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66章 正面冲突,谁比谁毒

第366章 正面冲突,谁比谁毒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由于不是冬季,丹都里的薪柴数量本就不多。

    方士府出面收购了薪柴后,崔副总管就发布了限令。

    即便是方士府内的方士,天也最多只能用十斤薪柴,至于民家使用薪柴,则需要在方士府内备案。

    医堂的开设,也在城中广受好评,那些平民们既得了丹药,又能够低价看病,时之间,城中对方士府的好评如潮。

    叶凌月的两个举措发布之后,不过是数日的时间里,就在丹都里,形成了场堪称地震的骚动。

    尤其是控制了薪柴后,丹都内,薪柴的供应下子紧张起来。

    深夜,几名身着方士袍的瘦高方士,鬼祟地离开了丹都。

    夜黑风高,无月的夜晚,在西夏平原偏僻处的几座房屋里,站着名中年男子。

    男子年约四旬,肤色蜡黄,瘦如干柴,头上梳着个髻团,像是名男道士,身旁还站着另外几名方士。

    从方士袍上看,这些人并非是大夏的方士。

    见到了那名男道士后,那几名方士齐齐跪下,满脸的忧心。

    “长老,这已经是第七天了,弟兄们没有薪柴炼丹炼器,没了收入,都快要无米下锅了。”

    正如叶凌月早前调查得到的消息,这些人就是流窜进大夏的中原带来的邪恶方士。

    中原带连年争斗,早已是贫困不堪,这些来自各个小门派的方士们,在中原混不住饭吃,他们打听到大夏富裕,西夏带又远离朝廷,疏于管理,就悄然到了西夏,想要讨口饭吃。

    他们聚集在起,形成了个叫做金乌宗的宗门,这位中年男道士人称金乌散人,是金乌宗在丹都带的管事长老。

    “苏将军,这件事你怎么解释当初你可是答应了,让我们在丹都里自由出售丹药的。”金乌散人怒声说道。

    屋子里,昏暗的角落里,踱出了个高大的身影。

    丹都的守城将军苏牧走了出来。

    “这件事,本将军也是近日才知道的,要怪只能是怪丹都新来的那名掌鼎。”苏将军脸的阴沉。

    原来,苏牧早就和这些中原邪方勾结到了起,所以叶凌月提出清剿城中的邪恶方士时,他才会断然拒绝。

    苏牧和金乌散人早就有了私下协定,金乌宗出售的丹药,五五分成,靠着丰厚的分成,苏牧获得了高额的利润。

    叶凌月的两个举措,连带着让苏牧的损失也很是惨重。

    “金乌散人,亏你还是金乌宗的长老,拿不到炭薪,你们就不会想法子去抢嘛。这份是丹都运送炭薪的秘密路线图。”苏牧可不愿意,让叶凌月彻底断了自己的财路。

    “掌鼎,城外运送炭薪的车辆被劫走了,押送车辆的方士伤了四人。”

    当日,叶凌月就得到了个不好的消息。

    她和苏牧大战在即,叶凌月知道,哪怕是刻钟,都很珍贵。

    敌明我暗,那些邪恶方士隐匿在丹都和丹都外,想要将他们起铲除,很困难。

    这次,叶凌月就是要逼得他们自动送上门来。

    “那群人,果然是熬不住了。”叶凌月得知消息后,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她颁布命令下去时,就已经料到,狗急了会跳墙,那帮邪恶方士没了经济来源撑不了多少天。

    只是让叶凌月更加恼恨的是,明知道近段时间,平原上不太平,这次的运输,她早已叮嘱过,必须秘密行事。

    事先运送炭薪的路线就很隐秘,只有方士府的极少数人和将军府的几位关系人士才知道。

    将军府这次只派了两三名兵士运送炭薪,而且打劫发生后,那两三名兵士,第时间就逃跑了。

    不用调查,叶凌月也明白,这次所谓的打劫事件,分明就是里应外合好的。

    看来,已经到了和苏牧彻底撕破脸的时候了。

    叶凌月眉心拧紧,暗暗下定了决心。

    那车炭薪被劫后,金乌宗里,阵欢欣鼓舞。

    可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些邪恶方士们很快就发现,他们千辛万苦抢回来的这些炭薪都不能用。

    “长老,这些炭薪都是烟炭,外干里湿,点燃就不停地冒烟,而且不少兄弟们用了那些炭薪后,都觉得浑身不舒服,呕吐恶心。”邪恶方士们愁眉苦脸着。

    金乌散人听,大惊失色,连忙就把那些炭薪运了过来,仔细看,气得金乌散人差点没羊癫疯发作。

    “好歹毒的手段,这些分明是毒炭,对方定是早就知道我们会劫持炭薪,才将计就计。”金乌散人勃然大怒,对丹都的那位新来的掌鼎恨得咬牙切齿。“苏将军,这就是你给我们通风报讯后得来的炭薪,这次,我们金乌宗真是被你害惨了。”

    因为使用了了有毒的炭薪,金乌宗半的邪恶方士都病倒了,金乌散人光是想着给他们治疗,就已经手忙脚乱了。

    “好个叶凌月,连本将军都被你糊弄了。”苏将军怒之下,手中的毒炭薪被震成了粉末。

    “苏将军,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你再不想法子,帮我们铲除了那个新来的掌控,我们大不了拍两散。到时候我将你的事捅到了大夏朝廷里,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金乌散人也是被逼急了,他在中原带,好歹也算是小有名气。

    哪知道到了大夏后,反倒被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给欺在了头上。

    这口恶气,要是不出,金乌散人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金乌散人,你这话时什么意思。那女人断我财路,又残害我的手下,我比你更像想早点了结了她。可她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朝廷亲自派来的四品掌鼎,我若是在城中出手,必定会引来怀疑。但如果,叶掌鼎在方士府内,不幸被刺客所杀,那就不管本将军的事了。”苏将军缓缓缓说道。

    金乌散人听,眼睛陡然亮。

    “将军你的意思是”

    “叶掌鼎到丹都后,积怨甚多,就算是有两个仇家找上门来也没什么。再过几日,就是方士府的探亲日了,届时,方士府里的方士十之**都会返家。”苏将军脸的深意。

    金乌散人与他眼神个对视,当即心领神会。

    叶凌月,这是你自找的。

    苏将军笑得森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