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222章 被排挤了

第222章 被排挤了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御医院的中院比起外院来,规模要更大些,修建的也要更加精美。

    在中院里,已经看不到宫女和太监们的身影了,因为这里,已经属于御医院的机密位置,只有中高级方士才能进入。

    进入中院,叶凌月就感觉到了股芳草的清香味,在院落里,随处可以见开阔的草坪和茂密的植被。

    即便是在冬日,中院的植物也不会凋零。

    这些草坪,种植的都不是普通的草被,而是修建整齐的凝神草。在草坪中间,开挖了几口工池塘,走近看,湖泊里游动着对对精鲤。

    凝神草和精鲤,就好武者使用的聚元草和阴阳鲤,有助于方士在炼丹之后,迅速恢复精神力。

    只不过御医院里这些,比起叶凌月鸿蒙天里的,品质差了许多。

    “我听说,方士之中,也有分为炼丹和炼器的。炼丹的方士都汇聚在御医院,那炼器的方士又在何处”

    由于出身叶家的缘故,叶凌月虽说炼器不多,迄今也只是炼制过玄铁和龙涎针、暹罗鬼烟,可对于炼器,她还是很感兴趣的。

    她还是希望多接触些关于炼器方士,将来才有机会,帮助叶太祖完成他的心愿。

    “哪来的那么多问题,炼器的方士都在军部,你个四鼎方士,连最基本的炼丹都不定会,还想学炼器,这是还没学会走,就想学跑了,真是好笑。”南宫倾霖没好气着。

    叶凌月呆在御医院,就好比南宫倾霖的肉中刺,怎么看怎么难受。

    虽然龙语大师直对外宣称,叶凌月成为宫廷方士,那是经过了正规选拔的。

    可窈嫔和叶凌月的比试,是秘密进行的,除了有限的几人,外界都是不知道的。

    所以南宫倾霖始终不信,她直认定了,叶凌月就是靠着太后和皇后的恩宠进来的,只怕对方连最基本的炼丹都不会。

    迎面走来了几位方士,南宫倾霖很是熟络地走了过去,拉着两人聊起了天来,将叶凌月晾在旁。

    过了片刻,南宫倾霖才走了回来,那两名方士看了眼叶凌月,眼神有些怪怪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四鼎方士,在中院,只能是负责看火,倒药渣,其他的事,你想都别想。”南宫倾霖说着,带着叶凌月走近了公用丹房里。

    公用丹房里,有二十多位方士,入口处,就贴着张类似于公告的大红榜,叶凌月看到了些人的名字,每个人的名字下方,都标注着不同的数字。

    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不得不说,夏都人杰地灵,在璃城的方士协会里,五鼎以上的方士不超过三人,可在这个公用丹房里,大部分人,都是六鼎方士,最差的也有五鼎。

    叶凌月在公共丹房里,并没有看到七鼎方士,打听,才知道,七鼎级以上的方士,是有**丹房的,就位于公共丹房的后头。

    **丹房里,无论是丹鼎还是药草资源,都要比公共丹方强许多,而且进入**丹房炼丹,还是种荣耀,公共丹房里的方士们,都挤破脑袋,想要拥有间属于自己的**丹房。

    叶凌月大致已经明白了中院的情况。

    在这里,分为公共丹房和**丹房两种。

    **丹房里,大部分都是七鼎方士。

    照南宫倾霖早前所说的,新来的方士,是不能**炼丹的,需要在辅助老方士炼丹三个月后,才能开始炼丹。

    这也是为了防止炼丹途中,出现意外。

    过去,御医院曾经出现过,新方士操作不当,丹炉爆炸的事情。

    叶凌月随意挑选了名方士,走上前去。

    刚说明了来意,哪知道那名方士连看都不看她眼。

    叶凌月没有在意,大部分的方士,因为天天呆在丹房里,足不出户的缘故,脾气都很古怪,譬如自家那个喜怒无常的师傅。

    她又走到了另外名方士的面前。

    “你的师傅不是龙语大师嘛龙语的徒弟,还需要给人当下手。”

    对方似笑非笑着。

    第三个,第四个,叶凌月走马枪似的,把大半个公共丹房都转悠了遍,没有人愿意让她当助手。

    叶凌月暗中纳闷着,可以看到南宫倾霖在旁看戏的模样,她顿时明白了过来。

    原来,南宫倾霖早已联合了公共丹房的其他方士们起排挤她。

    南宫倾霖是仇总管的弟子,又是金剑将军的女儿,公共丹房的人对她都很是巴结。

    这倒是个兵不血刃的法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赶走叶凌月。

    叶凌月没有气馁,她又走到了名女方士的背后。

    方才,叶凌月和南宫倾霖进来时,大部分的方士都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唯独这名女方士,依旧是埋头在炼丹。

    “请问,我能否充当你的助手,帮你炼丹”就在叶凌月问话时,那些排挤叶凌月的方士,以及在旁等着看笑话的方士,全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听到了笑声后,那名女方士才回过了神来,她迷糊着,转过了身来,看到了脸诚恳的叶凌月。

    叶凌月看清楚了这名女方士的模样,发现对方年纪不大,和姐姐蓝彩儿差不多,她留着男孩子般的短发,不修边幅,方士袍子都已经有些破烂了。

    她已经洗得发黄的衣襟上,是六个暗淡的鼎印,显然是名六鼎方士。

    在满堂都是六鼎的情况下,这名年轻的六鼎方士,无疑是个异数。

    “笑死人了,叶凌月,你不会是傻了吧。你居然要当她的帮手,还真是不是类人不进家门,双废物。”南宫倾霖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其他方士,看向梅方士时,眼中也满是讥讽,至于叶凌月,他们只是脸的同情,可怜的新方士,也不知她是怎么得罪了南宫小姐,看来,她在中院,呆不了几天了。

    叶凌月后来才知道,这位看着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方士,其实,是御医院中的个“笑话”般的存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她,跟随梅方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