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娱乐-如意娱乐平台-如意平台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154章 娘亲失踪

第154章 娘亲失踪

作者:MS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只是洪府怎么会将头病驹送给洪玉郎。

    这其中,怕是另有隐情。

    带着几分好奇,叶凌月不再迟疑,脚下踏,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乳燕归巢,双脚猛地垮,蹬在了赤兔骢的腹上。

    赤兔骢吃疼,长嘶不已,依旧不肯驯服。

    马头左摇右晃,不时地抬起前肢,想将叶凌月摔下去,踩死。

    “不自量力的贱丫头,最好让赤兔骢将她并踩死了。”洪玉郎阴毒地在旁暗道。

    “不好,要出事了。快准备穿云弩,将那孽畜射杀。”清海世子见叶凌月和那头赤兔骢僵持不下,也心急不已。

    清海世子发话,很快,架穿云弩就抬了过来。

    穿云弩,是种军队专用的大型火药弩,平日只有军队才有,清海侯贵为开国侯,他的府中,才备有了两架穿云弩。

    这种弩,最多可连发十发弩,气力足以洞穿面墙壁,只可惜,弩弓很难制造,平日清海侯府根本舍不得使用。

    看到清海世子,为了救个将军之女,连穿云弩都用上了,洪玉郎面色微沉。

    看来,清海世子是有心要和蓝府结盟了。

    想不到,短短数日,向中立的清海世子,竟然被蓝家给拉拢了。

    穿云弩对准了赤兔骢,只是赤兔骢和叶凌月还在僵持,若是贸然开弩,很容易伤了人。

    “还真是头暴躁的家伙。”叶凌月的手都已经被缰绳磨出血来了,若非她有拈花碎玉手的拈力相助,只怕早已被摔下去无数次了。

    试了数次后,叶凌月终于找准了机会,平贴在了赤兔骢的背上。

    她的右手,鼎息迅速游走了起来。

    果然检查后,叶凌月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赤兔骢的头部位,有团火红色的元力。

    那团元力的正是让赤兔骢暴躁的原因。

    叶凌月尝试着用鼎息去吞噬那股红色的元力。

    可当鼎息游到了元力的旁边时,那团元力就如洪水猛兽般扑了过来。

    “这是”那股元力迅猛无比,叶凌月发现这股元力并非是寻常的武者元力,这种感觉,和当初乾鼎吞噬五行之水鼎片很相似,那是五行之灵的力量。

    看这力量迅猛如火,必定是五行之力中的五行之火灵。

    赤兔骢上怎么会有五行之火灵的力量,想起了早前清海世子说起赤兔骢时曾说过,这匹赤兔骢是洪府的老侯爷亲手驯服的,难道说,就是在驯服的过程中,赤兔骢上沾染上了五行之火灵的之力

    那就是说,洪府的老侯爷手中,必定有五行之火灵,擒拿赤兔骢时,老侯爷动用了部分的五行之火灵的力量,这才会在赤兔骢上留下了这部分元力。

    身下的赤兔骢还在奋力反抗着,叶凌月收回了思绪,控制着五行之水灵的力量,慢慢吞噬起那部分火之灵的力量,好在这部分火灵之力并不强,没过多久,就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火之灵力量的消失,赤兔骢也恢复了平静,不再反抗。

    这幕,让清海世子和洪玉郎等人都诧异不已。

    “真不愧是将军府的人,好厉害的马技。”目睹了叶凌月神奇驯服赤兔骢的过程,那些武生们啧啧称奇。

    早前关于蓝凌月是野种的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当年无敌将军蓝应武在战场上,也是出了名的马上飞,如今看来,这刚认祖归宗的蓝二小姐,也是虎父无犬女啊。

    “希律律。”叶凌月趁势勒住了马的缰绳,那头赤兔骢停在了清海世子的身前。

    “世子,你的马。”叶凌月将缰绳递给了清海世子。

    那头赤兔骢跟在叶凌月身旁,发出了嘶鸣声,它的眼中,还带着不舍。

    灵兽都是通灵性的,那股火之灵的力量,在赤兔骢的体内蛰伏已久,时间若是久了,必定危害到赤兔骢的性命,在它看来,叶凌月就是它的救命恩人。

    “蓝二小姐,好本事。这匹马既是你驯服的,就归你了。”清海世子也是个妙人。

    他看得出,这匹赤兔骢已经被蓝凌月降服了。

    君子有成人之美,宝剑赠英雄,良驹送美人,倒也算是件乐事。

    况且,在兽宠店时,清海世子就觉得蓝凌月在灵兽方面,很有技之长,那会儿,还当是对方的运气好,今日看来,蓝凌月在驯兽方面,却有手。

    蓝凌月对这匹马,也喜爱的紧,拍了拍马头,半开玩笑地说道。

    “马儿,将军府的伙食可没清海侯府那么好,你可要想清楚了。”

    后者长嘶了声,声音很是愉悦。

    这人马的互动,看的清海世子不禁笑了起来。

    洪玉郎的面色阴沉,赤兔骢被清海世子降服了倒也罢了,居然是被叶凌月给降服的,白白便宜了这个贱种。

    洪玉郎恼火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叶凌月写的信,在中元节前夕,送到了璃城叶府。

    “是凌月表妹的信,她还命人送了不少礼物回来。”叶圣心知外公直牵挂着表妹在夏都的安危,连忙将信送了过来。

    信中写明,凌月在夏都切都很好,已经加入了夏都的方士塔,蓝府的人待她也如亲生女儿般,关爱有加,吃穿用度无不缺,她近日,刚加入夏都的弘武殿,在那里,也有了几个朋友。

    在信的末尾,她还问起了外公、娘亲、刘妈等人的情况。

    叶凌月送回来的礼物中,有不少丹药和些夏都的特产,以及几坛子刚酿造出来的彩虹五珍酿的酒头。

    “外公,看来凌月在夏都呆得挺习惯的,她在信中问起了三姑的事,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叶圣读完了信后,也替表妹开心。

    夏都可是个好地方,以凌月表妹的天赋,在夏都定能混得如鱼得水。

    只是,叶家的人都隐瞒了叶凌月件事。

    就在她离开璃城后的第三天的清晨,叶凰玉留书离开了叶家,个人不知所踪。

    她在信中,再三叮嘱,定不要将她离家的事告诉叶凌月。

    “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凌月,否则以她的性子,定会立刻从夏都返回来。你五叔已经托了他在夏都的朋友,若是没猜错的话,你三姑,定也是去了夏都。你三姑,始终放不下当年的事。”叶孤叹着气,知女莫若父,他眼下只希望,叶凰玉能够平安无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