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210章 似曾相识的身世

第210章 似曾相识的身世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百年生的鹤顶草,五十年生的蜈蚣藤。”

    叶凌月仔细查看这些药草,看之下喜色连连。

    对方卖得都是夏都市面上难得见的毒草,而且还是生长在毒虫和毒兽巢穴周边的剧毒之草。

    连自家师傅龙语的收藏,都比不上癞姑。

    只可惜大夏又不盛行炼毒,到玄级拍卖场的,又都是些武者,没有人识货,所以癞姑的药草,直乏人问津。

    见叶凌月翻看着药草,没有吭声,贺老三还以为叶凌月不满意。

    “癞姑,万宝窟不会再收购你的药草了,不要吓到了老夫的贵客,还不速速离开。”贺老三生怕凤莘和叶凌月不喜,三言两语,就要打发走那名丑陋妇人。

    “三老板,你身后的两位客人还没发话呢,我这些药草全都是我自己培植的,和野生的样,药效很好。两位贵客,你们先看看”那丑陋妇人见有生意上门,她又急着用钱,自然不会错过这笔买卖。

    “让她过来吧。”凤莘留意到叶凌月的神情有异,喝住了贺老三。

    贺老三对那妇人也有几分同情,见凤莘不反对,就没再做声,只是顺口向叶凌月和凤莘说起了了丑妇的来历。

    癞姑原本是名四鼎方士,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

    她原本是有家室的人,后来因为夫君不慎中了毒,看遍了城中的名医,都没有法子。

    为了替夫君治病,癞姑炼制了各种毒丹,甚至不惜以毒攻毒,毁了容貌,最终还真治好了她男人的病情。

    只可惜,她为了那个男人,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她的夫君恢复之后,看到她的丑陋模样,吓了个半死,将她休了,赶出了家门。

    癞姑被赶出了家门后,心灰意冷,加之体的内毒素积累过多,痛苦不堪,她甚至想死了之。

    哪里知道,却意外发现自己怀了孕,为了腹中的孩子,癞姑才放弃了轻生。

    她原本修的就是邪门歪道的毒术,般正经的药铺根本不敢要她。

    至于夏都的方士协会,则因为她容貌丑陋,不肯承认她是名正式的方士。

    癞姑靠着乞讨和些城中善人的接济,生下了对体弱多病的龙凤胎后。

    她产后,为了养家糊口,就重操旧业,培植各类毒草,偶尔也炼制些三四品的毒丹。

    早前贺老三见她可怜,才破例让她进入了玄级拍卖场,甚至还有几次,低价收购了癞姑的毒草。

    “这妇人身世虽然可怜,但你们也不要因为心生怜悯,就乱买她的药草。这些毒草,不留神,就让人吃尽苦头。”贺老三边摇着头,边感慨着。

    早几次,他买下癞姑的药草后,转手都卖不出去,还被上头训斥了番。

    他说的话,字不落,听在了叶凌月的耳里。癞姑听了贺老三的话,也没什么反应。

    想来生活的苦难,已经将这名可怜的妇人,千锤百炼出了颗坚强的心了。

    “三老板,你这不是砸我的买卖嘛。我这些药草可都是上等的毒草,若是炼制的当”

    “若是炼制的当,可以炼成上好的毒药。三老板,世人都惧怕毒药,以为所有的毒药都是洪水猛兽。可是有时候,毒药也可以成为救命的灵丹妙药。”不等癞姑说完,叶凌月接着说道。

    癞姑巧妙地用断肠丹给古大善人解毒,由此可见般。

    癞姑的眼眸越来越亮,看叶凌月的眼神,瞬间就不同了。

    那是种,类似于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眼神,只有叶凌月和癞姑彼此之间才懂。

    这个看着弱质纤纤的少年,居然是个用毒的高手。

    “你也是医毒双修”

    她来到想玄级拍卖场那么多次,遇到过些方士,可都是些不懂得毒药,听毒草,就如见了鬼似的。

    “岂止是懂,我还要买下你全部的毒草。”

    这次的拍卖会来得值了,叶凌月想要将燕澈炼化为毒人,需要大量的毒草,癞姑的毒草正是她直在寻找的罕见毒草。

    更难的事,癞姑还能种植毒草,毒草的种植和般的灵植不同,更加挑剔。

    叶凌月拥有了鸿蒙天,可以种植各类灵草,可唯独各种毒草,她直没有法子种植。

    这也严重影响了叶凌月修炼玉手独尊留下来的五毒宝录。

    这个癞姑,可是个巨大的宝库啊。

    “我这些毒草,可不便宜,每株都需要五十两黄金,而且要买就必须全部买。”癞姑听说叶凌月要买毒草,非但没有高兴,神情反而凝重了起来。

    五十两黄金株草,还不带炼制成丹药,这癞姑不会是刚才被古大少个吓傻了吧。

    旁的贺老三听得目瞪口呆。

    “癞姑,万宝窟的规矩你是懂的,不可漫天要价。早几次,你卖给我时,全部的毒草也不过五百两银而已。”

    “三老板,有句话叫做行家出手就知有没有。卖给您和卖给这位小兄弟,虽然都是卖,但是价值完全不同。在你们的手上,这些毒草,只是有毒的草而已,而落到了他的手上,那些就是穿肠的毒,要命的匕。”癞姑那张丑陋的脸上,没有任何松懈。

    满是疙瘩的眼皮子底下,目光如同古井般幽深。

    她看就知道,叶凌月是个懂得毒,甚至是个懂得炼毒的高手。

    癞姑的直接告诉她,叶凌月很危险。

    若非是为了家里的两个孩子,她也不愿意随便出售毒草。

    “有意思,你这里有百株毒草,价值五千两黄金。十少,我身边没带现银,还请你借我些。”见癞姑开出高价,叶凌月也没有计较,相反,她倒是很欣赏癞姑的直率性子。

    虽然素未平生,气质样貌也大相径庭,可眼前这位丑妇,让叶凌月想起了自己的娘亲叶凰玉。

    同样是被夫君休弃,又同样是人抚养孩子。

    癞姑容貌尽毁,又没有娘家可以倚靠,她的处境,比当年的叶家母女俩还要糟糕的多。

    可这种情况下,她空有身炼毒之法,却没有误入歧途,光凭这点,就已经让叶凌月很是钦佩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