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49章 坑“爹”的把戏

第349章 坑“爹”的把戏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洪放心里对聂风行早已是羡慕嫉妒恨,这会儿又被名普通的兵士,借着聂风行的名号来阻拦,洪放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被洪放训斥,那名虎狼军的兵士犹豫了下,却是没有立刻让开。

    这些虎狼军营的军士们,都是些不识字的大老粗,管他娘个什么从品,他们只知道,在西夏平原,聂风行就是他们唯的老大。

    “放肆。”洪放大怒,官袍下的掌上,已经凝聚起了股元力,正欲发作时,身后,聂风带着名兵士走了过来。

    “不得无礼,让洪将军进去。”

    那名兵士这才退开了。

    看到了这幕,洪放非但没有感谢聂风行,相反嘴角还噙起了抹冷笑。

    好个聂风行,竟然在自己面前逞威风。

    他倒是要看看,来日方长,他聂风行还能逞多久的威风。

    带着怒气,洪放在聂风行的陪同下进入了黑之谷。

    昔日灵兽众多的黑之谷,如今已经是兽去谷空,可山谷中随处可见些中高级灵兽的尸身,焦臭的气味,四处可闻。

    原本郁郁葱葱的谷底里,已经光秃秃片,繁茂的古木和各种植被,都已经被那场无妄的陨石流星带来的天火,给焚烧的干二净。

    看到了黑之谷里片凌乱,洪放和聂风行都是越看越是震惊。

    尤其是聂风行,他可以想象得到,有多少灵兽因为这场天灾,逃出了山谷。

    经此事后,只怕西夏平原的兽乱会变得更加严重,虎狼军的面临的危机,也会更加巨大。

    “前方就是黑之谷的深处,曾经是太古三宗九派明令禁止的禁地。”聂风行到了黑之谷的深处,也就是早前食人花所在的地域。

    古怪的是,和黑之谷的外围相比,黑之谷的深处禁区内,反倒鲜少有兽类出没的踪迹。

    只有个巨大的天坑,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了那个直径足有数十尺宽的天坑时,洪放先是阵狂喜,可是紧接着,就发现,本该和天坑起出现的陨石,不翼而飞了。

    陨石没了,不就意味着流星铁也没了。

    “聂将军,这是怎么回事我分明昨夜在歧城看到,有颗流星袭向了黑之谷,照理说,这里应该有块巨大的陨铁才对。陨铁乃是朝廷之物,必须充公。”洪放很是不满。

    “洪将军,你这话时何意我午后就命人在外设置了禁制,可以肯定黑之谷了,没有外人出入过。你若是不信,虎狼军营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聂风行听的分明,洪放这意思,分明就是怀疑他将陨石给运走了。

    他洪放知道流星落地会成为陨铁石,他聂风行又何尝不知。

    “那些都是虎狼军的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包庇你。”洪放想到,丢了这么大块流星铁,心里就在滴血。

    他原本可是打算用这批流星铁来打制批铠甲,届时上阵杀敌,可以占据更大的优势,积累更多的军功。

    “洪放,把话说明白了。你以为,我聂风行会贪图上千斤流星铁你再出口伤人,别怪我不客气。”聂风行索性连尊称都省去了,目光转厉。

    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洪放的这番怀疑,把他直接惹毛了,要不是看在洪放是朝廷新封的将军的份上,他压根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我倒是忘记了,聂将军还有个身份,我该是称呼你为聂将军呢,还是聂世子”洪放的语气里,酸溜溜的。

    洪放之所以见聂风行不顺眼,除去聂风行在西夏平原带,占了他的风光,另外个原因,却是因为聂风行的身世。

    名扬西夏平原的聂风行,在从军之前,还有另外个身份。

    他是四大贵族侯中冠武侯的长子,聂王妃唯的子嗣,聂府的世子。

    洪放虽然有了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可是他的出身直是他心头的根刺,他的娘亲只是个洗脚丫头。

    聂风行小时候,洪放也见过几次。

    那时候的聂风行,长得白净可爱,到了宫中参加宴会时,引得宫中的皇后妃嫔都争相抢着抱,而洪放只能是假装成洪世子的小厮,躲在角落里,羡慕地看着聂风行。

    可偏偏是这个聂风行,好好的世子不当,十几岁时,丢弃了侯府的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跑到了大夏最荒凉的边疆,当起了兵。

    洪放本以为,像是他这种公子哥,定熬不住多久,就会逃回夏都,成为大家的笑话。

    可是聂风行愣是让众人跌破了眼睛,他从介小兵,爬到了三品将军的官位,甚至在冠武侯勒令他返回夏都后,依旧我行我素,当他的虎狼将军。

    不仅如此,聂风行出身贵族,又混迹于平民将领之间,是大夏难得的既得贵族又得平民拥护的人物。

    聂风行不要的,却是洪放这么多年来直苦心追求的,这怎让洪放不郁闷。

    所以他对聂风行天然的就有种敌意。

    “既然征西大将军不信虎狼军营里的人的话,那我们俩不是虎狼军营的人,我们说的话,大将军总该相信了吧。别说是陨铁石,就连石头我们都没看到块。”正说着,叶凌月和蓝彩儿走了过来。

    看到了叶凌月和蓝彩儿时,洪放瞠目结舌着,尤其是叶凌月,她没受伤不说,为什么会出现在黑之谷。

    “叶郡主和蓝郡主说的没错,她们俩昨晚都亲眼目睹了流星落地时的情形,末将有没有私吞,她们再清楚不过。还是大将军以为,我可以在两位郡主的眼皮子底下,私吞了那么大块陨铁石。”聂风行讥讽地看着洪放。

    叶凌月的仗义执言,反倒让洪放愈发认定了,陨石必定是被她和聂风行私吞了。

    这女子,年纪轻轻,却生了副比乌鸦还要黑的心肠,她的手段,洪放可是早就见识过了的。

    “叶方士,你为何会在黑之谷,按照朝廷的圣旨,你这会儿早该奔赴丹都任职才对,你擅自离开丹都,那可是擅离职守,理当定罪。”洪放眼看挑不出聂风行的错,就将矛头指向了叶凌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