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73章 吃干醋

第373章 吃干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洪放本也是个擅谋划城府很深的人,年少时,就平步青云,娇妻在怀,这么多年来,他可谓都是顺风顺水。

    照着洪放原本的安排,等到太子宏登基,他就是位极人臣,等着封侯了,届时就算是兄长洪世子见了他也要低头。

    可谁知人到中年,却因为个半路杀出来的叶凌月将自己的满盘如意算盘全都打乱了。

    自从太子被废,他被革去了太保之位后,洪放的行事作风有些偏激了起来,他排挤聂风行时,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开口去求聂风行的天。

    本以为,这次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哪知道,黑之谷异变后,西夏平原上,接连发生了好几次小规模的兽乱暴动。

    参与兽乱的兽群中,甚至有些九阶的魔兽,由于没有作战经验的聂风行和虎狼军的辅助,洪放手下的那些将领们,损失惨重。

    不过是个多月的时间里,歧城损失的兵士就达四五千人之多。

    无奈之下,洪放和四皇子商量后,决定重新启用聂风行。

    只是洪放下了命令之后,聂风行直接回复,他近日身体抱恙,无法赶赴歧城。

    洪放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差点没气得翻白眼。

    鬼才相信,聂风行那种,顿饭可以吃下十斤牛肉,喝下坛子烈酒的壮汉,会突然就病倒了。

    可奈何眼下是用人之际,人又是自己得罪的,洪放只能是拉下了脸,亲自带着丹药,前去聂风行所在的城池,“探望”聂风行。

    进聂风行的营帐,就闻到了股浓郁的药味,再看虎狼将军聂风行当真躺在了床榻上。

    “聂将军,在下代表四皇子和歧城的幕僚们起来看你了。”洪放瞅瞅聂风行的模样,还真像是身体不适的样子,心中已经犯起了嘀咕。

    “真是劳烦大将军了,末将偶感风寒,不能亲自前往歧城,还请四皇子和大将军见谅。”说着,聂风行还煞有其事地咳了几声。

    说起来,聂风行最近还真是得了“病”,只不过这个病并非是身体上的病,而是“心病。”

    这事话说起来,还跟叶皇有关。

    自打那次,叶郡主造访后,叶皇就变得很是古怪。

    他以自己长了风疹为由,辞去了聂风行的内侍职。

    习惯了营帐里多个人后,叶皇不在,聂风行反倒是寝食难安了起来。

    不仅如此,叶皇除了谈论公事外,私底下压根不见聂风行。

    好几次,看到聂风行,她调头就走。

    长久下来,聂风行郁闷了,加上洪放又刚好在这节骨眼找上门来,聂风行索性就告了病。

    他生病,就耍无赖。

    这招,还是他当年当世子时学会的,每次家里那个老不死的要教训他,他就干脆装病,惊得整个侯府的女眷们都抹眼泪告祖宗的,老不死就拿他没法子了

    聂风行就以虎狼军的军营里,火夫都是男人笨手笨脚的为由,让叶皇亲自煎药照看他。

    叶皇原本还不答应,直到看到名火夫煎坏了个药锅后,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殊不知,她前脚才答应了照顾聂风行,后脚聂风行就将那名火夫狠狠地奖赏了通。

    能天天看到叶皇,聂风行的“心病”早就人到“病”除了。

    可为了享受福利,他索性就继续装病到底了。

    “将军,该吃药了。

    叶凰玉像早几日样,将药送进营帐,才发现,洪放竟也在营帐内。

    叶凰玉连忙低下了头,叶凌月给丹药,她服用了阵子后,药效已经开始慢慢散去了。

    她脸上的风疹虽然还有些,但是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明显了。

    “叶皇,你来了,快过来。”聂风行看到心上人,立刻咳的更厉害了,那模样,就好像是害了肺痨似的。

    看得洪放皱眉不止。

    身为个武者,聂风行的身体怎么就那么差

    叶凰玉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将药碗送到了聂风行的身边。

    “烫。”聂风行撇了撇嘴,那口吻听着,活生生个不愿意吃药的孩子。

    洪放在旁听着,眉间顿时拧起了个疙瘩来。

    叶凰玉只能是耐着性子,吹了几口。

    洪放见两人男人如此亲密,眉头皱的更紧了,心中暗骂,这聂风行和副将未免也太不知廉耻了吧,竟然公然玩起了暧昧来。

    这时,洪放忽的瞥到了叶凰玉的耳垂。

    白白嫩嫩的耳垂,粉润如颗珍珠,竟比女人还要精致几分。

    再看看她的皮肤,虽算不上白皙,但细致的很,个毛孔都看不见,纤长的睫,侧面看去,如同把羽扇,在军营这种只有大老爷们的地方,更显得分外醒目。

    可以想象,若是没有脸上那片丑陋的风疹,这名虎狼军的副将必定是个很清俊的人。

    换成了是洪放自己,要是三十多年,有大半的人生都在军营里,天天面对着粗俗不堪的兵士们,忽然见了这么个细皮嫩肉的下属,必定也会动心。

    洪放暗道,难怪聂风行会和这名副将勾搭上。

    殊不知洪放这番打量的眼神,落在了聂风行的眼中,损失就把咱们的虎狼将军给惹火了。

    这种感觉,就好比孩童发现,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被其他的恶小孩给惦记上了。

    聂风行重重地哼了声,洪放这才回过神来。

    “听闻近段时间,平原带并不安生。大将军贵人多事,既然病也探过了,还是早些回歧城处理军务吧。”聂风行直接下了逐客令。

    若是在平日,有人敢这么对洪放说话,洪放必定勃然大怒。

    可今日洪放是有求于聂风行,也只能把怨气往肚子里吞。

    “聂将军,早前也是在下安排不当。西夏平原的安危,怎么能少得了聂将军这样的国之栋梁。这阵子,前线死伤惨重,聂将军也不想自己昔日的战友,无辜横死吧。这次我来,是想请聂将军去歧城共商平定兽乱的大计。”洪放说得那叫个言辞诚恳,说到了动容处时,虎目含泪,端的是副忧国忧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