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298章 与奸妃过招(下)

第298章 与奸妃过招(下)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姐姐,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我知道,你与我有些误会,可我今日,是真心来探你的。”洛贵妃假惺惺着。

    “洛婉,这里没有外人,你没必要用那副虚伪的嘴脸来敷衍本宫。本宫也是瞎了眼,当初才会将你当成姐妹,还差点害死了颀儿。”柳皇后目光森冷,逼视着洛贵妃。

    洛贵妃那张虚假的脸上,笑容渐渐涸去。

    “看来当年的事,你都已经知道了。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柳后,这么多年了,你都还是这么蠢。论起容貌,论起谋略,你哪点强过我洛婉。要不是你的出身,你以为你能当上皇后不过,你终究还是输给了我,我的儿子当了太子,至于你,连自己的骨肉都保不住。”洛贵妃狞笑了起来,那张涂得姹紫嫣红的脸上,没有美艳可言,有的只有嚣张。

    “呵呵,洛婉,你真的以为,你赢了”洛贵妃眼中,本该“虚弱不堪”的柳皇后把掀开了被褥,步步走到了洛贵妃的面前。

    “你,你怎么点事都没有,你不是刚滑过胎”洛贵妃的腹中,阵绞痛。

    话还未说完,她就惨白着抱着肚子,瘫在了地上。

    “我的肚子”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的肚子,双腿间,血水流了下来,腥腥热热的。

    “贵妃娘娘,你在夏宫里,逼迫那么多妃嫔滑过胎。这幕,你应该不陌生才对。”旁的屏风后,叶凌月走了出来。

    “难道难道我”洛贵妃的脸色阵红阵白,可肚子上的疼意,让她险些没昏厥过去。

    “恭喜贵妃娘娘,有喜了。哦,不对,你刚刚滑胎了,还请节哀。”叶凌月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她怀孕,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洛贵妃这两个月,月事是有些不调,她还特意找了御医院的人看过,说是她最近心绪不宁,才会导致月事不顺,只需要服用些丹药即可。

    “是你是你们,动了手脚。”洛贵妃忽然明白了过来。

    大概在两个月前,夏帝曾在她那住过晚。

    定是那晚,她有了身孕。

    夏帝的夜宿记录,太监在总管那里,素来有记录。

    每个妃嫔的月事来潮时间,也都登记在册,当初,洛贵妃就是利用了那些册子,算计了不少妃嫔,逼迫她们服药滑胎。

    没想到,柳皇后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法子,将这切,全都报复回她的身上。

    “贵妃娘娘,这几日早间服用的雪蛤膏味道可好”

    洛贵妃脸上的血色点点褪去。

    “你在本宫的雪蛤膏里放了什么不可能本宫明明都已经用银针测过了。”洛贵妃的肚子越来越疼。

    “那就得问洛贵妃你自己了,那可是你自己准备的无色无味的滑胎药。”叶凌月冷笑。

    “来人啊。”洛贵妃咬着牙。

    可她的侍女们全都被拦在了朝华宫外。

    柳皇后刚滑胎,夏帝有命,闲杂人等,不许进入柳皇后的寝宫,骚扰她的清静。

    “我们的确让人隐瞒了你怀孕的事,但若是你没有心怀不轨,想要暗害皇后,又怎么会没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叶凌月摇了摇头,她早就猜到,洛贵妃得知自己的死对头柳皇后怀孕后,定心有不甘。

    加之这阵子,洛贵妃和仇方士走得近,她就有了戒备。

    仇方士那日,得了滑胎药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

    至于他暗中让人下到柳皇后的汤药里的药,也早就已经掉过包,偷偷下到了洛贵妃的饮食里。

    而偏偏,洛贵妃会选择今日到朝华宫来嘲讽柳皇后,更想不到,她会这会儿流产。

    只能说是,洛贵妃坏事做尽,因果报应不爽。

    “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你们偿命,来人啊,我要告诉圣上。”洛贵妃趴在地上,如同头母狗般。

    “你叫啊,最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想害柳后滑胎,结果反倒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再说了,你身上的这种药,是你自己准备的,无色无味无残留还纯天然,就算是把你的肚子剖开了,也找不到点点药渣渣。”叶凌月叹息着。

    说来,叶凌月都要佩服洛贵妃身后的那位。

    先是红纹百香丹,再是绝品的堕胎药,只可惜,他所用非人,好好的药都给糟蹋了。

    害人终害己,说的就是洛贵妃这种人。

    “洛婉,你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吧。本宫其实,根本没有怀孕。假孕的消息,以及滑胎,全都是叶郡主手筹备好的,就等你们上当。”柳后走到了洛贵妃的身前,俯视着匍匐在地上的洛贵妃。

    她和洛贵妃斗了十几年,这是她第赢了。

    半月前,因为叶凌月拒绝了六皇子的婚事,柳皇后时情急,险些昏了过去。

    叶凌月替她诊断,发现她有些心律失常,叶凌月查,才发现,柳皇后常喝的茶叶里,被人动了手脚。

    柳皇后震怒,当时就要查清楚是谁动了手脚,却被叶凌月制止了。

    敌暗我明,叶凌月甚至能想得到事情最后的结局,不过是找到个宫女或者是太监当替罪羔羊,幕后的黑手,依旧是逍遥法外。

    这次是茶叶,下次可能是糕点,再或者是盆有毒的盆栽。

    既是如此,还不如引蛇出洞,给敌人最致命的击。

    “所以,叶凌月就让你假装怀有身孕。叶凌月,你个杂种,你个贱人,本宫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本宫。”洛贵妃听罢,气得差点没厥过去。

    她就知道,光凭柳皇后个人,是绝对不可能想出这么阴损的主意的。

    “洛贵妃,你杀害那些妃嫔的胎儿时,可曾想过,她们又哪里得罪了你。来人那,把洛贵妃送回寝宫去,就说她不小心自己摔了跤。”叶凌月生怕柳皇后还存了恻隐之心。

    两名老嬷嬷上前来,架起了洛贵妃,就往外拖。

    她身下的血迹,长长拖了路。

    “叶凌月,你个小贱人,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直至洛贵妃被拖出了朝华宫,她的声音,还在回荡着。

    柳皇后面露忧色,叶凌月所做的,尤其是生生看着洛贵妃的胎儿,在自己面前没掉,在她看来,未免太过残忍了。

    “柳皇后,你可是觉得,我今日做的切,有些过了。”叶凌月看出了柳皇后的顾虑。

    “凌月,本宫并非那个意思。”柳皇后,像是重新认识了叶凌月般。

    早前,她对叶凌月的印象,还直停留在医术高明,聪慧过人,是自家皇儿的救命恩人的层面上。

    可是今日的叶凌月,却让柳皇后感到陌生,甚至还感到丝害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