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344章 凤莘vs巫重

第344章 凤莘vs巫重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可是您就是王爷,王爷就是您。”刀奴冒着生命危险,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数年前,当他和穆管家偶然发现王爷身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时,他也吓了跳。

    这件事,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也是王爷身上最大的秘密。

    这该死的大块头,平儿看着傻头傻脑的,今儿嘴巴都是顺溜了,什么王爷就是您,您就是王爷,这是玩顺口溜呢

    “你是不想活了是吧。”巫重戾气十足,他性格冷漠无情,不容许任何人冒犯他的威严,哪怕刀奴已经服侍了他多年。

    巫重衣袖动,拳骤然握紧,汹汹的元力卷向了刀奴。

    身形比巫重还要高半个头的刀奴,竟被他如同头小鸡那样拎了起来。

    虽然早就知道眼前的是另外个性格的王爷,他暴戾凶残,可刀奴没想到,他的实力会如此惊人,自己居然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死亡点点逼近,就在刀奴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时。

    巫重神情骤变。

    他感觉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复苏。

    “该死,怎么会”巫重豁然松开了手,身子微曲,脸上神情幻变。

    这阵子,为何那废物的反应会如此活跃,往常自己可以控制这具身体至少数日甚至个月,可是这次,只不过个晚上,本该昏睡不醒的凤莘,怎么下子就醒了。

    难道是巫重脑中电石火光,闪过了幕。

    他吻了叶凌月,难道说是因为那个吻,让凤莘提早醒了过来。

    不等巫重思考清楚,他脸上的古怪刺青图腾还有他身上的鬼面,以呼吸般的速度,迅速褪去,很快凤莘的面色就恢复如常。

    眼中再度恢复了澄清,凤莘睁开了眼,模样很是虚弱。

    “王爷”耳边是刀奴焦虑的叫声。

    “刀奴,找到她了嘛”

    看到王爷又变成了原来的王爷,刀奴这么个大男人差点没哭出来,他哽咽着。

    “叶姑娘没事,她遇到了虎狼军的人,这会儿人好好的。”

    那就好,凤莘苍白着脸,留意到刀奴脖颈上,留下的指印,凤莘的眼中,划过了抹愧疚。

    每次,“他”出现时,自己身旁的人总会遭到伤害。

    而这次,却是自己主动召“他”出来的。

    巫重,那是个生来就充满了杀戮和暴虐的魔鬼。

    偏偏,自己却不能离开“他”。

    “王爷,叶姑娘就在军营里,您要不要进去看看她”刀奴见凤莘怔怔地望着军营,小心地问道。

    “我不应该靠近她,也罢,就在这里分开吧。”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凤莘摇了摇头,步履沉重地转过身去。

    军营里,蓝彩儿还追着叶凌月问个不停。

    “凌月,那人真的是鬼帝巫重,凌月,你什么时候认识巫重的,难道是在山海帮的那次”

    叶凌月有种言难尽的感觉,她不知怎么和蓝彩儿解释。

    老实话,她和巫重真没见过几次,可是每次见面,都说不清理还乱。

    “糟糕,那凤莘危险了。”蓝彩儿脸的担忧,可不是嘛,巫重那种男人,霸道又残暴,他要是知道有个凤莘的存在,还不卡擦声,把凤莘给解决掉了。

    “这又关凤莘什么凤莘人呢”叶凌月猛然想起,怎么直没看到凤莘。

    蓝彩儿正想将凤莘知道叶凌月失踪后,性情大变,意孤行要闯入黑之谷的事告诉叶凌月,就听到了名虎狼军的兵士走了进来,告诉叶凌月,有个叫做刀奴的人,在军营外找她。

    刀奴是孤身人来的,他告诉叶凌月和蓝彩儿,王爷已经找到了。

    “王爷让我把这样东西和信都交给叶姑娘,说他先回北青了。”刀奴脸的愁闷,将凤莘的信和个匣子,起交给了叶凌月。

    打开信,上面只有两个字。

    “珍重。”

    叶凌月打开那个匣子,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时,愣了愣。

    那是福鹤,早前她在璃城和凤莘道别时,送给他的九十九头福鹤,该死的凤莘,他居然把这些福鹤都退回来了。

    叶凌月真想把这些福鹤都摔在凤莘的脸上。

    真是好心没好报,这些福鹤都是她特意制作给凤莘的,里面还携带着丝鼎息,它们可以帮助凤莘,缓解寒症。

    叶凌月看着福鹤,又恼又火,索性把福鹤股脑都丢了出去。

    凤莘,这意思,两人是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叶凌月的心情下子糟糕了起来,刀奴见状,只能是叹着气,离开了临时军营。

    军营外的官道上,停着辆马车。

    “王爷,东西都已经交给叶姑娘了。”刀奴看了看马车上的王爷,王爷靠在了车辕上,闭着眼。

    “她有说什么嘛”凤莘轻轻问了声。

    “叶姑娘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些福鹤全都丢了。”刀奴说完,凤莘骤然张开了眼。

    全都丢了

    凤莘苦涩地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刀奴推下去。

    在车帘落下的那刻,凤莘不自禁摊开了掌心,手中还躺着只小小的金色方鹤。

    那是他认识叶凌月时的那只方鹤。

    也是让两人结缘的那只。

    上面的精神力,早已经消失了,方鹤也显得有些破旧了,可是凤莘直舍不得丢。

    “这次,她必定很生气,也好,这样来,她就不用牵挂着我这个病号了。”凤莘将方鹤紧紧握在了指上,寒症没有发作,可是他却觉得自己浑身片冰冷,心像是下子空了。

    刀奴走后,蓝彩儿见叶凌月脸色不对,连忙溜走了。

    小吱哟和小乌丫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老大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气,两小兽都还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男女之情。

    “吱哟~老大,消消气”

    听到耳边阵讨好的叫声,叶凌月回头看了看,顿时转怒为喜。

    小吱哟很是吃力地用手抱着那个比它身体还大的匣子,摇摇摆摆地晃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那个匣子,正是自己早前丢掉的那个匣子。

    里面的福鹤还保存的好好的。

    叶凌月还是忍不住,把那些福鹤拿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