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226章 深夜来客,他们是谁

第226章 深夜来客,他们是谁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够了。”

    就在窈嫔和洛贵妃狗咬狗时,镜中人冰冷的声音传来,窈嫔和洛贵妃俱是惊。

    今晚,并不是她们和镜中人约定好的联络的日子,大人师傅的突然出现,必定是为了星曜天机盘。

    “师傅,弟子的眼睛”窈嫔又是惧怕,又是委屈。

    “大人,这贱婢不听从你的指示,害得星曜天机盘受损,她还有脸来责骂本宫。”

    洛贵妃也不甘示弱。

    “星曜天机盘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星曜天机盘是镜中人炼制出来的灵宝,他在星曜天机盘上留有了抹精神烙印,星曜天机盘有任何异变,远方的镜中人都会有所察觉。

    只是,连镜中人也没法子推算出,究竟是什么力量,连地级灵宝都能损坏。

    “师傅,弟子只是想要控制住那个叫做叶凌月的,没想到会损坏星曜天机盘。早刻,弟子在测算六皇子时,星曜天机盘还是好好的。”窈嫔将当时的情形,大致说了遍。

    “那四鼎方士,可是早前打败你的那人”以镜中人的身份,他原本完全不会去理会大夏个小小方士,可接二连三,在同个人身上出了篓子,镜中人也不得不对叶凌月多了个心眼。

    “不错,就是她,蓝府的二小姐。”窈嫔提起叶凌月,就是满脸的恼恨。

    她的眼睛瞎了,连师父都没有法子,都是叶凌月,她定要报仇。

    “告诉本座,此女的生辰八字。”

    叶凌月的生辰八字对于洛贵妃而言,倒是不难调查,早阵子,她为了替太子宏选妃,曾搜集了城中所有五品以上官员的女儿的资料,其中就有蓝府这位二小姐的。

    镜中人得知了叶凌月的八字后,掐指推演了起来。

    “这早夭之相”

    忽然,镜中人大惊。

    根据他推演出来的八字,这个所谓的蓝府二小姐,是个早已经死了的人。

    “早夭,不会啊,大人,这个叶凌月今年已经十四岁了,要是早夭之命,早死过回了。”洛贵妃狐疑着。

    民间所谓的早夭之相,指的是婴孩出生既夭折。

    可镜中人的星相推演之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又怎么会轻易出错。

    镜中人也觉得不对头,明明是个早该死了的人,为何现在还活着。

    镜中人犹不死心,又推演了遍。

    推演到了最后,镜中人依旧是没有任何结果。

    “这个女子,轻易不要再去招惹。”镜中人沉思之后,断然下令。

    洛贵妃和窈嫔镜中人身旁亲近之人,她们跟随他这么多年,何曾听到过大人这么避讳个人。

    “大人,这是何故,难道我们还怕了她不成”洛贵妃听着,不情愿了。

    她乃堂堂的贵妃,儿子是未来的大夏皇帝,让她躲着个臣女,这口气,她可憋不下去。

    “此女命盘有异,本座在世数百年,从未见过推算不出来的命盘。这只能是有两个原因,其,是有高人在她身后推波助澜,干扰本座的推算。至于其二有人替她逆天改过命。”

    镜中人的话,洛贵妃和窈嫔听的是云里雾里。

    高人在背后相助倒还好理解,逆天改过命

    这样违背常理的事,怎么可能发生。

    “若是仅仅只是前者,倒还好处理,只要是实力和本座相近者,即可做到。但若是后者,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能达到逆天改命的地步的,实力远超过本座。所以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要和她起冲突,切记。”镜中人正欲说话,密室外,传来了阵轻轻的敲击声。

    “贵妃娘娘,夏帝正在找窈嫔娘娘。”

    “知道了。”洛贵妃和窈嫔漫不经心地回了句,也不知是在回复镜中人亦或者是外面的人。

    镜子恢复了平静,镜中人也已经消失了。

    窈嫔返回初云宫的途中,心中依旧是愤愤不平着,想起叶凌月那双比星月还要明亮的眸子,再想想,对方害的自己的眼睛都瞎了,这个仇,她非报不可。

    返回了蓝府后,叶凌月只觉得阵困意袭来,连晚膳都没吃,就匆匆睡下了。

    到了夜深时,阵轻轻的叹息声。

    在叶凌月的床榻前,出现了个身影,仅仅只是看背影,就让人觉得她有种不可亵渎的神圣气息。

    待到身影完全清晰,女子走到了叶凌月的身前,她的眼眸,如寂寥的晨星,明亮而又饱含慈爱。

    她伸出了手,纤细的指,划过了叶凌月的脸,落在了她在睡梦里,依旧拧紧的眉头。

    “月儿。”

    似是感觉到了异样,睡梦中的叶凌月,眼皮子动了动。

    女子指尖里,股暗针之力,毫无声息地刺入叶凌月的昏睡穴,她的呼吸又回归了平稳。

    “不要难过,总有天,她会打破她身上的封印,记起我们所有人的。”女子的身后,男人强而有力的臂弯,环住了女子的纤腰。

    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来赞美这对暗夜里,忽然出现在叶凌月房中的男女。

    他们的年龄,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正值盛年,可他们的眼神里,却带着股看破了世事,超乎年龄的睿智。

    男子气质清冷,如冰山料峭,女子冷艳冰清,带着股脱俗的气息。

    若是细看,会发现,熟睡中的叶凌月,有双和女子同样灵动的眼眸。

    “若是她永远”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不只是因为愤怒,亦或是因为激动。

    “不,别忘了,她身上流着的是你我的血,终有日,她会记起过去的切。”男子温柔地搂着怀里的女子,他慈爱地看了眼床榻上的叶凌月。

    听了男子安慰后,女子脸上又有了笑意,她的嘴边,两个小小的梨涡,很是生动。

    就在夫妻俩谈话之时,叶凌月的床榻上,被子突然掀开了个角。

    “吱哟~”

    平日喜欢在叶凌月大被同盖的某小兽半夜被尿憋醒了,只能揉着眼,准备去撒尿。

    小眼还没完全睁开,小吱哟看到房子里,站着个大美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