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192章 哎呀,这可是砍脑袋的大罪

第192章 哎呀,这可是砍脑袋的大罪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中了鬼语者,在个时辰内,都会“实话实说”,心中想到了什么,嘴上就会说什么。

    洪玉莹眼下,根本没法子控制自己的嘴。

    这第二针,看起来,威力还不如第针“七步跌”,可事实上,有时候,人言可畏,是比任何武器都要厉害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洪玉莹和南宫倾霖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洛贵妃、太子还有洪玉郎等人赶了过来。

    洛贵妃和洪玉郎,叶凌月早前在中元宫宴和弘武殿时,都已经见过了。

    中元宫宴时,男女宾是分席而食的,所以这是叶凌月第次遇到太子夏侯宏。随着洛贵妃起来的,还有袭暗色黄袍的男子,此人正是太子夏侯宏。

    和六皇子夏侯颀相比,夏侯宏的容貌逊色些,他和洛贵妃有些神似,双略显阴险的上稍眼,唇薄,眼白多眼仁少。

    同样是男生女相,凤莘可比他好看多了。

    太子宏的这种面相在相学里,是典型的薄情寡义之相。

    难怪还是个孩童时,就懂得加害夏侯颀,这个太子,就是个白眼狼,还需小心应付才是。

    只不过,光看表面,还真看不出,太子有那种见不得人的嗜好。

    叶凌月心中腹诽着,面上却是脸的恭敬样,朝着洛贵妃、太子逐行了个礼。

    太子夏侯颀也是第次见叶凌月,但是经了洪玉郎早前在他耳边的番添油加醋后,太子对叶凌月的印象早已定义为,“粗鲁无礼”“恃宠而骄”的乡野村妇。

    可今日看,却发现,这新封的叶郡主,和传言中的,大相径庭,见她眸清脸俏,正值豆蔻年华,模样长得很是可人。

    “你为何会在御花园今日赏花会,可没邀请你来。”洛贵妃睨了叶凌月眼。

    那日,巧云离奇死亡的事,让洛贵妃直心里有个疙瘩,看到叶凌月时,心中更是嫌恶。

    “回禀贵妃娘娘,臣女有太后的进宫令牌,并非是来参加赏花会,方才也是因为洪小姐和南宫小姐叫住了臣女,臣女才”洛贵妃言语里的轻蔑之意,很是明显,叶凌月不慌不忙,取出了令牌,她将方才事发的经过,说了遍。

    洛贵妃听了,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洪玉莹和南宫倾霖。

    说起来,洛贵妃早前还是很看好两女的,哪里知道,赏花会都还没开始,两女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不过是落水而已,也没伤到,想必蓝二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吧。”洛贵妃轻描淡写着。

    “我是没什么,不过,我手中的花就有问题了,它掉进了湖里。今日我进宫来,是来送花。”叶凌月运起了元力,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干了。

    她这么说,众人才想起来,她方才进御花园时,手上好像还真抱着盆花。

    叶凌月边说着,边装出了副焦心不已的模样,在湖畔张望着。

    “不过是盆花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御花园里的花,成千上万,少盆又怎么样。”洛贵妃不以为意着。

    “如果是般的花,那是没什么,可是我那盆花,可是太后娘娘让我帮忙照看的,今日我进宫,就是来送花的,这下可好,花没了,太后娘娘要是问起罪来哎,丰雪,你说,弄坏了太后娘娘最喜欢的牡丹花,那该当何罪”

    叶凌月脸的郁闷,假意问着丰雪。

    “哎呀呀,钦赐之物若是弄坏了,那可是大嘴,轻则充军,重则要砍脑袋的。”丰雪那叫个机灵,立马附和起了叶凌月来。

    两女唱和了起来,听得南宫倾霖和洪玉莹,面上阵阵白,煞是好看。

    洛贵妃的神情也不由变了变。

    怎么好好的,又牵扯到了太后。

    事情关系到太后,洛贵妃只能将事情,报了上去,犯了事的南宫倾霖还有洪玉莹,以及作为证人的安敏霞和丰雪也都并到了太后的百凤宫。

    “太后,玉莹并不知道,叶凌月手上的牡丹花是你老人家赐的。这事都怪南宫倾霖,是她推了我入湖的。”洪玉莹见到太后,就磕头求起了情来。

    “太后,您定要明察秋毫,我没有推她们。而且,是洪玉莹让我上前去推叶凌月的。”南宫倾霖也不甘示弱。

    “闭嘴。”太后怒斥道,吓得洪玉莹和南宫倾霖全都噤了声。

    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在这种时候,竟然还在互相在指责。

    “太后,不过是盆牡丹而已,您就不要动怒了。臣妾的宫里,有很多牡丹,过会儿就给您送过去。”洛贵妃脸和事老的语气。

    “洛贵妃,哀家听说,你宫里的宫女打烂了个杯盏,就被你杖了二十。哀家最心爱的牡丹花没了,你就想用盆破花搪塞哀家。”太后气得柳眉倒竖,面上早没了慈祥之色。

    洛贵妃顿时语塞。

    只有叶凌月才知道,那盆牡丹,对太后的意义非同寻常。

    对于太后而言,那盆牡丹,就意味着六皇子。

    牡丹没了,事为不祥,那意味着六皇子也没了。

    洛贵妃还从未见过太后动那么大的怒气,也不敢贸然求情。

    “太后”太子宏还想说什么,却被洛贵妃拉着,起跪了下来。

    “洪玉莹、南宫倾霖,你们俩都是朝廷重臣之女。洛贵妃邀你们进宫赏花,你们该恪守言行才对,却借故吵闹,失了仪态,还连累蓝郡主也落了水。尤其是你南宫倾霖,哀家让你禁闭三个月,你还敢私自外出。你们俩该当何罪。”太后正在怒头上,将洪玉莹和南宫倾霖骂的狗血淋头。

    “太后饶命。”两女吓得跪在地上,头如捣蒜,额头都磕破了。

    两女都是肆意妄为之辈,平日在各自的侯府里,猖狂惯了,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

    “太后,玉莹也是时糊涂,才会犯错,还请太后开恩。回去之后,父亲必定会严格看管她。”洪玉郎见了,忙在旁求情。

    太后没有说话,显然还在气头上。

    不过洪玉郎的话,到时提醒了太后。

    洪玉莹和南宫倾霖,个是洪府的小姐,个是金剑将军的女儿,两人都是朝中的重臣。

    若是真将她们重重责罚,只怕洪府和将军府从此以后,就会生出嫌隙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