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94章 得军心者得天下

第394章 得军心者得天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兵士们无奈,只能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叶凌月等人。

    忽然间,只听得阵整齐有序的脚步,近两千名虎狼军的兵士们如奔涌的洪水,倾巢而出。

    他们迅速出击,将那些手持弓箭的兵士们制住了手脚。

    “虎狼军连你们都要造反,本将军让你们全部退下,否则,全部以军法处置。”

    洪放惊诧不已,刚得知聂风行的噩耗时,整个虎狼军军心涣散,溃不成军,不过是个晚上,他们又变成了哪那只纪律严明的虎狼军。

    这切洪放的瞳孔微微缩,目光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是她,这切都是叶凌月鼓动的。

    不过是夜之间,这些虎狼军们,就对叶凌月唯命是从,这个十四岁少女的身上,究竟哪来的那么大的魄力。

    “好,叶凌月,你果然好手段。你会为你今日做的切后悔的。区区两千兵士,你以为,真得能拦得住本将军和四皇子。”洪放和夏侯宏的百名亲兵,齐刷刷拔出了兵器,个个目露凶光。

    “两千名兵士制不住你,那如果再多几个呢”叶凌月咧开了嘴,扯了个大大的笑容。

    还有几个

    洪放和夏侯宏再是惊,难不成叶凌月还有援兵

    轰轰轰

    地面摇晃了起来,兵士们大惊失色,致看向了前方。

    前方的平原上,出现了个庞然大物,头小山似的巨象,正踏步朝着村落走来。

    紫微垩象每走步,洪放和夏侯宏的脸色就要难看分。

    走到了村落旁身,紫微垩象扬起了头来,长长的鼻子喷出了团水汽,那些兵士们弓箭上的火,下子被熄灭了。

    面对如此的庞然大物,洪放和夏侯宏的那些亲兵们,就如见了鬼似的,个个惨无人色,恨不得爹娘再多给长两条腿,有多远跑多远。

    洪放和夏侯宏就算是军法处置,也没有人会理会他们的话,去招惹这头可怕的怪物。

    九阶的灵象,这种早该绝迹在大陆上的生物,叶凌月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

    洪放和夏侯宏都倒吸了口冷气。

    他们未必就斗不过紫微垩象,可是若是硬拼,耗力过度,再遇上了那头九阶巅峰的双头蟒,必定不敌。

    内心挣扎了番后,洪放和夏侯宏不得不妥协,拉长着脸,在他们的亲兵的簇拥下,退到了旁。

    “来人,解除村口禁制,陈忠,你选百名兵士,与我同进村。”叶凌月冲着阿骨朵使了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跃上了紫微垩象,在旁监视着洪放和夏侯宏。

    叶凌月和陈忠等人冲入了村落里。

    村子里,还弥漫着火油的气味,循着哭声,叶凌月找到了全都躲在了村子祠堂里的村民们。

    看到了突然闯进来的兵士们,村民们全都吓得面无人色。

    “大人,求你们放过我们,我们没有中邪术。”

    “你们放心,我们是虎将军的兵士,不是来杀你们的,你们的村长在哪里,我有事情想要问他。”叶凌月见了村民的模样,同情之余,对洪放和夏侯宏更加憎恨。

    蓝彩儿急忙上前,和几名兵士起,安抚着受了惊吓的孩童和老人们。

    听说是虎狼军的兵士,村民中走出了名身形微胖的中年妇人。

    附近的村民都听说过虎狼军,昨夜,村落发生兽袭时,他们通知了歧城后,歧城直没有人来救援,直到几名虎狼军的巡逻兵发现了异常,才紧急通知了虎狼军的先锋营。

    是虎狼军的兵士们,第次时间赶了过来。

    “姑娘,我是村长的妻子,我家男人他害了怪病,不能出来见客人。”

    中年妇人说着,抹了抹眼泪,她的身旁,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睁大着眼睛,望着叶凌月和虎狼军的兵士们。

    “夫人,我是方士府的方士,村长害了什么病,他人在哪里,你立刻带我过去看看。”叶凌月听,即刻明白,村长害的病很可能就是兵士们早前说的病,也正是名害病的村民,偷袭了叶凰玉。

    吞食了聂风行和叶凰玉后,昨夜袭击村落的灵兽们在双头蟒的带领下,很快就没了影踪,可那些忽然害病的村民们,却都还留在村落里。

    这个村落并不富裕,城里的方士和医师数量稀少,村民们看不起病,只能是采用土法子。

    为了防止那些村民们伤害到村落里的人和牲畜,村长夫人调集了村里些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把害病的村民们隔绝起来。

    带着叶凌月和兵士们穿过了条土路,村长夫人站在了座黄泥糊起来的土胚房前。

    房子的门和窗都已经用砖瓦木条封死了,但依旧能听到房子里面,有犹如野兽般的怒吼声,不时有啪嗒和撞击的声音传了出来。

    “孩子他爸前天还好好的,可是昨日,村里有人生了病,他懂得些简单的医术,就带了些草药去探病,哪知道在探病的途中,就忽然发了狂。”村长夫人红着眼,低声说道。

    她当时也很害怕,可想了想,自家男人以前说过,害了厉害的病,要立刻隔绝起来,不能害了村里的其他人,她就忍疼找人,将村长给关了起来。

    “娘亲,阿爹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我想爹了。”七八岁的男童,似懂非懂,他巴巴地扎抬起了头来,问着自己的娘亲。

    那情形,看得那些见惯了沙场生死的兵士们,也不禁红了眼眶。

    “叶郡主,你想法子救救村长吧。看大他家的娃儿,我就想起了家里的的娃。”陈忠大男人,哽着声,红着眼。

    “先查清楚病因。金乌老怪,你和其他几名方士在旁戒备着,我们先把门打开,看看村长到底得了什么病”叶凌月皱了皱眉,听村长夫人的话,村长的病来得莫名其妙,而且很可能还是会传染的。

    村里的好几名村民,也都是早前无意中和第个害病的村民有过接触,才染上的病。

    几名兵士上前,数拳落下,被封死的房门顿时破开了个大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