青后,你只能住在丹宫,其他地方哪里都不准去,更不可有任何异动。”说罢,陈鸿儒拂衣袖,消失了。

    “大人”

    洛贵妃听罢,惊魂未定。

    大人这话的意思,是要将她暂时囚禁起来

    可是若是不回去,等到聂风行等人回到夏都,她与人通奸的事被发现,她也只有死路条。

    想到了这些年,自己享受的荣华富贵,全都因为叶凌月那个贱人,毁于旦,洛贵妃的心中,怎个恨字了的。

    “叶凌月,早晚你会死在本宫手中。”洛贵妃当晚就收拾了财物,在聂风行和叶凰玉赶回夏都之前,仓惶逃离了夏宫。

    三日之后,聂风行和叶凰玉返京。

    夏帝亲自召见两人进宫。

    只是让叶凰玉奇怪的是,夏帝并没有在金銮殿上召见两人,而是选择在御花园传召两人。

    夏宫的御花园里,夏帝设宴,与皇后起款待两位在西夏平原立下大功的功臣。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聂风行和叶凰玉拜见了夏帝和柳皇后。

    毕竟是第次进皇宫,叶凰玉还有些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平身,既是在后宫,就无需那么拘谨了,来人啊,赐座。”

    夏帝因为夏侯宏的事,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也只有在看到了两名功臣时,才有了些笑意。

    尤其是看到了多年不见的聂风行,夏帝眼神中,还有几分感慨之色。

    才刚坐下,就听夏帝唏嘘道。

    “风行,你这小子,若是朕这次,不传召你来述职,你是不是打算,辈子都呆在西夏那地方,不回来见我这个舅舅了”

    言语中,满满的都是抱怨。

    舅舅

    叶凰玉听着惊。

    “圣上,风行不敢,只因西夏带,兽乱频繁,军务在身,实在无法脱身,还请圣上和太祖母见谅。”

    聂风行解释道,说罢,还不忘偷偷看了眼叶凰玉。

    后者果然是脸的诧异,用眼神询问着,他和夏帝,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的母妃是太后的女儿,也是圣上的姐姐,她嫁给了我的父亲也就是冠武侯。”聂风行轻声地解释了起来。

    冠武侯,那不是四大贵族侯之

    这个惊人的消息,是叶凰玉始料未及的,她手中的酒杯,忍不住抖,酒水洒了出来。

    “臣该死。”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叶凰玉连忙起身,下跪谢罪。

    “不碍事,不碍事,叶爱卿也是第次进宫,有些惊慌,也是在所难免。”柳皇后在旁和气地说道。

    她说罢,和夏帝互看了眼,帝后眼中,都有些诧色。

    虽说聂风行是夏帝的侄子,可两人年纪相差不多,聂风行可算是夏帝从小的玩伴。

    尤其是夏帝,他虽然是聂风行的这个侄子,自小就是调皮捣蛋的性子,而且为人高傲,就连对上冠武侯老爷子,都是吼来吼去的。

    听说他在西夏的虎狼军里,也是出了名的黑脸包公,对自己的兵士,动辄就是咆哮怒骂的,可是今日怎么对着自己的个副将,轻声细语的,很是呵护,这不是转了性了。

    聂风行也是小心翼翼的,他其实早就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叶凰玉了,只是路舟车劳顿,他都没有找到机会告诉叶凰玉。

    看她的脸色,好像很不高兴,聂风行不由忐忑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